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剧透群 > 第505章 绝望的太乙真人
    太乙真人疑惑道:“道友是如何得知的这个消息。”
  
      李昊微笑道:“李某感受到天地异变,碰巧从混沌天机之中看到。”
  
      太乙真人嘴角微微抽搐。
  
      装!
  
      他nn的,还和我装。
  
      从混沌之中看到,你咋不神游地府啊。
  
      太乙真人自是不会相信李昊的话。
  
      因为在之前天地异变的时候,他也察觉到天地间发生了某种变故,但并没有发现出了什么事情。倒不是他没有尝试推演,但没有丝毫的用处。
  
      至于说李昊从混沌中窥探到,太乙真人决然不会相信。
  
      倒不是他自认为推演之术比李昊要强,而是因为封神之劫将至,天机混沌纵然是三清道祖也无法推断清楚。
  
      当然,太乙真人不傻,没有直接表现出来。
  
      他笑道:“道友好本事。”
  
      李靖夫妇眼角跳动。
  
      他们就算是再傻,也明白太乙真人与李昊的不对付。不,应该是太乙真人对李昊的不爽,以及敌意。故而此时这声道友好本事,在他们听来却是说不出的嘲讽。
  
      不过李昊对哪吒有恩,两人也不好妄自评价。
  
      而太乙真人是阐教高徒,更是关乎到哪吒的未来生死,他们更是不好得罪。
  
      因而对两人的事情,他们只能尴尬而又不是礼貌的以微笑回应,不好开口。
  
      太乙真人沉默两秒,道:“我听吒儿说道友修为深不可测,是难得一见的得道高人,贫道还算有点小本领。今日既然有幸得见道友,不如我们切磋一场,论道一番怎样?”
  
      李昊心中好笑。
  
      这家伙,莫不是担心自己和他抢徒弟?
  
      李昊忍不住摇头,道:“切磋就算了,李某还有一些比较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没有时间在李府逗留。”
  
      太乙真人心中嗤笑。
  
      稳了!
  
      这瓜娃子,装神弄鬼倒也罢了,敢糊弄到道爷这里。
  
      今个要是不在吒儿面前揭穿你的虚伪骗子的真面目,道爷以后还怎么在徒弟面前站得稳?
  
      李靖有些诧异,道:“何事如此着急,仙长既然来了,不如留下来在寒舍多住几日再走?”
  
      李昊道:“东海的变故非同一般,李某不得不亲自走一趟。”
  
      太乙真人爽朗笑道:“妙哉,妙哉。这东海发生的变故,贫道也好奇的紧呐。道友既然赶时间不能在李府停留,不如我们就比试比试速度,看谁先到变故的事发地。这种比试,应该不会耽误道友的时间了吧?”
  
      太乙真人摸着圆滚滚的大肚子,脸上的笑容别提多和蔼亲切。
  
      李昊心中嗤笑。
  
      和我比速度,你这是不拿我的空间祖巫血脉当回事吗?
  
      李昊故作谦虚,道:“这,既然道友都已经说了,我要是不同意,岂不是显得不近人情。”
  
      太乙真人见李昊答应,笑容更加的灿烂了。
  
      他鼓掌道:“好,好。”
  
      李昊话音微顿,继续道:“不过有些事情,李某还要说在前面。此次比试不论输赢,道友切记不要往心里去。”
  
      太乙真人略微有些愕然。
  
      不要往心里去?
  
      等等,这瓜娃子莫不是在认输,在向我强大的太乙真人俯首。
  
      没错,一定是这样。
  
      这瓜娃子一定是看藏不住了,所以才想要向我求饶。
  
      太乙真人只以为看穿了李昊的算计,大度笑道:“道友这是哪里话,咱们修行中人讲究的上体天心,要是太过在意输赢,与凡夫俗子有什么关系。贫道想要与道友比试,也不是为了输赢,就是见猎心喜,看到同道中人有些把持不住。
  
      所以道友也前往别忘心里去,贫道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单纯想要看看道友的仙法何等玄妙,学习一二。”
  
      李昊嘴角翘起,笑容温和若谦谦君子。
  
      他笑道:“李某怎么会在意。”
  
      李昊说着,起身对李靖夫妇拱手道:“事情紧急,李某就不向哪吒道别了。日后若是有缘,自当能够相见。”
  
      李靖夫妇同时起身,拱手道别。
  
      李昊与李靖夫妇拜别后,转而看向笑眯眯的太乙真人,微笑道:“李某先行一步,在花果山恭候道友大驾。”
  
      “好,好,道友先走,贫道马上就来。”太乙真人起身笑道。
  
      只是他的眼神中满是玩味,一副看戏的样子。
  
      显然,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李昊出丑,以正自己哪吒正牌师父的名头。
  
      李昊微笑回应。
  
      随后,他对着身前的虚空轻挥衣袖,就见客厅正中的虚空犹如被人投入了石子的湖泊,荡漾起肉眼可见的漪涟。
  
      之后虚空宛若被人打开的门扉,呈现出一道莹白色的拱形光门。
  
      众人透过光门,能够清晰看到对面的景象。
  
      大浪滔天,撞击着悬崖峭壁,发出轰隆隆的雷鸣之声。
  
      阵阵海风从空间门户吹出,传来淡淡的海腥味。
  
      李昊对众人微微颔首,微笑着踏入光门。
  
      随后门户关闭,客厅内只留下李靖三人面面相觑。
  
      李靖满脸诧异:“这是什么手段?”
  
