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夜鸦
    “就这样吧,把权限全部禁掉,只留一个【公会神兽】,让她在危机时能召唤出拉格纳罗斯的分身救命。”
  
      成功接纳阿雅为公会成员之后,罗文便将这事放下,他虽然答应过旅馆老板要给予阿雅帮助,但并没有说过要像保姆一样在她身边保护。
  
      【公会神兽】将是她在危机时救命用的最大底牌,若她使用得当,也能成为战场上的征战利器。
  
      至于之后如何,还要看她自己的努力!
  
      也在这时,正在发奋图强,不断往无尽之胃里狂塞血肉的阿鲁,突然竖起了两只兔耳。
  
      “有婴儿在哭?”
  
      随着越来越多的血肉被它吞食,【贪食】技能不断被触发,大量魔物的力量被它吸收,是它的体质越来越强,其听觉更是突破了某种玄之又玄的界线,就连一些抽象概念的“声音”也能被它听到。
  
      无尽之胃与贪食技能的组合,似乎正在将它塑造成另一个【暴食者】!
  
      胡久成、海棠和秦樱纷纷皱起眉头,瞭望四周,目露疑惑,因为他们并没有听到任何类似婴儿啼哭的声音。
  
      但他们没有怀疑阿鲁的话,因而立即提高警惕。
  
      “生命,在流失。”
  
      海棠抖动四蹄,站起身来,迎面而来的夜风吹拂着青绿色的长发,逸散出光的粒子。
  
      透过自然之风,她能从四周环境中感到生命力的流失。
  
      树叶一点点变得枯黄,花儿在夜风中凋零。
  
      草木的生命力在流失,大地因此变得枯槁。
  
      “呼!”
  
      天边一片阴云袭来,仿佛遮天之幕,将星月之光瞬间遮挡,让黑暗侵袭了整个世界。
  
      “火!”
  
      秦樱挥手念咒,不算精通的火系魔法从其指尖溢出,一圈火光浮于头顶,扩散而开,又瞬间照亮了这附近百十米地。
  
      “呱!呱哇呱!”
  
      这一暗一明之间,黑色的鸟不知从何而出,成群结队、密密麻麻,从四面八方猛地飞扑而下。
  
      除阿鲁之外的人终于听到了声音,但不是婴儿的啼哭声,而是乌鸦的鸣叫!
  
      “不好,是夜鸦!”
  
      胡久成猛地发出尖叫,他见多识广,对许多稀少魔物都有了解。
  
      这夜鸦浑身漆黑,与普通乌鸦不同的是,它们的眼睛、鸟喙和鸟爪也都是纯粹的黑色,隐藏在夜幕之中就仿佛黑暗的一部分!
  
      “堵上耳朵!夜鸦的啼鸣能侵蚀生命,使大地枯萎,生物衰老,是诅咒之音!”
  
      坊间留有传说,有人在野外遇到了一只落单的夜鸦,便赠予食物,与之交流。
  
      夜鸦通人性,怕寂寞,也没飞走,就与那人相处了一整晚,
  
      然而夜色消退,黎明到来之后,那位年岁不大的好心之人却已白发苍苍、垂垂老矣。
  
      因为夜鸦偷走了他的时间!
  
      在高声提醒之后,胡久成连忙捂住自己的耳朵,然后急速念咒,撑起一面水盾,欲要抵挡那成群扑来的恐怖夜鸦。
  
      除去能使生命力流失的诅咒之音,夜鸦本身的力量也不容小觑,那尖利的鸟喙能轻易戳穿两指厚的骑士盾!
  
      “噗噗噗。”
  
      飞在最前面的几只夜鸦当场戳穿了胡久成的水盾,这由二阶术士撑起的水盾在夜鸦面前就跟纸糊一般,不堪一戳。
  
      “大家小心!”
  
      胡久成一声大叫,匆忙向后退去。
  
      但他后脚刚刚落地,空中便有一圈弧光闪过,那一只只凶猛扑来的夜鸦在弧光闪烁间突然停顿转向,如同折翼的蝴蝶般向下笔直坠落。
  
      它们拼命扇动翅膀,呱呱啼鸣,但翅膀之上就如有百吨重物压下,沉重得如同铁石,怎也飞不起来。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更不用说这些黑漆漆的夜鸦了。
  
      它们在地上拼命蹦跶,完全丧失了空中的机动性,像极了黑毛的野鸭。
  
      胡久成本能地环视四周,却见除他之外,竟无一人捂住耳朵……
  
      左侧,兔头人双手交叠,按在石中剑的剑柄上,正将王权之剑插入地面。
  
      它的身后,一高大人影隐隐浮现,那人影头顶王冠,斜挎权杖,手握巨剑,与阿鲁的举动动作完美重合,使它如王者附体,霸气自生,不怒而威!
  
      “王权之下,尸骨堆积,血染尘土,魂归苍天!”
  
      “王权之上,无有天空,万物禁飞,为吾至高!”
  
      手持神剑,象征征伐。
  
      头顶王冠,象征至高!
  
      神剑之下,万物臣服。
  
      王冠之上,不可逾越!
  
      ——【禁空领域】!
  
      一旦展开【禁空领域】,除非能压制神剑王权,否则没有活物能在它头顶天空飞行!
  
      时至今日,阿鲁终于能主动唤醒剑中之灵,使出这【禁空领域】。
  
      这一幕让胡久成惊讶得张开嘴,怎也合不拢。
  
      他当然不是第一次见到阿鲁发威,但他心中对阿鲁的印象一直围绕在“凶悍”二字上,从未想过这平时憨头憨脑的兔头人竟然能展露出这等王者之威。
  
      另一边,海棠清声咏唱,淡淡的绿光从她身上逸散而出,化为一圈圈无形的波纹,拂过大地,穿过草木。
  
      顿时草木回春,花开绚烂,整整花香扑鼻而来。
  
      在夜鸦啼鸣下枯朽**的大地,竟因此重新焕发生机,化为草木乐园。
  
      这一刻的海棠,仿佛重新变回了那个热爱大自然的魅惑精灵。
  
      但她很快收敛下来,不再继续咏唱,艳丽的脸庞也重归冰冷。
  
      几乎是她刚刚停下咏唱,就有一团黑影猛地从高空坠下,那黑影直直掉在夜鸦群中,如陨石坠地,炸开了大片土地。
  
      这杀机四溢的黑夜,就在这轰然巨响中拉开了序幕!
  
      阿鲁拔出石中剑,对着黑影坠地的方向猛地挥出一剑,顿时剑气****,粉色绚烂的剑气割裂大地,向前疾走,一刹那间撕开了满地蹦跶的夜鸦群。
  
      在那黑羽飘零之中,从上坠下的那团黑影猛然跃起,敏捷地避开了剑气直击。
  
      遮蔽星月的阴云恰在此刻飘散,一缕月光投射而下,正映照在那高高跃起的黑影之上,却是个身形矫捷如猎豹般的黑衣女子。
  
      那女子映照在月光下的身姿矫健如猎豹,竟有种说不出的野性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