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堕落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裁决之眼是绝对正确的!错的一定是我,只能是我!”
  
      神职人员不禁抱头嘶吼,他绝对不可能承认裁决之眼的审判有任何差错。
  
      理智与逻辑,在超越自我的信仰面前是如此的浅薄。
  
      既然神明没有错,那么错的就只能是他自己。
  
      “窥一斑而知全豹。看来在这大世界中,神权与信仰比九洲要严厉许多倍。而且智商上的问题,似乎并不是个例……”
  
      罗文将这神职人员的反应完全看在眼里,只觉得他的实力与心境完全不成正比。
  
      若在九洲,实力能达到如此地步的强者,就算心性有些偏执,也绝不会因这么寥寥几句戏言而精神错乱,当然更不会因此而轻易……堕.落!
  
      “神啊,您告诉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到底错在了哪里?”
  
      那神职人员在空中嘶吼,其声音之中充斥着无尽的迷茫和恐惧,逐渐转变为凄厉到极点的哀号!
  
      罗文满脸诧异,他也万万没有料到,这原本倚仗神明之威,狂妄不可一世的神职人员,竟然就这般失了心智!
  
      浓墨般的黑从他的口眼耳鼻之中溢出,如烟雾般缠绕在他的身体之上,他手中的金色神典早已跌落在地,没了神力灌注的神典,也不过是一本厚一点的书。
  
      而裁决之眼虽然还在他的头顶漂浮,但其光辉也明显黯淡了下来。
  
      “轰隆隆!”
  
      一道闪电突然从高空劈下,便有轰隆之声紧随而至,那晴空万里之下乍现的滚滚雷霆,刹那间就照亮了整个世界,仿佛神明震怒!
  
      ……
  
      在雷声轰鸣之中,镇中的土著突然发现那压得自己不能动弹的神威竟逐渐消弱,那些个勇士更是顶着残余的神威,顽强地站了起来!
  
      勇士们瞪着赤红的双目,四处寻找着神职人员的踪迹,然而他们虽然勉强站了起来,却依然寸步难行。
  
      那凌驾于凡人的神之伟力,就像扣在脖子上的镣铐,无论他们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得!
  
      即便是这些脑子里只有肌肉的土著,也从中感受到了天与地的差距。
  
      但这并不能让他们为之屈服!
  
      雷声震耳欲聋,狂风呼啸而来,那是狂风暴雨就要到来的征兆!
  
      先是陨石砸下,后是雷霆暴雨,如末日降临,要毁灭一切。
  
      但勇士们挺直腰梁,虽脚不能动,神色间却毫无畏惧。
  
      “裁决之神奥西里斯!若我今日不死,他日定要踏平汝之神殿,将你从那神座之上拉下来!”
  
      龙虎拼命张开双臂,立下了逆天而行的誓言!
  
      然而些许时刻之后,雷声不知为何而消失,风声也不再刺激耳膜,这片世界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刚刚立下誓言的龙虎顿时变得一脸懵逼,他本以为今日难逃劫难,没想到这天气说变就变,让人措手不及。
  
      然而这片刻的宁静眨眼逝去。
  
      须臾间,天空,下起了血雨!
  
      隐隐的恸哭声更是伴随着血雨临盆幽幽传来,从四面八方钻入了镇中之人的耳中,无论他们如何封住耳朵,那恸哭声都如阴魂般久久不散,摆脱不得。
  
      一股令他们无法反抗的意志正在捣毁他们的精神,影响他们的神智。
  
      直到那血雨侵蚀了屋顶,滴入了屋内,沾染到屋里屋外每一个人的身上,忽然产生的剧烈疼痛才让他们在尖叫中醒来。
  
      血雨的腐蚀性之强,落在皮肤上几乎是被刀子刮落一般,若非他们都是龙血诅咒之身,皮肤早已脱离。
  
      大量的牲畜被这血雨侵蚀之痛刺激,哀叫着逃出畜养之地,它们的皮肤不断掉落,肌肉骨骼块块分离,尖声嘶叫的骷髅架子跌跌撞撞地逃往街道,迎来的却是直接从天而降的血雨。
  
      整个小镇,瞬间化为残酷地狱。
  
      ……
  
      “有神使堕.落了!”
  
      停泊在初始岛外的一艘大型帆船上,许多人扶着船栏,望着被血雨笼罩的小岛,发出惊恐的尖叫。
  
      “神使堕.落,神明为之恸哭,连天也将降下血雨!”一位老人从船舱中走出,咬牙切齿地说道,“陆神使才进岛不久,怎么就堕.落了?他到底遇到了什么?”
  
      神使陆明,裁决之神座下第三十二位使徒!
  
      “或许……这并不是传闻中的血雨?”
  
      话虽如此,老人心中却没有半点侥幸,有的只是无端的恐惧。
  
      是什么东西,使得号称神之代言人的神使也为之堕落了?!
  
      ……
  
      罗文就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已经跌落地面的神之使徒——陆明,那伴随血雨而来的恸哭之音不断地钻入耳中,却半点无法影响他的神志。
  
      海棠在他身边撑起手,绿芒从其掌心喷薄而出,化为伞状。
  
      血雨倾盆而下,却反被绿潮吸收,只在伞上沁出一丝丝的红。
  
      秦樱、阿鲁和胡久成在二人庇护之下,也神色如常。
  
      “神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何要如此待我?我……我到底是谁?我到底在做什么?我的神力,我的火种,我的权能……不,我是神使啊!神之使徒陆明!”
  
      陆明语无伦次地痛苦呻.吟着,他身上的神性气息已经所剩无几,一点点莹莹白光从他皮肤底下渗出,却只是回光返照而已。
  
      他曾是裁决之神奥西里斯的神之使徒,因信仰之虔诚而得裁决之神认可,被赐予【神之火种】,获得神力,能借用奥西里斯的权能,使用裁决之眼,行使审判之力!
  
      但现在,他的神力在飞速流失,火种几乎熄灭,那权能更是早已失去了掌控,他的信仰也如那山洪爆发,轰然崩溃。
  
      他头顶之上的裁决之眼被血雨侵蚀,金光更为黯淡,甚至出现了铁锈之色。
  
      他的口眼耳鼻之中不断冒出黑烟,那黑烟越来越浓,将他全身包裹,犹如恶魔。
  
      这堂堂神之使徒,确实在堕.落成魔!
  
      那么,这难道真的是因为罗文的几句戏言?
  
      当然……不全是!
  
      毕竟,就算是再纯再蠢的人,也不可能因此而堕.落成魔,更何况他还是一名在世人眼中代行神之使命的伟大神使!
  
      “真是可怜的人。”
  
      真相浮出水面之际,罗文不由叹息出声。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