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百二十章 暗线
    “是你?”看着眼前这位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阿雅不由发出惊呼。
  
      “嗯?你是?”罗文却故作不知。
  
      “我们在旅馆见过,那时候我就差点撞到你,实在对不起!”阿雅再一鞠躬。
  
      “哦,是你啊!我想起来了,怎么老是这么匆忙?”罗文作恍然大悟状。
  
      “我……”阿雅迟疑了一瞬,便绽放出和煦的笑容,答道,“我要去当兵了!”
  
      “当兵?是旅馆外的征兵告示……”
  
      “是的!”
  
      “你怎么会想去应征呢?而且还是那种有神魔出没的战场!”罗文皱眉道,“在那种战场上,我们人类就和蝼蚁一般,很可能还没看到敌人,就被不知哪来的一击全灭啊!”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没关系。”阿雅却笑着指向从她身边走过的人,“你看他们,也都是应征入伍的,其中有真心入伍的,也有出于各自目的的。但他们都和我一想,毫不畏惧地走向战场。所以战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里的怯懦。”
  
      闻言,罗文顿时露出诧异之色,盯着她的眼睛问道:“这是你真实的想法?”
  
      那目光中自然有精神力汇聚,阿雅与之对视,便感到一种直透心底的压迫。
  
      她的笑容微微僵硬,不由低下头来,低声道:“我必须到战场上获得功勋,才能换取免罪符!那些人,他们比我高,比我强壮,也有很多人比我聪明,比我坚强,但在神魔面前,谁不是蝼蚁?力量、体格、智慧,都将失去用处!所以,他们和我都站在同一个水平线。那是一个公平的舞台,比这里要公平!想要在神魔战场上获得功勋很难,但总有人会获得功勋。矮子里拔高个,我要比的不是神魔,而是他们!我一定能抢到功勋,我比他们要有优势,因为我不怕死!”
  
      说道激动时,阿雅猛地抬头,却愕然发现自己的面前已经没有了人,只有一丝清风吹来,拂开了她的刘海,露出一张青涩稚嫩的脸。
  
      ……
  
      “怎么样?”巷子里,海棠抱着胸,看向刚刚回来的罗文。
  
      “是个好孩子啊!各种意义上的。”罗文笑着说道。
  
      “城主,您现在还只有十六岁吧?”胡久成不由问道。
  
      “你怎么直到的?”罗文略感诧异,胡久成可没去过精灵城。
  
      “我好歹也做了一段时间的直播了……”胡久成指了指趴伏在他肩头的水精灵。
  
      “咦,主人只有十六岁吗?”海棠猛地惊叹道。
  
      “这种事,别在意。”罗文无奈地摆了摆手,“怎么样,种子种下了吗?”
  
      “当然。”海棠抬起手,指向额头,“我把它种在了她的这里!”
  
      “寄生魔种!有它在,我们随时都能掌握阿雅的行动路线。不过,可不能让她中途掉队了。”罗文翻手取出一枚白银令把玩,“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发现,自己的包里多出了一样东西?”
  
      “应该很快的吧?女孩子对自己的东西一向很细心,尤其是小女孩。”海棠说道。
  
      “那今晚就开始吧。可不能让她把救命稻草给扔了。”罗文笑道,“至于现在,不知不觉就到中午了,听说这迦南神土有一种只有神官才能享用的极致美味?既然餐馆不欢迎我们,我们就去教堂吃饭吧。听说那座教堂里的神官很是厉害,养的花草被人踩了就能叛人入狱?”
  
      于是,神土迦南的教堂遭了灾。
  
      这是教堂建造以来的第一次被入侵,但入侵者却只是……强迫厨师做了一桌山珍海味?
  
      ……
  
      吃了个心满意足后,罗文一行人才在某神官欲哭无泪的眼神中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教堂。
  
      而在他们的就餐过程中,本该出现的裁决所之人一个没有出现,理应接到线报的异端审判所也没有派人前来,那神官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救援,几乎吓得漏了底。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片神土之中,总想做些恶事。”
  
      罗文坐在海棠身上,扶着她依然细嫩的腰肢,一边回味着齿间美味,一边望着白云漂浮的天空。
  
      这片天空是如此清澈,但天空下的人们抬起头看到的却全是阴云。
  
      “去裁决教廷吧。”罗文做出了决定。
  
      ……
  
      兵营内,阿雅拿着号牌报道,在接引人惊讶的目光中被分配到了第十三裁决军。
  
      她在第十三军的集结地里遇到了排队时见过的胖子和瘦高个。
  
      胖子已经摘下了高顶帽,他头顶高达122的恶值颇为刺眼,但阿雅已经知道他并没有犯下多大的恶行,而且他粗犷的外表下很可能是个好人。
  
      那瘦高个的高冠头也已经被解下,一头长发披散下来,使他的三角脸不那么阴险。
  
      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被他用高冠头遮住的善恶值竟然不是黑色的,而是纯洁无垢的白!
  
      而且足足有250点之高!
  
      250点的善值,这在平民中几乎可以被称之为“大善人”,要长年累月的做善事而不行恶事,才有那么一点机会达到!
  
      明明有这么高的善值,为何要用高冠头遮住?
  
      “你们好,这里是第十三军吗?”阿雅主动上前打了招呼。
  
      善值高达250的瘦高个看了她一眼,却没有理她,而是继续低头翻阅着他手中的一本厚书。
  
      阿雅好奇地瞟了一眼,那似乎是一本叫做《神恩救世录》的书。
  
      “这里是第十三军,你这么小的孩子也是来参军的?”恶值122的胖子和善地说道。
  
      “是啊!以后我们就是战友了。”阿雅露出开朗的笑容,真是幸运,看来遇到了两个好人。
  
      并不是外表凶悍就是坏人,并不是沉默寡言就不是好人。
  
      阿雅深谙父亲的教诲,她至今依然记得父亲在收留那个反抗军时曾经说过:“就算是反抗军,也有好人与坏人。我觉得他是好人,所以我要救他。”
  
      从一开始,她父亲就已经知道自己救的是反抗军。
  
      之所以被认为是不知道对方身份的误救,则是因为那个反抗军最后把她们父亲当做了人质,以此脱身。
  
      原本,她们父女俩早该被异端审判所架上了绞刑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