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魔的盛宴 > 第六十二章 混战 三

  “呼~!呼~!”
  巨龙拍打着沉重有力的双翼,产生回旋上升的气流,将四周的雾气逐渐驱散开来。
  当一切的尘埃散去,只见地面之上竟是出现了一个半径超过百米的巨大圆圈,那圆圈的边缘是深邃的沟壑,而在那沟壑之中弥散着尚未消散的可怖魔力,隐隐间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
  在圆圈之外,数百米的地面崩塌裂解,一道道锋锐的割痕交织在大地之上,沟壑内的情况要好一些,但原本矗立在其中喷射着蔚蓝光柱的冰之城堡俨然化作了一片废墟,变得暗淡无光没有生气。
  肖恩优雅的悬浮在空中向下招了招手,一声声龙吟交响,在他身旁的十五头龙骑顿时载着所有的恶魔朝着下方的那片冰系城堡的废墟猛扑了过去。
  “动手!”
  废墟之中,奇诺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解开了方才掩藏生气的屏蔽魔法,只见他抬起法杖,直接对准了一头龙骑,在他的眼神里没有怯意反而是充满了一种近乎疯狂的执念。
  奇诺现在的状态很不好,本来他一个人对抗肖恩方才的魔法的话也不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但为了保护冰系之中的其它法师,他不得不展开了法阵,硬抗了一记。
  一层层冰蓝色的法阵沿着奇诺所指的方向层层叠加,一瞬间构建成型,繁奥的符文在加速跳动,就在那速度达到极限的时候,一道洁白的光线倏地跨越了上百米的距离,直接命中在一头龙骑之上,并在下一刻穿透了出去。
  厚重的冰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那细微的伤口处向外扩散,整个龙骑仿佛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化作巨大的冰块向着下方径直坠去。
  骑坐在上面的恶魔不得不从龙背上跳了下去,眼睁睁看着他们的魔龙坠落在地面上,摔成了无数的碎片,随后转头愤怒的冲向了废墟的方向。
  肖恩一把抓住了那穿过龙骑激射过来的白色“光线”,只见那是一根长约半米的冰针,极冷的寒气沿着肖恩的手臂向上蔓延着。
  不过肖恩也仅仅是皱了皱眉,轻哼了一声,就将那冰针掰成了两段,让其化作粉末消散在空气之中。
  而正当肖恩调动魔力准备反击的时候,奇诺已经飞了上来,来到了和他同一水平面不到一百米的位置,就这样与他对峙着。
  “怎么,打算投降了吗?很抱歉啊,你们这些干扰秩序的罪恶信奉者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投降的机会。”
  肖恩用他的舌头舔舐了一下手爪上的利刃,一脸讥讽的看向奇诺。
  “你以为你已经胜券在握了吗?在我的领域之内,你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奇诺并没有示弱,一双眼睛紧紧盯视着肖克,一字一句的说道,而在他说完的时候,冰系城堡的废墟突然散发出了耀眼的蓝白色光芒,蓦然间将所有的一切都囊括在内。
  无数的冰之精灵在洁白的雪花飘散间舞动着,地面上,冰系的法师发起了迅猛的反击,那一道道蔚蓝色的光晕突然变得凝实了很多,向着天上的恶魔激射而去,而那些恶魔就像是受到了什么约束,行动变得异常迟缓了起来。
  “哦?同样的招数,你还想再次施展吗?”
  肖恩轻笑了一声,只见一圈暗红色的光轮从他的脚下蓦然爆开,并且转瞬间扩散至整个战场,与奇诺方才释放的冰寒领域纠缠在了一起,相互争斗着主导权,这就是属于肖恩的领域—鲜血之狱。
  原本在奇诺的领域作用下士气大振的冰系法师们突然感受到自身的气血不受控制的在自己的体内四处翻滚着,仿佛血管就要炸裂般的难受。
  而反观恶魔那一边,却是气势大涨,好像完全没有了之前冰寒领域的影响,速度和力量不再受到制约,向着地面上的那些法师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一时间,各种冰之造型魔法还有速冻魔法,与恶魔们形形色色的黑暗魔法碰撞在了一起,战况无比的激烈,仅仅是几次呼吸之间,恶魔方面就已经取得了巨大的优势。
  而天空中,奇诺被肖恩的一爪猛地击飞,一道深长的爪痕从他的右肩处一直延伸到腹部的位置,他之前就已经消耗了太多,现在根本就不是肖恩的对手。
  “别再徒劳挣扎了,已经结束了!”
  肖恩再次缓缓抬起了右手,无数细密的暗红色光纤从他身下的领域中剥离,融入到一只虚幻的巨爪之中。
  刀疤恶魔本正一脸无趣的观望着肖恩和奇诺之间的战斗,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对着一旁的亲卫吩咐了几句,嘴角略微上扬了起来......
  “......无尽的时空,摇曳之银,请为我们指明方向!”
  在一声声悦耳的女声念诵下,密室之中,一面有着奇异符文雕刻的墙壁忽然震动了起来,只见那一圈圈符文以螺旋状排列的方式飞速旋转着,并且越转越快,散发着某种神秘的银色光芒。
  在所有学生无比震撼的目光中,一个形似旋涡的银色甬道倏然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孩子们,快进去吧!通过这个甬道,我们就安全了。”
  禾木一边支撑着法阵的运转,一边微笑着对着那些学生们说道。这便是冰系最后的逃生手段,通过早先设立的远距离传送法阵,把学生们送到安全的地方。
  在禾木的鼓励下,一些胆大的学生略微犹豫了,便率先跳了进去,而其它的学生则跟在他们的身后相继走了进去。
  在最后一个学生走进旋涡的时候,禾木启动了法阵的自毁装置,站在旋涡之前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随即转身跳了进去,而就在她跃入甬道的那一刹那,剧烈的爆炸吞噬了密室之中的一切,甬道也随之闭合......
  “葛兰,有时候我真的看不懂你,你所做的这一切事情的动机到底是什么?你明明不需要做到这种地步......”
  瑞恩看着前方那不算十分宽阔的背影,缓缓的开口问道。
  “现在就别问这些无聊的问题了好吗?利卡她应该就在前面了!”
  葛兰打断了他的话语,没有让他再继续说下去。而就在他们分心的时候,静谧的脚步声从他们身前黑暗的通道处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