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处刑人
    为何要释放出裁决之眼?
  
      裁决之眼难道真如【真实之眼】一般有看破真实的能力?
  
      不,罗文亲身体验过,那应该只是为了唬弄信徒而编造的谎言……
  
      真实情况是,这裁决之眼是裁决之神赐下的大杀器,拥有审判恶人的处刑之力!
  
      但并没有半点【真实之眼】的能力。
  
      因而,罗文释放出这两枚裁决之眼,其中之一的理由仅仅是吸引人注意,让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
  
      “我感受到了邪恶的气息!”
  
      当他在敌人窥视之下念出这句话后,就能成功释放出【英雄标记】!
  
      这是英雄的特技,是他学会的第二个技能!
  
      漆黑的夜里,被【英雄标记】锁定后的人,在罗文眼中都如火炬般耀眼。
  
      那些与他为善的人,其头顶上的标记是白色;与他中立的人,其头顶上的标记是黄色的;而与他为恶的人,其头顶上的标记则是血一般的红色!
  
      在【英雄标记】之下,一切敌人都将无所遁形!
  
      时限是三分钟。
  
      “在这里!”
  
      视野中,一枚血红色的标记如浮萍般飘荡,竟然就在半米不到的正前方!
  
      看见那血色标记的瞬间,罗文便并指成剑,一指剑气贯射而出,直接射穿了前方虚空。
  
      然而,血色标记依然飘荡,并无任何轮廓显形。
  
      罗文顿时就明白了,那黑衣女子是彻底化身黑暗,若非她自主显形,无论剑刃还是剑气,都无法对她造成半丝伤害。
  
      用这个世界的语言来说,就是【完全元素化】!
  
      这就和水元素化后会化身为水,火元素化后会化身为火是一个道理。
  
      只是与水、火元素化不同的是,黑暗元素化要来得更加抽象。
  
      水火毕竟有形,黑暗却无形无质!
  
      而在遍地黑暗的夜里,暗元素化后的人更是如鱼得水,难以捉摸。
  
      “但既然是黑暗,就必然怕光!”
  
      罗文当即把手一合,对着标记所在之地,猛地释放出断罪之光来!
  
      那光射出,一瞬间破开了黑暗。
  
      血红色的标记似也被这白光驱散,有那么一瞬间消失在了罗文的眼中。
  
      但眨眼之后,就突然有无数细小的血色标记重新出现在黑暗中,这些细小的标记在黑暗中游移,飞快地聚拢在一起,又化为一枚正常大小的标记……
  
      罗文顿时默然无语。
  
      他领悟过承影剑意,对与黑暗相似的影子有着深刻的理解,但影子能被强光消灭,黑暗却无处不在,两者存在本质上的差别。
  
      而且被罗文用断罪之光驱散过一次后,那黑衣女子想来已经知道自己的位置被锁定,因而不再站在原地,而是飞快移动起来。
  
      那血色标记因此高速移动,在黑暗中划出一道道血线。
  
      “这样一来,用光将她包围后再剿灭的法子也行不通了。”
  
      罗文一边思考,一边移动脚步,如闲庭漫步,却每每能在黑衣女子想要攻击之前,都精确地挡在她的面前,让她根本无法对其他人进行暗杀。
  
      几次之后,许是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攻击根本无法对罗文造成威胁,若想暗杀其他人,又无法绕过罗文这道坎,终于心生退意,顶着血色标记向远处逃遁而去。
  
      见此情景,罗文却并没有刻意追赶,而是踏上神性齿轮,急速拔高,站在两枚裁决之眼的中央,以超额体质附带的强大视力锁定红色标记的走向。
  
      也就在这时,他突然注意到在稍远处的黑暗之中,仍有为数不少的红色标记聚集在一起!
  
      “还有其他人!”
  
      显而易见的结论。
  
      罗文嘴角一勾,脸上浮现出戏谑的笑容,突然伸出双手,按在两枚裁决之眼上。
  
      下一刻,顿时有两束金光从裁决之眼中射出!
  
      这裁决之光精准定位,直接照亮了稍远处的那片有人躲藏的黑暗!
  
      突然被金光照射,躲藏在那边的几人本能地抬起手来遮住眼睛,却是几个完全陌生的面孔。
  
      不过也是,罗文初来驾到,也没有刻意去了解,当然不可能认识这几个在这片神土之中人人敬畏的黄金处刑人!
  
      “我明明已经让夜鸦往另一个方向跑,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龙枭放下遮住视线的手,挺直腰梁看着高空中的罗文,脸上面无表情。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没办法了。”
  
      另一个黄金处刑人洪楼已经开始活动筋骨,他身材高大,光着膀子,浑身肌肉如磐石般坚韧,脸上、身上都有不少伤疤,露齿一笑,便狰狞可怖。
  
      “所以我说,你实在太谨慎了些。对付这样一个连夜鸦都杀不死的人,竟然把我们都叫了来。”
  
      在洪楼身边如此说道的黄金处刑人,却是个满脸富态的肥胖之人,但他身上却穿着一层软甲,光滑的甲片在月光中反射出些许微光,让他在人群中颇为刺眼。
  
      ——他叫朱飞。
  
      “朱飞说的对,不就是杀了你二十几个白银处刑人吗?而且据你所说,那些处刑人都不是被他们亲手杀死的,显然是用了些什么邪恶肮脏的手段。我鬼斧最是不屑这等阴险之人!”
  
      黄金处刑人鬼斧,浓眉大眼,满脸须发,手中持着一柄比人还高的大斧,最擅长的处刑是【斩首之刑】!
  
      “不要轻敌,依我看他还是有些手段的,不然如何能锁定夜鸦的位置?而且你们难道没有看到,他竟然能驱使裁决之眼!”
  
      这最后一个说话的却是个体态妖娆的女人,她面白如霜,红唇似火,一身红粉霓裳掩不住傲人的体态,妖艳得不像是人类!
  
      ——黄金处刑人舞姬!
  
      话虽如此,但看她神色,分明也没怎么将罗文放在心上。
  
      不过转眼之后,她神色一变,忽然惊叫道:
  
      “等等,你们……什么时候犯了这么大的罪?”
  
      她秀手所指之处,却是其他人头顶上的善恶数值!
  
      龙枭、洪楼、朱飞、鬼斧、舞姬,十二黄金处刑人中的五位齐聚于此,只为对罗文这一行大罪之人施以死之处刑!
  
      但在裁决之光照耀下,他们却忽然发现,自己头顶上的善恶值竟然全变成了漆黑之色。
  
      “我们……是罪人?”
  
      惊呼之声不绝于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