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襄武大帝 > 第一百二十章 军情转机
    刘和在登上白山之路时,手里拿着最新的军报——拓拔睿在围攻一个叫白鹿部落的乌桓部族。
  
      原来上谷郡的乌桓人除了难楼外还有两大势力。一个是前文提到的难楼的侄子提脱,他的部落居住在白山的西麓,和西部鲜卑的关系非常好。难楼不喜欢他和鲜卑人走得太近,常常斥责他。
  
      提脱也是一方豪雄,和许多胡人首领一样,骨子里都瞧不起汉人,时时刻刻都在盘算着掳掠汉人的财富。他对难楼的亲汉政策非常不满,要不是畏惧难楼的实力,他早就挥军南下了。
  
      此次他被拓跋睿说动,知道背后有鲜卑兵马撑腰,而且面对唾手可得的财物,胆气立即就大了。他瞒着难楼,和拓跋睿一拍即和,联军出击。
  
      还有一股势力就是被拓拔睿围攻的——居住在上谷郡桑乾河附近的白鹿部落,其部落首领叫鹿破风。他是难楼最看重的侄子,难楼一直想培养他做上谷乌桓族的新一代大首领。但鹿破风似乎根本看不上这个什么部落王,很少到白山去拜见难楼。
  
      他武功在乌桓族里无人可敌,号称乌桓第一高手。曾经有一百多名乌桓勇士不服气,从各地主动跑到桑乾河找他比试,均遭败绩,一时间轰动北疆。
  
      这支乌桓部落在汉人的帮助下,虽然有一部分人还在坚持从事放牧业,但很大一部分人已经开始从事耕种和养蚕业,收入和生活水平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他们不但和汉人杂居,而且还互相通婚,模仿汉人的生活习惯,学习汉人的文化语言,彼此之间关系融洽。这个区域已经成了胡人和汉人和平相处,共同生活的典范。
  
      许多小部落和败亡的部落族众纷纷长途跋涉赶到这里,加入白鹿部落,寻求一份稳定和可以维持生计的生活。也同样因为这个原因,白鹿部落成了所有仇视汉人的胡族人都想铲除的敌人。
  
      在他们的眼里,白鹿部落的人背离了胡人的祖志,忘记了世世代代的仇恨,为了安逸富足的生活而出卖了自己的祖宗,自己的兄弟,甚至于自己的民族,是一群十恶不赦的叛徒。
  
      拓跋睿动用了拓跋虎、拓跋豹两个豪帅,一万铁骑,准备袭击居住在桑乾河附近的白鹿部落,将他们一举击毙,彻底从地面上抹去。
  
      然而他的计划落空了——他的部队除了烧掉一些草屋外,一个人都没有杀死。整个桑乾河附近的乌桓人、汉人,统统的消失了,所有能带走的东西全部都带走了。
  
      拓跋睿非常生气。一定是老狐狸难楼在第一时间通知了白鹿部落的鹿破风,让他非常从容的组织部落人马全部撤离了。
  
      他恨得咬牙切齿,暗暗发誓要报复难楼。
  
      “酋长,提脱派来的信使来了,您要不要见他?”
  
      拓跋睿回过头来,对着拓跋豹说道:“不见了,你叫他回去告诉提脱,明天早上我们在沮阳城下会合。”
  
      拓跋豹中等身材,一张黑里透红的脸庞,一把浓须,一双眼睛总是隐隐约约射出几丝戒备之色,看上去就是一个稳重心细的人。他没有离开的意思,眉头微皱,似乎有话要说。
  
      拓跋睿再次回头,用疑问的眼神望着拓跋豹。
  
      拓跋睿是个典型的北方人,身形高达威猛,虎背熊腰,一张紫黑色的脸上却出人意外地透出一股儒雅之气,稍稍掩盖了他眼睛内的暴戾和猜忌。
  
      “有事吗?”
  
      “据斥候回报,鹿破风的部队在承山一带出现,被拓跋虎的部队击败逃进了太行山。小帅耶达在黄獐山围住了鹿破风的家人。”
  
      “哦。”拓跋睿高兴起来,“抓住了吗?听说鹿破风有三个汉人妻子,容貌都很漂亮,可都抓住了?”
  
      拓跋豹胆怯地望了一样拓跋睿喜笑颜开的面容,低声说道:“汉人的援军突然出现,把他们全部救走了。”
  
      拓跋睿的脸突然就沉了下来,“这么点事都办不好。耶达呢?”
  
