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超级大善人
    “黑色代表罪恶,白色代表善良。”
  
      神职人员收敛笑容,摆出一副严肃的嘴脸,终于有了一点神职人员该有的模样。
  
      “每个人的一生,都在罪恶与善良之间徘徊,若善良高于罪恶,即无罪!若罪恶压倒善良,则有罪!”
  
      这话音落下,每个人头顶的黑白数值便重叠到了一起,若黑色数值大于白色数值的,相减之后则为黑。若黑色数值小于白色数值的,相减之后则为白!
  
      人们看不到自己头顶上的数值,但却能看到其他人的数值,但目之所见,一片漆黑,哪有什么白色数值?
  
      “在裁决之眼的审判下,汝等罪恶无所遁形!”
  
      神职人员的目光在镇中扫视,那无穷无尽的黑,让他不禁冷笑。
  
      “汝等皆为屠龙勇者之后裔,屠龙勇者在起源之山斩杀世界之龙,拯救世界,他的事迹被广为传颂,得勇者之称。但世人愚昧,不知世界之龙是世界意志的幻化,斩杀世界之龙,就是大罪!汝等身为大罪人之子孙,又受龙血诅咒,罪上加罪,施以死刑!”
  
      他高举手中神典,宣告审判之理,催动裁决之眼,准备对所有罪人发动审判之刑!
  
      裁决之眼轻微转动,目中金光逐渐锐利,这一道金光攒射而下,就是万箭穿刺之刑。
  
      镇中罪人,无论老幼,全都会在痛苦中丧命!
  
      “裁决之眼,执行审判!”
  
      神职人员大声喝道,其神色无比兴奋,每当执行审判之刑时,他都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愉悦流遍全身。
  
      自从成为裁决之神的使徒,获得使用裁决之眼的资格后,他每每沉浸在这种愉悦中不可自拔。
  
      “来吧,让高.潮来得更激烈吧!”
  
      他享受似的眯起了眼睛。
  
      镇中之人仿佛感受到了死亡降至,一个个发了狂的挣扎咆哮,他们浑身涌动着血气,那些血气化为狰狞的巨龙,在金光束缚中拼命嘶吼,但无济于事。
  
      这神职人员借用的是裁决之神的力量,绝非这些人类可以抗衡,就算他们身具龙血诅咒,身上流着邪恶的龙血,也不行!
  
      但半晌后,毫无动静。
  
      神职人员微微一愣,猛地又喝道:“裁决之眼,执行审判!”
  
      “哇啊!”镇中之人的挣扎更加剧烈。
  
      但依然毫无动静。
  
      神职人员脸现窘迫之色,抬头看向位于自己头顶的裁决之眼,却见那裁决之眼中虽然有代表刑罚的锋锐金芒射出,但那些金芒射出半米后就消失于无形。
  
      “这种现象……难道这镇子中还有善人?”
  
      神职人员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就仿佛吃了米田共一样。
  
      这裁决之眼的审判之刑,是针对罪人的刑罚。
  
      因而,于裁决之光照耀下的所有人类,都必须是罪人,裁决之眼才能在裁决之光的指引下施以刑罚。
  
      解决这一点的方法很简单,只要从中挑出善人,不再用裁决之光照耀,就能顺利对所有罪人施以刑罚。
  
      但这镇子并不小,那善人TM藏在了哪里?
  
      神职人员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
  
      而这时,罗文正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头顶上的数值,那数值一片雪白,而且……
  
      “好多个零!”
  
      然后他不禁又看向海棠的头顶,那是一个漆黑的数值,而且也是位数奇多……
  
      “我毁灭了无垠之森,罪恶深重无边,这裁决之光的审判倒也没错。”海棠冷静地说道。
  
      “呵呵。”罗文不由笑笑,“感觉我像个天使。”
  
      头顶上的善恶值是以弧形显示,若数值的位数足够多,首尾就会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圆圈。
  
      罗文这头顶上的数值几乎首尾相连,确实如天使的光环一般。
  
      ……
  
      “找到你了!”
  
      神职人员满脸阴沉地闪现到罗文等人的上方。
  
      无论善恶,数值越小越难找,但巨额的善恶值在他们这些使徒眼中就如明灯一般,只要有意,立刻就能找到。
  
      他之前感到绝望,是因为他确信每一个身受龙血诅咒的人都是大罪之人,而在这种人中就算奇迹般地出现了能抵消那罪恶的善人,其善恶值也最多在两位数之间。
  
      总之,本应很难找。
  
      但现实是,当他不得不开始寻找时,就立刻发现了如火炬般耀眼的罗文!
  
      “这世人,竟真有这等善人?”
  
      神职人员目含血色,死死地瞪着罗文头顶上的善恶值。
  
      他相信“人性本恶”,所遇之人也都是罪人居多,根本不相信这世上真有如罗文这般的超级大善人。
  
      这简直巅峰了他的价值观!
  
      “别看了,肯定是你那裁决之眼出错了。”罗文无语道,“我可不是什么超级大善人。”
  
      “不可能,裁决之眼绝不可能出错!”那神职人员却大喝道,“裁决之神奥西里斯曾经说过,若善值能环绕头顶一圈,死后必成天使!若恶值环绕头顶一圈,则必定堕落成恶魔!我们裁决之神的使徒,除尽一切罪恶,只为让地狱深渊的恶魔不再增加!”
  
      “也是,对你们这种狂信徒来说,所信仰的神明就是正确,是绝不可能承认神明的错误的。”罗文平淡道。
  
      “我说不可能出错!若裁决之眼出错,岂不是说裁决之神的眼睛瞎了……”说到这里,神职人员的话音戛然而止,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说的好,裁决之神的眼睛确实瞎了。”罗文戏谑地说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岂能用数值来衡量?不过不得不说,你们这数值化办公的模式确实很有新意。”
  
      “你……”神职人员猛地瞪向罗文头顶上的数值,尖声道,“为什么?为什么说出这等亵渎神明的言论的你,善值竟然没有丝毫降低?”
  
      “是这样的吗?原来渎神就是恶吗?”罗文举起镜子看了看自己头顶的数值,果然还是那么多个0,“还是说,是只有亵渎裁决之神才算罪恶?不然,亲手劈过某神一剑的我,为何还是善人?”
  
      何止,罗文不仅劈过真理之神维克多,而且还毁了数理之神的肉.身!
  
      “恶魔,你一定是恶魔!”神职人员在混乱中发出揭斯底里的咆哮,“以神之名,叛你有罪!”
  
      “是吗?我有罪?”罗文又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头顶,“这么说,你承认裁决之神眼瞎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