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拔剑
    【PS:感谢“T逍m遥y”打赏的10000起点币!感谢凶残de鸡蛋打赏的2000起点币以及一直以来的支持,感谢下刻花开、小男人的忧伤、还想看书等书友的打赏,感谢辣鸡游戏de路人角色、AC娘的包子、焚龍、斯瓦迪亚等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也感谢大家在书评区的鼓励与支持,谢谢。凌晨头有点痛,睡着了就再睁不开眼了……】
  
      “所以,为了整个反抗军,为了被恶神压迫的所有人,不论你是谁,都请死上一死!”
  
      当赤色巨龙咆哮着冲向罗文之时,从龙泽口中吐出刺骨冰寒的言语。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不认为罗文能够从龙口中逃生!
  
      就连那认识到罗文力量的劳斯基,也被神龙的威压所迫,不敢有丝毫揣度。
  
      “窃神之贼,逆神之人!”
  
      他咬牙切齿地念出这两个词汇,双脚已是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他心中无比明白,若是此刻不跑,怕是再也跑不掉了!
  
      “逃跑并不可耻,留得一条残命在,我能为神明做更多的事!”
  
      但他刚退出两步,却突觉脚下有异物钻出,双脚脚腕就被两根翠绿欲滴的藤蔓牢牢缠住。
  
      “什么东西?”
  
      动念之间,劳斯基发力挣断藤蔓,但这一耽搁,他再想有所行动,却是为时已晚。
  
      因为那赤色巨龙已经俯冲而下!
  
      虽然赤龙的目标不是他,但极近距离的威压却依然逼得他全身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赤色巨龙的狰狞面孔越来越近,然后一口咬向罗文那一行人!
  
      也在这一间隙,劳斯基清楚地看到那行人中的一个鹿女,正目光森冷地注视着自己,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明明赤色巨龙的巨口已经出现在头顶,那鹿女却毫无畏惧,反而有空闲盯着自己!
  
      “有病吗?”
  
      劳斯基对此感到前所未有的荒谬!
  
      但他不能理解的事情实在太多!
  
      就像他永远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在这样的危机之下,那个少年人还能露出如此淡然从容的笑容。
  
      因为当他震慑于龙威之下时,一道寒光闪至,出乎意料地抹断了他的脖颈!
  
      一个死人,当然无法再思考。
  
      黄金处刑人劳斯基,神之刑具【铁处.女】的所有者,就此死不瞑目。
  
      身形矫捷的黑衣女子从劳斯基的身后露出半身,对着罗文展露明艳的笑容,朱唇蠕动间,道出无声之言:“礼物。”
  
      漆黑的刀刃在她手中滴着血,那熟悉的构造终于让罗文想起了这位救了马志士一命后又暗杀了劳斯基的女子到底是谁。
  
      下一刻,她身体后仰,转瞬间就没入了劳斯基脚下的黑暗之中!
  
      而赤色巨龙的炎热吐息也已逼近头顶!
  
      “夜鸦吗?”
  
      罗文没有抬头,只是将手按在了剑柄之上。
  
      剑心鸣动,掌握一切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心网自然而然地扩散开来,笼罩了方圆百米的地界。
  
      巨龙的咆哮震动耳膜,狂暴的气势席卷而来,炽热的炎流能熔化一切。
  
      不过如此。
  
      五指收缩,骤然拔剑!
  
      当剑起之时,清丽的剑鸣响彻四方,一瞬间镇压了赤龙怒吼,将赤龙的吼声与威势从人们的脑中彻底拔除,让一切在那一瞬间变得空寂而迟缓,只有一声剑鸣在世界唱响!
  
      那一瞬间,每个人的眼中都仿佛看到了一柄撑天巨剑拔地而起!
  
      然而罗文只是挥出了一剑,平平淡淡的一剑。
  
      拔剑,上撩,如许而已。
  
      但就是这一剑,却将俯冲而下的巨龙从下而上,一瞬间切成了两半!
  
      数百米长的赤色巨龙在空中爆散,如烟火般挥发出赤色的余炎。
  
      来时气势如虹,去时也只是梦幻泡影。
  
      龙泽终于是变了颜色。
  
      单纯就威力而言,这第二式【神龙之剑】,已经是他所掌握的最强一剑!
  
      剩余一剑,便是【弑神之剑】,是专门为了克制裁决之神而开发出来的剑式!
  
      虽然随着在场反抗军的人数增多,随着他所能吸收的赤色意志的增多,他的力量还会不断增强,但以现在千人不足的规模,此【神龙之剑】,已经是极限!
  
      然而这一剑,依然不能伤到那少年分毫!
  
      “是神啊!”
  
      龙泽紧紧盯着罗文,以及他手中平平无奇的新手剑,最终发出自以为是的叹息。
  
      “这就是我与真神的差距吗……虽然不知你到底是什么神,但如果连这一道关卡都跨不过去,我的展望也只是梦幻楼阁!”
  
      他在叹息中将手中肋骨插回心脏,那种空虚被补足的充斥感让他逐渐恍惚起来。
  
      他是冒险者互助会的会长,那造福于整个冒险者体系,让龙泽乡成为冒险者家园的互助会,虽不是他亲手建立,却也是他一点一点看着它茁壮成长的!
  
      可以说,他的童年,他的一生都是伴随着冒险者互助会的壮大而成长。
  
      那时候,他还是个身高一米出头的小孩,喜欢撒娇,喜欢吃糖,喜欢跟着冒险者的父亲到处乱跑。
  
      直到某一天,他的父亲突然消失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他成了流浪于龙泽乡的孤儿。
  
      也是那一天之后,冒险者互助会正式建成,因为饥饿,他溜进了冒险者互助会,偷吃了庆祝仪式上的馒头果子。
  
      然后,他就被一个虎背熊腰的老伯抓住,然后单手拎到了空中。
  
      他不敢尖叫反抗,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叫“偷窃”,是要被论罪的。
  
      而一旦论罪,他就会被流放,成为饥不饱食的苦役。
  
      然而那老伯却只是将他放到了餐桌前的椅子上,然后拍了拍他的头,说道:“吃饭,要坐在餐桌前吃。”
  
      那老伯,就是冒险者互助会的第一任会长。
  
      从此,他成了一个小小的冒险者,接受跑腿的委托、寻找失踪的宠物、打扫几个月没有打扫过的院子……
  
      他的日子过得很充实,任务内容也渐渐从杂务变成了狩猎魔物!
  
      直到某一天,他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在罪人之谷、流放之地!
  
      昼夜不停的苦役让他的父亲变得骨瘦如柴,他记忆里厚实可靠的背影已经彻底消失,那挺直的脊梁也完全的不成样子。
  
      ——他的父亲快死了。
  
      死于神族,死于苦役!
  
      那一天,他发誓要为父亲复仇,要解放所有不该被流放的苦役!
  
      他纠集同伴,杀入圣地,冲入神殿!
  
      然后他也死了。
  
      死于裁决,死于审判!
  
      (未完待续。)\+本站官方手机最新阅读器APP上架了!每日更新新品海量小说内容,体积小省流量,无广告,查找小说更方便,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号jiakonglish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