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洪荒第一人 > 第025章 高歌跑呀!跑呀!

  高歌摸摸鼻子,打量着钩蛇的巨大身体,思量着怎样把他解开,那钩蛇身体一颤,猛地一缩,巨大的蛇头从地洞中拔出,从高歌身边退走。
  高歌吓了一跳,猛地跃开,重新举起紫铜棒。
  却见那钩蛇巨大的身体,在地面上无序地扭曲滚动,碾压得地面,出现无数的沟渠,那颗巨大的头颅,却一直耷拉在身躯前,没有一丝动静,却是真死了。
  “麻蛋,吓了大爷一跳!”
  高歌却是知道,蛇类的神经异常,即使被杀死,身体也要好久才能完全死透,看着怪吓人的。
  花了三天时间,高歌才把钩蛇全部解好,得到了四百多万斤血肉,乐得高歌在紫金宫直打滚。
  得到超级口粮的高歌,估计这个平原不可能再有第二只这个级别的凶兽,遂不再留恋大平原,向着西方狂奔而去。
  ……
  日升月降,风吹雨打。
  洪荒大地一日比一日热闹,植被向着整个洪荒大地蔓延,无数的野兽繁衍出来,足迹踏遍了洪荒的每一个角落。
  一只只野兽脱颖而出,进化为凶兽,有的被更加厉害的凶兽打杀,更多的在悄悄地壮大着。
  高歌就是那只不断打杀凶兽的凶兽。
  一万年后,千丈身高的凶兽,成了高歌的盘中餐。
  十万年后,高歌开始追杀万丈凶兽。
  百万年后,高歌已经不惧任何一只十万丈的凶兽,见到一只,必定弄死一只。
  高歌已经不再计算时日,每天就是飞速地奔跑,不断地搜寻凶兽的气息,只有在与凶兽周旋、搏斗的时候,他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九百万年过去了,高歌几乎麻木了,却也知道,自己的行程已经过半,巨大的不周山,已经占据了西方的半个天边。
  而洪荒中,凶兽的数量越来越多,争斗越来越厉害,戾气在慢慢积累。
  除了收集食物,高歌已经不再特意打杀凶兽,一心赶路,向着西方闪电般的奔跑。
  九十多万年又过去了,这一日,高歌再次杀死一只十万丈身高的凶兽,看着几乎占据了大半个西方天边的不周山,心里一动,盘算自己行走的时间。
  九百九十八万年,高歌已经整整行走了九百九十八万年了。
  高歌依旧清秀,却神情冷漠的脸庞,慢慢出现了一丝变化,麻木不仁的眸子,出现了一丝涟漪。
  还有一万年!
  高歌心里莫名就出现了这句话,自己只要再走一万年,就会到达不周山。
  高歌的眼中慢慢噙出两颗泪珠……
  一万年!
  好短的一万年!自己就要走到不周山了!
  这一路,走得好辛苦呀!
  高歌把凶兽收拾好,开始拼命的奔跑。
  九百多万年过去了,高歌的肉体已经强悍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一个纵越就是数万里,与腾云驾雾相比,也只是每一次都会落下来,不能在空中长时间停滞而已。
  高歌不再理会身外的任何事情,一心一意地奔跑。
  渴了,取灵水喝一口。
  饿了,取凶兽肉吃一口。
  凶兽肉吃完了,高歌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每天一口灵水。
  后来灵水也凝结不及,高歌就不吃不喝,一直不停地向着西方奔跑。
  高歌跑呀!跑呀!跑呀!
  不吃不喝、不眠不睡地跑呀!
  一万年就能到达不周山,但如果一万年到不了呢?
  一个大恐怖在高歌的心底泛起。
  高歌不敢去尝试。
  一万年!
  必须到达不周山!
