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百三十四章 龙蚯列车
    一些拥有特殊之人格魅力的人,即便身居高位,也不会被人敬而远之。
  
      陆明明显就是这样的人。
  
      走在路上,时不时就会有认出他的人走上前来与他说话,其中有疲惫不堪的冒险者,也有街边贩卖的男女老少。
  
      似乎在他们眼中,陆明仍然是以前那个无论做什么事都充满热情的冒险者,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神使。
  
      这些热情而善良的人们,让陆明的眼眶渐渐***他想起了很多很多,有让人感动的,有让人羞惭的,也有人永生难忘。
  
      “陆明!”
  
      在即将到达列车站之时,一名身着牧师服的女性从街角走出,竭力叫出了陆明的名字。
  
      这位女性三十来岁模样,虽未显老态,但脸上却布满风霜的痕迹。
  
      她是个曾经在教堂当过牧师的冒险者!
  
      “沐沐……”
  
      陆明也不禁叫出了她的名字,但明显很尴尬,在逃避。
  
      “怎么,遇到老相好了?”罗文鬼使神差地接了一句,“挺漂亮的吗?”
  
      听他如此说道,那边的柳沐沐不由露出小女儿家的娇羞,抬起眼皮看向陆明,哽咽着说了一句:“你终于回来了!”
  
      ……
  
      现在,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来,两人之间必有奸.情。
  
      看陆明愣在那里,罗文不由在背后推了他一把:“男子汉大丈夫,该面对的就要面对。能珍惜的不珍惜,一旦失去,只会追悔莫及。难道你的体会还不够深吗?”
  
      虽然陆明在讲自己的故事时,半点没提到这沐沐,但罗文凭借自己“阅遍群芳”的“老辣”眼光,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
  
      想来在陆明的故事里,这个沐沐也应该占有一角。
  
      很可能,这个叫做沐沐的冒险者就是陆明以前的同伴之一,一直对陆明保持着爱慕之情。
  
      而陆明却偏偏喜欢上了罗娜。
  
      没准这沐沐和罗娜还是闺蜜……
  
      总之,这一定是罗文最不喜欢的纠结故事。
  
      陆明被罗文从后推了一把,不由向前走了几步,看上去就像是主动走向柳沐沐,后者显然也是这么理解的,当场就热泪盈眶地扑了上来,紧紧抱住了陆明。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罗文一脸过来人的模样摇头叹息。
  
      然下一刻,他又想起了那坑爹的【人生之路】第三环任务,方觉自己才是困扰最大之人,不由心中戚戚然。
  
      但陆明却猛地扣住柳沐沐的肩膀,将她推开一段距离后,沉声道:“对不起!”
  
      “没关系的。”柳沐沐露出温婉顺从的表情,“我会一直等下去,等到你不再说这句话的时候。”
  
      陆明默默地与她对视,他此刻正值心灵空虚之时,若对方再有一点进攻性,他很可能直接沦陷。
  
      然而从他第一次见到柳沐沐开始,她就一直是这般顺从的个性,而这正是陆明最不喜欢的一点!
  
      毫无惊喜、毫无变化的生活,是陆明所无法忍受的,他是一个真正的冒险者,最害怕的是一成不变。
  
      但历经突变后的现在,陆明却突然有种平平淡淡也是福的感觉,他出乎意料地没有直言拒绝,而是对着柳沐沐柔声道:“等我,等我回来。”
  
      柳沐沐顿时面色一喜,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答复!
  
      人这一生,往往要在喜欢自己的人和自己喜欢的人之间做出选择,此刻的陆明显然已经做出了选择,无论他事后会不会后悔。
  
      与柳沐沐道别后,陆明义无反顾地走进了龙蚯列车站。
  
      他要去做个了结,问清楚凯撒一切的真相!
  
      唯有如此,他才能击破自己心中尚存的幻想。
  
      ……
  
      龙蚯列车站建在地底,从站口进入后还需经过一段相当长的地下甬道。
  
      在这甬道中人口来往非常密集,有运输货物的,也有出外冒险、回家探亲的,举不胜数。
  
      穿过甬道,进入站台,罗文才真正看到了停留在轨道上的庞大龙蚯!
  
      第一眼,罗文几乎将它误认为是【地龙】,但显然不是。
  
      两者虽然都属于蚯蚓类,但地龙更加庞大,龙蚯的总体长却只有百来米,它周身钉着绿皮铁甲,身体中有几十处圆形开口,均匀排列,上面有透明的胶体薄膜,像是窗户。
  
      透过窗户,能看到龙蚯的内部,而能被称之为列车,显然这龙蚯的内部是中空的!
  
      “竟然是动物与植物的结合体!”海棠发出惊叹。
  
      站台边立着一个铜像,那是一个不算英伟的人像,人像前的铜碑上刻着这人的生平事迹。
  
      “新冒险者公会第三代会长陆飞,于XXXX年从冒险之路中归来,当时他乘坐的坐骑就是一条龙蚯!龙蚯是动物,也是植物,分裂繁殖,不需交配,在行进中能自主从土地中吸取能量,是奇迹般的交通工具!”
  
      在罗文等人大发惊叹之时,陆明已经熟门熟路地买票回来。
  
      “走吧,上车!”
  
      他习惯性地架起摄像工具,通过直播介绍着自己家乡的骄傲。
  
      罗文等人便跟着他的脚步,围着龙蚯列车看了一圈后,才将将从中段的车门上了车。
  
      他们的行为在不知内情的外人眼里非常怪异,不时会引来一些不认识陆明之人的恶视。
  
      罗文也注意到了那些人,他们匆匆搬运着一箱箱物资,一个个都神经敏感,仓皇四顾,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箱中之物有问题一般……
  
      一直生活在这种社会秩序下的人们,普遍都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不会伪装。
  
      不是因为太过实诚,就是单纯的不会伪装,因为缺乏经验。
  
      “那些人,是反抗军吧?”
  
      “应该是吧。”
  
      面对罗文的问题,陆明随口答道。
  
      “你是神使吧?剿灭反抗军,不应该是你的职责之一?”
  
      “没空。”
  
      陆明简短地回答了一句,然后继续摆弄着摄像头,介绍着龙蚯列车内部的一些涂装和工具的意义与用法。
  
      罗文不禁汗颜:“那你什么时候卸任呢?”
  
      “嗯?卸任?”
  
      “你不是要当专业的直播主持人吗?”
  
      “说的也是,现在想想,神使这个工作真不适合我。当时要不是出于继承罗娜之位的想法,我也不会听凯撒的话去……”
  
      “你还真要改行啊?”
  
      罗文无言以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