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百一十六章 焦土冰原
    “这些处刑人的死,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
  
      将那十五位莫名死亡的处刑人也都顺手埋葬后,罗文等人在河边稍事休息,最后还是带着疑惑重新起行,继续前往神土【迦南】。
  
      若是换作他人,在明知自己被异端审判所通缉的现在,一定不会再进入裁决之神的神土范围,但罗文一行却无所顾忌,终于在傍晚时分进入了神土迦南。
  
      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阿鲁还是披上了能遮住面孔的斗篷,海棠也戴上了遮住脖子的围脖。
  
      “这样,就看不出是否有项圈了。”
  
      罗文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伸出手,挥手一道金光撒下,顿时在海棠的头上显出一列数字,是白色的【88】。
  
      “果然,这种事也是能做到的!”
  
      他用断罪之手吸收了两枚裁决之眼后,就发现这善恶值其实是可以伪造的。
  
      “裁决之领的所谓善恶值,是基于裁决之神颁布的法令而做出的评分。说白了,这里的善恶就是裁决之神认为的善恶,而不是真正的善恶!”
  
      “而今我吸收了裁决之眼,只要想,就能重定基准,肆意修改善恶值。”
  
      “说到底,一个人的善与恶,根本不是能用数值来衡量的东西。”
  
      罗文再一挥手,便接连有白色的数值从其余人头顶冒出,都是100上下的数值,因而并不引人注意。
  
      他当然也没有忘记自己,就姑且定了个【99】的善值。
  
      如此,一行人再进入神土迦南,就不致于显眼。
  
      这神土迦南又没有城墙,只要避开眼线,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被异端审判所发现。
  
      就近找了一处旅馆住下,吃饱喝足,洗漱干净后,罗文用白银令唤来白冰,询问起那圣银匕的化验结果。
  
      处刑人所带物件中,除了最开始的裁决之眼外,就这圣银匕最是神秘,很容易让人将它与处刑人的死联系起来。
  
      “这圣银匕的构造非常之精妙,以我们的技术完全无法解析。幸运的是,我的脑中刚好有关于这圣银匕的部分资料……”
  
      而今,白冰已经是精灵城炼金学院的学院长,她的“学识”得到了认可,甚至被称为【活着的炼金之书】。
  
      大概是与一群睿智的学者相处久了,她迟钝的思维与脑子也终于有所改善,整个人都与之前大有不同,说是获得了重生也不为过。
  
      同时,她也染上了和那些学者一样的恶习,那就是特别喜欢长篇累牍地叙述自己的研究与思想……
  
      “说结果。”罗文的一声叱令就让她即将开始的长篇大论当场熄火。
  
      “我们需要时间。”白冰颓丧地说道。
  
      “……”罗文半晌无语。
  
      “哈哈哈。”白银令的通讯只能在公会频道中进行,自然有许多人听到。
  
      罗文想了想,又道:“如今世纪末降至,元素潮汐已经开始,魔法已经不再适用。虽说精灵使可以暂时代替术士的工作,但精灵使毕竟是新兴职业,还有很多不成熟。而这圣银匕是能将人从三阶转化为四阶圣者的神器,如果能成功解析,并制造出能够使用的类似道具,一定能帮助精灵城顺利渡过这次世纪末灾害。所以,你们任重而道远。”
  
      “是的,我一定会努力!”白冰顿时重新振奋了起来。
  
      从某方面来讲,她其实很单纯,只要有人信任她,将重要之事交托于她,她就会很努力地去做。
  
      而因为有那么多学者在她身边,她也终于不再将事情搞砸……
  
      挂断了通讯,罗文在秦樱的服侍下安然就寝。
  
      当夜,月朗星稀,窗外无战事。
  
      翌日晨时,一行人陆续醒来,也没有遇到一大早就破门而入的处刑人。
  
      旅馆的老板是个非常和善的老伯,罗文问了问贪婪秘宝的消息,一如既往得到了“没听说过”的回复,不过问到“七原罪”时,这位老板却意外地有所了解。
  
      “你说的七原罪,难道是指那七位从叹息之墙中孕育而出的大魔神?”
  
      “没错!我从那边的神土过来,可还是第一次遇到知晓七原罪的人!”
  
      罗文顿时提起了精神,继续问道:
  
      “您知道七原罪的下落吗?”
  
      老板笑着说道:“我这样的普通人,怎么可能知道大魔神的下落。不过,我记得大约两百年前,我们裁决之领有参与讨伐七原罪之傲慢的战争。那时候,我的祖父还是一名光荣的教廷骑士,也曾跟随当时的第十三神使阿甘前往战场,虽然最终没有活着回来,但一直是我们家族的骄傲!”
  
      罗文说道:“是吗?您的祖父一定是位勇敢善良的真正骑士吧。”
  
      老板却微笑着摇摇头:“可不是那样。我的父亲曾经很明确地告诉我,祖父大人是个胆小怕死的骑士,如果当时有的选择,他一定不会抛下妻儿,赶赴战场!”
  
      罗文说道:“那他,肯定很爱自己的妻儿吧?”
  
      老板笑了笑,没有多说,但那股笑意却已经很明显。
  
      他一定很喜欢他的祖父吧。
  
      罗文回味了一阵,又道:“那,您知道当时的战场是在哪里吗?”
  
      魔神的不死性可不是摆在玻璃架上的装饰品,它们在全盛时期基本不可能被直接消灭。
  
      既然那场战争就在两百年前,如果能找到当时的战场,一定能找到关于【傲慢】的线索!
  
      “虽然没能得到贪婪秘宝的消息,但如果能找到【傲慢】的线索,也算有所收获。”
  
      这样想着,罗文静静等待着老板的回答。
  
      老板苦思良久,终于说道:“我记得那场战争,应该是在神土以北的【焦土冰原】,至于具体的方位,我就不太清楚了。”
  
      罗文道:“焦土冰原吗?光听这地名就能想象那是一处怎样严酷的环境!”
  
      老板也叹道:“可不是吗?据说那里烈焰与寒冰交织,火山与冰河混杂在一起,随时都有火雨冰雹降下,是比地狱还要可怕的地方。”
  
      明明应该没有去过焦土冰原,但老板的脸上却渐渐浮现起惶恐之色,就仿佛亲眼所见。
  
      【ps:下章防盗,凌晨1点修正。构思情节,写得慢,没写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