  无数不周山东方的凶兽,都感受到一股冲天煞气,从东边汹涌而来,纷纷隐藏气息,不去触这绝世凶冥的霉头。
  一只六足十万丈凶兽,自持实力雄厚,对着高歌怒吼几声,挥动巨大的前抓,就向空中的高歌拍去。
  高歌身体一闪,避过巨爪,脚下在巨爪中一点,身体瞬间加速,挥动白牙,在凶兽巨大的头颅中一闪而过,留下一个的巨大身影轰然倒地,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高歌瞬间杀死那凶兽,没作丝毫停留,闪电般离开,又感觉再碰到凶兽会浪费时间,遂慢慢收敛气势,继续向着西方掠去。
  两股冲天煞气一碰即散,却是让无数的凶兽按下了担忧,目光炯炯看着那轰然倒地的巨大凶兽的尸体,个个蠢蠢欲动……一场厮杀就要上演了。
  高歌收敛了滔天凶焰,如一只小飞雀一样掠过长空,无声无息向着不周山飞跃而去。
  九千年……
  高歌丰满的上肢肌肉团开始变得扁平。
  一千年……
  高歌全身发达健硕的肌肉变得精瘦。
  一百年……
  高歌腹中深陷,内脏器官极度萎缩。
  一年……
  高歌形容极度消瘦,眼窝深陷,身上肌肉近乎全部消失,只有一层薄薄皮囊,包裹着宽大的骨架,但那双眸子,却越发黑得发亮,熠熠生辉,不屈不挠的意志,几乎要迸裂而出。
  近了!
  不周山就要到了!
  高歌整个眼眸都是不周山,遮天蔽地的不周山,他的世界也只剩下不周山。
  经过万年无休无止的飞跃奔跑,高歌九百万年积累的无量能量即将消耗一空,但已经无所谓了,只要能到达不周山。
  其他的,高歌已经没有一丝精力去想。
  一月……
  高歌全身骨架缩小一半,三尺来长的骷髅架子,顶着个相对来说巨大的剩层头皮包着的头骨。
  最后一天……
  在九百九十九万年的日落时刻!
  高歌抽取着自己的身体中所有能量,燃烧着熊熊的神魂焰火,到达了不周山脚下。
  身材瘦小,只剩下一副小骨头架子的高歌,凝集着最后一口精气,纵身一跃,向着不周山砸去。
  “噗”
  一声轻响。
  满怀大欢喜的高歌,越过万里长空,深深地扎入了不周山山体万丈之内,只在山体表面留下一个小小的孔洞。
  高歌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
  高歌的思维完全停止了运作!
  连回到紫金宫修养的想法也不曾兴起,就陷入了无尽的沉睡之中。
  不周山依旧散发着无尽的威严,无言地俯视着这苍茫大地,不曾给谁多一份照顾,也不曾拉下哪个生灵。
  日月交替,年轮增长。
  高歌砸出的洞口,无声无息慢慢被砂石积满,被植被封盖住,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高歌静静趴在没有一丝光线的不周山内,一动不动。
  他的皮肉骨骼、内脏毛发,丧失了所有的能量,很快就枯萎腐朽,化为灰灰。
  只剩下微弱内敛却凝炼如精钢的神魂,落在一段忽隐忽现的剑尖上,摇曳着七彩神光,熠熠生辉,一颗青色珠子,围着七彩神光缓慢转动。
  紫金宫不传而至,浮现在洞**,瞬间与不周山连接上,无穷无尽的信息传到了紫金宫。
  紫金宫从自己本体中、从不周山中、从无尽的虚空中抽取能量,缓慢注入高歌的神魂,围着高歌的神魂,慢慢又出现了大脑,头颅,脖子,身体,四肢的虚影。
  随着能量不断注入,高歌的身体慢慢从虚化变得真实,又渐渐变得丰满,却向着他期望的样子慢慢塑造成长。
  无穷无尽的信息,又从紫金宫慢慢传到了高歌的神魂中。
  青色珠子在高歌身体成型的瞬间,化作一道流光,投进了高歌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