      “耶达的部队被汉军包围,已经全军覆没,一个都没有逃出来。拓跋虎赶去时,汉人早就跑了。”
  
      拓跋睿十几天以来,头一次听说自己的部队受挫,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动了几下。他强压住怒火,闷声问道:“损失了多少人?”
  
      “七百多人。”
  
      “知道汉军的头领是谁吗?”
  
      “阎柔。”
  
      “阎柔?!不就是那个纵横草原的马贼嘛?!原来是投了汉军!”拓拔睿想了一会道:“主将是谁?“
  
      “讨虏校尉刘和。“
  
      拓跋睿的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自己安插在慕容风麾下的拓拔睿鲁耶这个暗子就是死在讨虏营的刀下。
  
      “我们原来以为幽州刺史刘虞在乞伏须大军压境的情况下,即使公孙瓒的辽东援军赶到了渔阳,他的部队在人数实力上依旧处于下风,不会抽调援军赶到上谷战场。现在看来我们错了。刘虞很可能已经看出来我军的意图,目的不是渔阳,而是上谷的沮阳,所以他在渔阳战场形势很不好的情况下,依旧派出援军。”
  
      “他们带来了多少人?”
  
      “不清楚。我们的斥候没有找到他们。不过据保守估计,应该在千人之间。如果部队人数多,很容易暴露形迹的,我们不可能发现不了。”
  
      拓跋睿神色冷峻地望着河面。部队正在渡河,吵吵嚷嚷的,非常热闹。
  
      “如果鹿破风和刘和的大部队会合,他们就有五六千人,这比我们留在涿鹿的部队多。拓跋虎一部三千人已经损失了六百人,人数上我们处于绝对劣势。如果部队的侧翼受不到保护,粮草辎重得不到安全保证,沮阳怎么打?”
  
      “慕容复真是无能之辈,自己不出头,却让慕容济率军,结果在渔阳惨败,还连累了我们。”拓跋睿越想越窝火,破口大骂。
  
      “可是沮阳有上谷郡太守刘绩坐镇,守军至少两千人,加上代郡的兵曹掾史丁原的一千部队,三千人守城。按我们原来的计划,用一万五千人攻打,大概需要十天左右才能拿下。但现在汉人的援军已经赶到,攻城条件不是很好。我们是不是把留在马城部队拉过来,在涿鹿一带留下足够的兵力以应付汉军?”
  
      “不行,拓跋威的部队绝对不能动。那三千人是我们的后备力量,不到万一决不能动。”
  
      就在拓拔睿和部下争论休之际,刘和甲胄在身,骑着战马绿螭骢按辔缓行。在他前面引导的是一脸酷意的关羽和张飞。
  
      “好漂亮的衣甲,待会儿我要了。”一个乌桓小帅哈哈笑道,笑声刚出口,难楼转过身,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希望过会儿,你还能这么说话。”
  
      那人微微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酋长有命,我自然要遵从的。”
  
      难楼转过脸看了一下自己的幼子楼麓,楼麓今年才十八岁,虽然他继承了难楼高大的身材,可是毕竟看起来还有些单薄,特别是在小帅等人的衬托下,他显得比较文弱,不是那么健壮。
  
      可楼麓目不转睛的看着山下越来越近的队伍,看得出来,他对汉人的装扮也非常入迷。
  
      难楼有些不悦,转身进了待客的大厅,罗宫、葛布乌桓首领等人见他脸色不对,连忙收起了笑容,紧紧的跟了上去。楼麓有些不舍的再看了两眼,一路小跑着进了大厅,在难楼的身边坐下。
  
      难楼的脸色更加阴沉,一直到刘和走进来,他都没有吭一声。
  
      刘和走进大厅,在难楼面前站定,一撩身上的大氅,手一摆,刘修小步上前,递上刘虞的书札。难楼勾了勾手指,示意楼麓接过来,楼麓愣了一下,连忙起身接过,双手送到难楼的手中,转身刚准备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却被难楼用眼色制止住了。
  
      “原来是刘使君的使者。”难楼漫不经心将那封早就看过的书札扔在一旁,仰起头,有些傲气的看着刘和。既然是代表刘虞来的,他的担心就没必要了。
  
      刘和轻咳一声:“您错了,我是幽州军讨虏校尉,这封书札,只是顺便替父亲带来而已。”
  
      难楼冷冷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忽然有些不安,他觉得这个年轻的使者与他以前接触过的使者都不一样,有股子说不出的味道。
  
      嗜血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