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百零六章 善恶系统
    两个保安,其中一个满脸严肃的在旁边站定,另一个便温和地说道:“这位先生,能将您的奴隶存放在马厩吗?本餐馆并不允许奴隶入内!”
  
      “奴隶?”罗文眉头皱起,“你指的是谁?”
  
      “不要开玩笑好吗?先生。”那保安伸出手指向阿鲁和海棠,“我当然说的是它们!这两个半兽人可没资格上餐桌!”
  
      “是吗?”罗文随口应了一句,其实刚刚在马厩之时,他就已经对这说法有所了解。
  
      方才那服务员就执意要把阿鲁和海棠关在马厩里,说它们是异类,不能与人类同桌,而且还拼命建议罗文在它们的脖子上套上项圈,以证明它们奴隶的身份!
  
      在这神土以西,裁决之神的领土中,亚人种不配为人,其地位与奴隶同等!
  
      而奴隶,当然与牲畜同等!
  
      据说,在该领地之中,地位仅次于裁决之神的一支【神族】中,更有人将亚人种视作食材!
  
      这一点,罗文暂时并不知晓,他只知道这地方似乎并不欢迎亚人种,但让他将阿鲁和海棠区别对待,那是绝对不可能!
  
      虽然从严格意义上讲,阿鲁、海棠,甚至是秦樱,都可以算是他的奴隶。
  
      但“我之奴隶,你之上帝”!
  
      别说他自己从不将他们当做奴隶来看待,就算是这样,他也不会容许他人藐视自己的奴隶!
  
      所以,当两位保安终于忍不住要动手驱赶他时,他直接先动了手。
  
      确切的说,是动了眼!
  
      在大世界的空气中存在着干扰精神力的元素,这使得精神力难以外放,魔法的释放范围也大打折扣。
  
      就算强行将精神力释放而出,也会被那些元素削弱大部分!
  
      那种感觉,就像是摩擦系数的增加,导致移动速度便慢一样。
  
      但前文已经几次提到过,罗文的精神力实在是太庞大了,即便是被削弱了一大部分,也远不是这些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因而他的眼神,是真的可以杀人!
  
      气势汹汹扑上来的两位保安,仅仅是被他一瞪眼,就仿佛全身都被巨蟒缠住,整个神经都崩紧到了极限,大汗如瀑般滴落。
  
      由此,再不敢多说一句,再不能多走一步!
  
      这压抑的氛围,如暴风般席卷了整个餐馆。
  
      那些就餐之人,捏着刀叉的手都在颤抖,也再不敢往那边多看上一眼。
  
      ——不多说,不多看,不多做,不多管,就不会轻易犯错!
  
      这里的每个人都非常珍惜自己的善恶值,甚至随身带着一面小镜子,就是为了能时刻看到自己的善恶值。
  
      若非阿鲁和海棠走进餐馆的画面实在冲击他们的三观,他们多半也不会惊呼出声,以至于平白扣了善恶值。
  
      小心翼翼地说话,小心翼翼地行动,才是能在这里安稳生活的处世之道。
  
      罗文挑了一张较大的空桌,众人一一坐下,便对最近的服务员说道:“点菜!”
  
      那服务员是个长相灵秀的小姑娘,她头顶的善恶值较之之前的服务员要高上一点,是白色的“70”。
  
      “怎么办?”
  
      小姑娘现在的心境很微妙。
  
      按照正常的步骤,她应该主动走上去将菜单递上,然后将客人要点的菜好好记录,若有必要,还要讲解菜式和推荐一些特色菜。
  
      若办成这一单,她能获得一点微薄的提成。
  
      若让客人感到满意,她的善恶值会增加一点点,几个月积累下来,就有可能积满1点善值,这是对她认真工作的认可!
  
      相反,如果她拒绝为客人点菜,让客人感到不高兴,不出几次,就会扣掉1点善值,那可是她几个月的辛劳!
  
      但是,她现在面对的客人却是违背了法律的罪人!
  
      在这片神土之中,这样堂而皇之出现在餐馆的罪人实在太罕见了,她才参加工作不久,根本没有过类似的经验。
  
      “怎么办?为罪人服务可是要被判连坐之罪的!”
  
      “别理他们。”
  
      她身旁那位年纪稍大一些,从她工作以来就很一直在照顾她的服务员,连忙拉了拉她的衣袖,脸色微白地低声道。
  
      “无视他们最多扣掉不足一点的善值,如果你为他们服务,虽然暂时不会出现问题,但一旦被裁决所发现并追究下来,那可不是十几点善值就能抵扣掉的罪行!”
  
      一边说着,那服务员还拉着她小心翼翼地向远处挪开。
  
      “就是说,一定会被扣吗?我怎么这么倒霉……”
  
      小姑娘低下头,愁眉苦脸地想着。
  
      见她如此,那稍大些的服务员连忙低声道:“别皱眉,我们是餐馆服务员,要时刻保持微笑,不然会被认为是不敬业,善恶值会……我也不能再跟你多说了,不然也会被认为是工作偷懒……”
  
      说话,她便换上笑容,匆匆走向厨房端菜。
  
      小姑娘也连忙摆出笑容,只是她的笑容远不如那稍大些的服务员数量,看起来反而像哭。
  
      ……
  
      两个服务员的对话虽然尽量放低了声音,但如何能逃过罗文等人的耳朵,他们摆弄着桌上的菜单,面面相觑,也感无言。
  
      “看来这家餐馆是不会接待我们了,换一家吧。”
  
      罗文微微摇头,就要站起来走人。
  
      他也不是什么恶客,现在弄清楚了这里的法律制度,当然也不会再留在这里刁难这餐馆的从业人员。
  
      只是这歧视亚人种的法律制度和压抑人性的善恶值系统,让他感到些微不快。
  
      “主人,都是阿鲁的错。”阿鲁低着头说道。
  
      “这可不是你我的错。”海棠却冷声道,按照她以前的性子,这时候怕是早已打开杀戒!
  
      胡久成忽然说道:“我们不如先找个住宿的地方,然后老头子一个人去为大家买办食物,再到住宿点一起吃?”
  
      这餐馆的现象就是整个地区的缩影,为了不让阿鲁和海棠难堪,他便想出了这一招。
  
      “好吧,就这样吧。”罗文说着就站了起来。
  
      却正在这时,餐馆正门被人猛地推开,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小子大咧咧地走了进来,高声喝道:“老板在吗?我要的八宝腰子准备好了没?你这破店也就这道菜能入口。”
  
      细细一看,这胖子的头顶竟也如罗文等人一般,并无善恶值显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