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剑如风沙,碎
    过往之事如云烟残烛。
  
      那人也不知和拉格纳罗斯有些什么旧时怨恨,待他现拉格纳罗斯的生命之火已随风散去,顿时便觉拉格纳罗斯是真的死了,当场便大笑起来,泪流满面。
  
      那种激动,普通人绝对不曾感受过。
  
      但拉格纳罗斯并没有死,它主动散去生命之火,制造了自己死去的假象,并将身体活动降低到最低限度,就是为了骗过那人。
  
      实在是那道黑光太过恐怖,让拉格纳罗斯更加肯定两者的实力等级完全不在一个级数,它想着若自己“死”了,那人或许就会满意而归,从而让秦樱和阿鲁脱离危险。
  
      然而这种想法终究太过天真。
  
      等那人笑够之后,便目光一凝,直直盯着白玉楼,似要透过白玉楼的墙壁看穿隐藏在内的秦樱和阿鲁。
  
      “你们看到了我的失态,便也别想活了!”
  
      他如此低语一声,但说到底就是为了杀人灭口,让自己的行踪不至于暴.露。
  
      说着,他身后闪烁出一道黑光,就此一闪而逝,如针芒般刺向白玉楼内的二人!
  
      拉格纳罗斯心中叫糟,趴倒在地的身躯猛然一抖,一股岩浆洪流就从地下涌出,却并未及时拦阻住那道黑光。
  
      那黑光实在太快,待它闪烁而出时,便已然射中目标,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轰!”
  
      精致的白玉楼眨眼间就被黑光炸裂,汹涌的能量波动更是遮蔽了内里的生命气息。
  
      拉格纳罗斯只觉自己都接不住那黑光突袭,更不用说阿鲁与秦樱了。
  
      当时,它心中悲痛,脑中情绪突然炸开,只觉得千万年来从未有过如此剧烈的感情波动,它眼中喷出黑色的火焰,胸中的那颗魔神之心在疯狂跳动,出“砰砰砰”的巨大音响,却是再也不能继续装死。
  
      一股久远不知岁月的意志从其灵魂深处滋生,弥散出极其恐怖的气息。
  
      它捂着那只不断有黑火喷出的眼睛,在爆的岩浆洪流中重新站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你是阿蒙!”
  
      拉格纳罗斯出低沉的怒吼,用另一只眼睛紧紧盯着那人。
  
      它在封印之中沉睡了太久太久,久到往日的记忆与荣光都被遗忘在了脑海深处,自与罗文相遇之后,更是为了求生而委曲求全、偷鸡耍滑,越来越不知尊严为何物。
  
      然而这段蒙尘的岁月带给它的却是以往从未经历过的温暖与感动。
  
      从不知何时开始,它现自己不禁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和很多人在一起,嬉笑怒骂,自由冒险,经历未曾经历过的,闯荡未曾闯荡过的。
  
      同伴、友情、信任,这些从前想也未曾想过的东西,现在却轻易获得,让它偶尔会有些不知所措,觉得自己已经不像是自己。
  
      但它依然是自己!
  
      “我是炎魔之王拉格纳罗斯,自古就是,现在依然还是!”
  
      拉格纳罗斯在那人惊讶的目光中重新站了起来!
  
      那是如同山岳一般高大而雄伟的岩石巨躯,黑色的火焰与红色的岩浆在它的身躯上游走,弥漫着森严而恐怖的气息。
  
      然而当它重新站起来时,那属于熔岩巨魔的身躯却在层层碎裂!
  
      从碎裂的缝隙中,地狱之火与诅咒之炎狂喷而出,两只锐利的尖角更是从它的头颅两侧钻出,那是象征恶魔的双角!
  
      褪去了熔岩巨魔的外壳,燃烧着火焰的真实之躯终于展露了出来!
  
      炎魔之王拉格纳罗斯,在低沉的咆哮中宣布着自己的回归,很低调。
  
      “拉格纳罗斯!”几乎出于本能的,那被拉格纳罗斯称之为“阿蒙”的魔神向后连连倒退了几步,他似乎看到了曾经傲立于天地之间而无所畏惧的炎魔之王!
  
      但当他恍然察觉出拉格纳罗斯的气息强度依然远不如自己时,一股淡淡的王者威压又从其身后出,他猛然回头,就见那白玉楼的废墟之中,粉色的兔头人单膝跪地,正将一柄王者之剑倒插在面前。
  
      那柄象征着王权永不败的石中剑,因承受了阿蒙的黑光突袭而出现了一道道极其细密的裂痕。
  
      在耀眼阳光的直射下,剑刃上反射出虚无缥缈的光影,一个头顶王冠、手持长剑的人影在黄金之光中飘摇,碎裂。
  
      就如剑刃上突然出现的,密密麻麻的裂痕一般。
  
      风吹,剑碎,如风沙。
  
      阿鲁紧紧握着剑柄,茫然若失。
  
      这柄王权之剑自被罗文从剑冢中取得后,就被赠与了它,与它周身所有的保命道具不同,这柄王权之剑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承载了它变得更强的希望。
  
      每当它握剑而立之时,便有一股安心感油然而生,它觉得自己若能掌握这柄剑,就能切实变强,就能获得罗文的认可。
  
      然而这柄剑,却碎得如此淬不及防。
  
      就像在它的胸口剜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不知不觉,它通红的双眸中流出了晶莹的泪珠。
  
      从一只兔头人成长到现在,它经历的痛苦与艰辛绝非外人所见那般简单。
  
      违背种族根性吞噬血肉,日复一日从不间断地残酷锻炼,多次生死相搏后的积累感悟,才最终塑造了如今的它。
  
      是的,它已经不再是卑贱而一无是处的兔头人!
  
      它抛去手中残余的剑柄,就像抛去了过去的自己,双目中的悲伤与痛苦眨眼尽去,它看向那魔神阿蒙的目光中已充满杀意,那是食物链顶层的生物才具备的睥睨目光。
  
      就算是明知两者间的实力存在断层,但也绝不能怯懦!
  
      因为那剑,是主人所赠的宝物。
  
      更因为,它还要成为主人的剑!
  
      ……
  
      魔神阿蒙站在原地,身周漂浮着黑色的地狱之火,让人看不清他的身体轮廓。
  
      “明明如此弱小,为何会让我感到心悸?弱者,就应该有弱者的觉悟啊!”
  
      他低声说着,其背后的地狱之火中有长尾伸出,微微摇曳。
  
      那尾巴终于探出地狱之火的笼罩,却是一条漆黑的蝎尾,那尖锐的尾尖上有黑光在渐渐凝聚。
  
      他目露凶光,却是看向的阿鲁!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