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万箭穿刺之刑
    身为黄金处刑人,龙枭等人拥有完整的杀人豁免权,即“善恶皆可杀!”
  
      误杀善人后,他们不会被扣除善值。
  
      处刑恶人后,他们的善值则会增长!
  
      因而,只要不断地杀下去,他们的善值会不断增长,并一直保持着纯洁无垢的白色。
  
      十二位黄金处刑人中有一人,其善值甚至比神族还高,足足超过百万!
  
      在处刑人的内部圈子里,那位黄金处刑人被称为“刑地”!
  
      本来是叫刑天的,但天上有神明,刑天即逆天,是叛逆之号,所以改为刑地。
  
      龙枭、洪楼、朱飞、鬼斧、舞姬,这五位黄金处刑人的善值虽然不如刑地,但也有数万之多,是为“极善之人”。
  
      头顶上的善值,于他们而言是功勋,是履历,更是对裁决之神的信仰体现。
  
      每一个处刑人,都是裁决之神的狂信徒,他们对裁决之神的信仰甚至能颠倒黑白,指恶为善!
  
      因而能体现信仰程度的善恶值,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
  
      但这种善值,是基于裁决之神规定的律法而计算所得。
  
      而今,罗文修正了裁决之眼的裁决基准,却使得他们的善恶值被重新计算,由此得出的客观数值,就是数额巨大的恶值!
  
      这意味着在客观上,他们屠杀善人所得的恶值,要比处刑恶人所得的善值多上许多!
  
      这里的每一个黄金处刑人,都是如此!
  
      他们的双手沾染的血腥浓烈无比,是彻头彻尾的大罪之人!
  
      当然,罗文并不准备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谴责他们,因为他自己手中也曾沾过鲜血。
  
      杀万人是罪,杀一人也是罪。
  
      他从不逃避自己的罪责。
  
      然而那五位黄金处刑人却无法直面自己的罪恶,因为他们坚定地认为自己是站在为善、正义的一面,从不认为自己所为之事是错!
  
      这或许有些绕口,总而言之,他们在发现自己头顶浮现出如此巨额的恶值之时,他们的心态就炸了!
  
      此时此刻,再多的言语都已无用!
  
      “这是亵渎,是对裁决之神的亵渎!”
  
      五人中脾气最为暴躁的洪楼发出无端的咆哮,他脸上的伤疤因此挤压在一起,如同恶鬼一般!
  
      “我要拧下那小子的脑袋!”
  
      他张开手,五指屈伸如爪,骨节震响,发出轰鸣。
  
      “我是黄金处刑人,是代替神明对异端之罪人施以处刑的人!我之所为即为正,我之所为即为善!岂是一外来异端所能扭曲?”
  
      他的声音冲破黑暗,震响天空,仿佛是要昭然世间,自己并不是罪人。
  
      而他的人,也在那声音震响之际冲天而起,如火箭一般冲向高空中的罗文!
  
      十二黄金处刑人之洪楼,他的武器就是他的身体,他的身体经过刀割、枪刺、火烧、水淹等无数刑罚,留下满身伤疤的同时,却也将自身磨练成最强悍的武器!
  
      他最擅长的是手撕鬼子!
  
      ……不,是手撕罪人。
  
      “来了!挑衅有效。”
  
      高空中,罗文却从容不迫的露出笑容。
  
      他不怕对方强大,就怕对方二话不说便逃!
  
      “看来,他们确实是异端审判所的。也只有那群狂信徒,才会被这种没有意义的挑衅激怒。”
  
      金色的裁决之光中,洪楼急速冲来,声势狂暴,仿佛一颗逆天而上的流星。
  
      罗文的手依然按在两枚裁决之眼,眼中再度浮现戏谑之色。
  
      前文就有说过,裁决之眼不是什么能看破真实的道具,而是一件彻彻底底的大杀器!
  
      “想来,他们这些异端审判所的人,应该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裁决之眼的审判吧?”
  
      彻底掌握了裁决之眼的罗文,自然也能发动审判之刑。
  
      “那么,先来试试这个,万箭之刑!”
  
      他低声道了一句,那两枚裁决之眼中的一枚顿时轻微转动,目中金光便逐渐锐利,这一道金光攒射而下,就是万箭穿刺之刑。
  
      转瞬之间,洪楼已经冲到近前,他瞪着两只牛眼,死死地盯着罗文,如果眼睛可以杀人,他早已将……这个比喻已经不适合,因为眼睛确实可以杀人!
  
      他的眼中映射出万道金光,那金光如针尖麦芒般,突然之间就从裁决之眼中爆发而出,一瞬间遮蔽了他的视野!
  
      而这时,洪楼刚刚张开口,似要发些什么威胁斥责的言论……
  
      万道金光却已扑面而来!
  
      裁决之眼的凌然神威震慑不了黄金处刑人,但审判大罪之人的万箭穿刺之刑却是实打实的杀招!
  
      几乎是看到那万道金光的瞬间,洪楼就已经被万箭穿刺而过。
  
      他的身体上冒出无数细小的血孔,空中鲜血激.射而出,猛地爆出一大捧的血花!
  
      “我的身体……经过刀割、枪刺、火烧、水淹……噗啊……等无数刑罚,早已磨练得……噗啊……区区伪劣刑罚,如何能够……噗啊……”
  
      爆冲而来的黄金处刑人,被万箭穿刺而过后,“噗啊”、“噗啊”的吐着鲜血,如破烂的风筝一般直坠而下。
  
      “轰!”
  
      地上一声巨响,洪楼彻底没了声息。
  
      ……
  
      这一幕,完完整整地落在了愤怒的黄金处刑人和正在逃遁的夜鸦眼中。
  
      “蠢货,我早已说过那小子很危险,竟然如此无谋地就冲出去送死!”
  
      龙枭五指用力,死死抓住自己的脑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的双目正往外冒出血光,那光不断从其五指缝隙之中溢出,展露出他此刻无法平息的怒火。
  
      龙枭有吸血种的血统,所以才能与同样有吸血种血统的“夜鸦”联系上。
  
      “夜鸦”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她们驱使夜鸦,化身黑暗,是夜幕之下最强大的暗杀者!
  
      而每一个出任务的暗杀者,她们的代号只有一个,那就是“夜鸦”!
  
      当洪楼正面经受了万箭穿刺之刑,从高空坠下之时,夜鸦也停止了逃遁,跃上树梢冷漠地看着这一切。
  
      她得到的任务是试探罗文一行人的虚实,最好能调查出那些白银处刑人的死因。
  
      最终,她没有调查处白银处刑人的死因,但却试探出了一点虚实,所以她逃了,因为她觉得自己会死!
  
      夜鸦是暗杀者没错,但她们更是“不死的暗杀者”,因而她们绝对不能死!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