      李夫人眉头紧锁,沉声道:“应该是咫尺天涯之术,属于非常高级的仙术。就是不知道这位李仙长的目的地是哪里,看样子应该也是沿海地带。不过从刚刚展现出来的地形来看,似乎并不是陈塘关附近。”
  
      李靖点头道:“陈塘关方圆千里,为夫了如指掌,并没有与之相似的地貌。”
  
      两人说话间,并没有注意到太乙真人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很难看,非常难看。
  
      李靖两人认不出那是什么地方,但他太乙真人知道啊!
  
      倒不是太乙真人去过花果山,又或者对孙悟空有所了解,而是在看到空间门后的景象后,他以仙术推演出来的结果。可正是因为知道李昊的目的地,太乙真人才感觉匪夷所思,感觉震撼,甚至羞愧难当。
  
      nnd,陈塘关距离花果山可是有着数十万里之遥,就算是以自己的速度也要飞上半天吧?
  
      可人家倒好,轻轻挥洒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就是跨越了数十万里的距离!
  
      我!
  
      太乙真人想到与李昊的比试,突然忍不住以头抢地。
  
      我恨啊!
  
      老子没事找事干什么,现在好了,面子找不回来,连里子也丢了。
  
      李靖夫妇感慨一番,这才想到太乙真人与李昊的比试。
  
      他们齐刷刷地看向太乙真人。
  
      李靖道:“不知真人何时出发,何时回返?”
  
      太乙真人心头在滴血,但面对李靖的询问,却也不好不回答。
  
      他勉强的笑道:“此去花果山虽有数十万里之遥,但贫道,咳咳,贫道很快就能从花果山回来。”
  
      太乙真人轻咳一声,昂首挺胸说不出的自信与威风。
  
      李靖两人见状,皆是感到敬佩。
  
      听听,这就是仙长的能耐,这就是大佬的气魄啊。
  
      数十万里之遥,说的好像串个家门一样简单,这是人说的话吗?
  
      两人心中即是羡慕,又感到敬畏。
  
      李靖躬身道:“仙长保重,李靖在陈塘关恭候仙长的好消息。”
  
      太乙真人微笑颔首,大踏步转身离去。
  
      他骑着大肥猪,向着南方而去。
  
      李靖两人看着太乙真人离去的背影,皆是满脸艳羡。
  
      自己何时才能有这样的力量?
  
      李夫人感慨道:“哎,也不知道李仙长现在到了哪里。”
  
      李靖道:“李仙长挥袖间瞬息千里,虽没有太乙仙长飞天遁地来的潇洒,但速度也是快到了极点。想来李仙长的速度,应该不会比太乙仙长要慢。”
  
      太乙真人远远地听到两人的话语,默默垂泪。
  
      师父,太乙好委屈啊。
  
      宝宝什么时候承受过这样的委屈?
  
      谁能告诉我,那变态到底哪来的,弹指间挪移数十万里,怕不是唯有三清道祖才能做到吧?
  
      等等,妈妈呀,这变态之前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在天外天修行?
  
      不,不可能,如果真的是天外天的大佬,师父应该会告诉我们才对,可是师父从来没有提过天外天有李昊这号人物。莫非是西方二圣的化身,听说西方有个老变态,呸,有个天尊级别的高手,会什么梦中证道,睡着的时候都能化身千万游戏世间。
  
      不对,也不对,如果是西方二圣,没道理要掩人耳目,以化名行天下啊。
  
      难道是新晋的绝世强者,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行,那瓜娃子,咳咳,那位强者说不定真是三清道祖级别的高手,我这要是去花果山,先不说人家记不记仇,我太乙真人面子还要不要了?
  
      对,找个地方喝个小酒,等明个咱就回陈塘关,和哪吒生米煮成熟饭,先拜师再说。没错,就这样。
  
      太乙真人想到没好处,忍不住发出阵阵欢快地笑声。
  
      就在太乙真人欢呼时,下方突然传来一道阴翳的声音:“这不是太乙师兄,师兄这是要去哪里?”
  
      太乙真人闻言,错愕地循声望去。
  
      却见一位高手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海面,却正是太乙真人的师弟申公豹。
  
      他疑惑道:“师弟也在这里?”
  
      申公豹微笑道:“在附近办点小事,没想到竟会碰到太乙师兄,真是有缘呀。”
  
      太乙尴尬的笑了笑,心中泪崩。
  
      有没有搞错,怎么会在这里碰到师弟。
  
      该死的,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太乙真人眼睛转动,只是不等他相处对策,申公豹已经来到了身前。
  
      他笑道:“师兄还未说要去哪里,莫非还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师弟不成?”
  
      太乙真人尴尬道:“哪里,哪里话。我这是算到之前的天地异变与花果山有关,所以想要去探探究竟。”
  
      申公豹听到天地异变,也不禁正了正神色。
  
      他沉声道:“我也是为了探查天地异变而来,既然师兄已经找到了地方,不如我们同去可好?”
  
      太乙真人心中泪流满面。
  
      好,好你个大鬼头啊!
  
      师兄我刚刚得罪了个变态,呸呸呸,童言无忌,师兄我刚刚得罪了超级强者。
  
      我们这要是过去,怕不是要完蛋啊!
  
      太乙真人心中咆哮,却说不出拒绝的话。
  
      他故作爽朗地笑道:“哈哈,好,有师弟在,我也能轻松不少,咱们同去,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