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魔的盛宴 > 第四十四章 恶魔低语

  狼老七有些惊愕的看向葛兰,发现在他的身上有着一层类似于冰晶的东西在不断脱落。
  “三阶低级魔法—冰之铠?到底是什么时候?”
  在法阵研究课上出现过的,那个戴眼镜的男生波尔也看到了葛兰身上的变化,不禁惊呼了起来。
  一旁的猪五听见他叫唤的声音急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魔法我在一本魔法书籍上也看到过,是将坚硬的冰晶依附在自己的体表之上形成冰之铠甲的魔法,具有很强的防御能力,而且这种魔法也有很高的隐蔽性,一般情况下很难被发觉,在关键时刻能够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但是,这个魔法之所以知名度不是很高甚至可以说是鲜为人知,是因为它本身存在着一些致命的弊端,所以基本上就没什么人会去使用。
  首先它施法起来非常的复杂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做到全身覆盖,其次它创造出来的外壳非常的笨重,会极大的影响法师的行动能力,在给与强大防御力的同时会让施法者处于极为被动的状态,实战时的效果不佳。
  从现在的情况可以推断,葛兰他应该是长时间的将冰之铠依附在自己的体外,之前的所有战斗他都是带着巨大的负重进行的,而此时冰之铠的脱落,负重减轻,他的各方面能力将得到稳固的提升。
  再加上方才的碰撞,葛兰所动用的那个防御魔法多半只是平时积累在法器之中的魔力施放,与此同时狼老七的消耗......“
  波尔在快速的分析着,而猪五此刻已经攥紧了拳头,神色焦急的看着狼老七与葛兰的战斗。
  “喂!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都是误会,葛兰他没有欺负我!喂!别打了成吗?”
  艾米摆脱了猪五的束缚之后,终于可以为葛兰大声的辩解了,但本应是这次事件的主角的她却遭到了所有人的忽视,这些人早就不在乎那些细节了,他们现在只想看到葛兰是怎么被打败的。
  而然,还没有了解到目前这场战斗双方的真实情况的那些看客们注定是无法如愿了。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双方都没有占到多大的便宜,可实际上这场战斗到现在它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此时的狼老七已经换上了备用拳套与葛兰近身搏斗着,他的攻击已经呈现了些许的颓势,而反观葛兰,在他身上的冰晶不断掉落中却是越战越勇,剑法越来越犀利熟练,完全不给狼老七反攻的机会。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攻击会变得这么快?已经快要看不清他的动作了!可恶!只要给我一个机会......”
  狼老七的内心已经变得急躁了起来,他现在完全就是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
  其实他还保有着一些魔力,如果给他机会他还能再释放一次方才那种强度的攻击,而此时的葛兰已经没有了冰之凯的保护,如果命中他就能完成绝地反杀。
  可是,每当他刚有释展冰狼拳的兆头葛兰便会一剑劈过来将那还未成型的冰狼搅碎,并且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崭新的伤痕。
  不知不觉间,那些原本很是亢奋的学生们的炙热血液逐渐冷却了下来,他们的目光变了,变得逐渐失去了神采。
  艾米注意到了周围气氛的变化,有些疑惑的向大厅中央看去,然后便惊叫了起来:
  “骗人的吧?怎么会这样!”
  看着葛兰与狼老七战斗时的场景,艾米不禁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她不是惊叹于葛兰的强大,而是出于对他残忍手段的惊愕,她不敢相信她所认识的葛兰竟然会是这幅模样,残忍、嗜血、而且如此的不留情面......
  殷红的鲜血在城堡的大厅之中四溅,葛兰的每一次攻击都必定会在狼老七的身上留下一道不浅不深的伤痕,而不光是狼老七的身上,就连葛兰的衣服上都沾染上了不少鲜血的印记。
  这已经不是决斗了,这分明就是单方面的虐杀,明明葛兰早就可以了结对手但此刻却像是在享受着这种残暴的过程似的用着锋锐的剑刃不断切割着狼老七的肉体。
  葛兰的下手很准,他的每一次攻击虽然都不至于致命,但是叠加起来却能让对手感受到绝对的痛楚。
  狼老七的身上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无数伤痕,整个人都变得有些血肉模糊了起来,但葛兰依旧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反而变得更加疯狂了起了。
  又是一剑劈了下去,而这时的狼老七就连站起来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见他半跪在地上不断的喘着气,他的气息十分的粗重,当那一剑劈在他后背的时候他顿时就发出了凄惨的吼声。
  一缕鲜血溅到了葛兰的脸颊上,葛兰面部表情扭曲的笑了起来,用他的那双鲜红的眼眸环顾着四周,他狂笑着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无尽嗜血的气息。
  “这就是恶魔吗?”
  波尔早已经不再分析,他看着大厅中的残暴景象双目瞪得通圆,一种极度的恐惧氛围伴随着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息在同学间悄然蔓延着。
  他们都还是学生,并没有太多的涉入社会,看到如此残忍血腥的画面很多人都是一阵肠胃翻滚,更是有一些胆小的女生直接吐了出来。
  “谁来阻止他!”
  艾米颤抖着身体,无比惊慌的喊道,然而如之前那般并没有人理睬她,他们都被身上沾满了狼老七鲜血的葛兰所震慑住了,呆滞的眼神之中只有惊恐,哪还有勇气上去营救。
  “对!对!就是这样!”
  “杀了他!快杀了他!”
  “你的身体因施虐的快感而兴奋着,你的刀刃在渴望着鲜血!”
  “就这样刺下去,杀了他!你的一切欲望都将得到满足!”
  “......”
  葛兰的大脑早就已经停止思考,他忘记了背负的东西,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忘记了利卡,忘记了所有。他迷醉于鲜血的味道,享受着残虐,就这样一剑一剑的切割下去。
  他从没有这么爽快过,仿佛过去的一切苦闷都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只见他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对准了浪老七心脏所在的位置就要向下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