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魔的盛宴 > 第一百零二章 哥哥 三

  “所以,作为这一切的前提,你必须死!”
  越来越多的魔力因子向着冰雪骑士手中的巨剑汇聚,在外界魔力源源不断的注入下,剑身绽发出了一层耀眼的白色。
  恐怖的威压从剑身上释放了出来,并且以几何倍的速率增长,以冰雪骑士所站立的地方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了出去。
  地面上,坚硬的石块碎裂了开来,产生出的废屑撞击在佩恩身前的魔导防护罩上,发出“咯噔咯噔”的声响,他就在这护罩之中凝视着路易斯,一双幽蓝色的瞳孔之中充斥着杀意。
  “你以为事情是你想得这样简单吗?不是的,佩恩!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路易斯努力抵挡着这股威压迈步向前,试图在强劲的风暴中睁开眼睛,他对着佩恩大喊道,但由于风声的缘故,让人听起来很不真切。
  就在这时,塞东妮亚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挥手为他抵消了这股风压。
  路易斯有些诧异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那道宛如记忆中的,纤弱而又孤独的背影......
  “怎么?你还不走吗?还想为他出头吗?我之前已经提醒过你了吧?既然你不肯跟我们做朋友,那你就是敌人,跟着他一起去死吧!”
  佩恩近乎癫狂的咆哮着。
  此时,冰雪骑士已经停止了蓄力,原先的风暴消失了,那具光洁的反射着幽冷光线的银白色铠甲完全暴露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
  只见它弓着腰,将剑收在腰间,没有任何的魔力外放,空气,显得尤为的静谧,只有淡淡的白雾围绕在它的周围逐渐消散。
  葛兰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一滴冰凉的汗水沿着他的脸颊滑落。心脏不受控制般的剧烈跳动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悸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破灭之刃!”
  就在这一片沉寂当中,佩恩轻声低语,冰雪骑士的剑刃应声挥出。
  肉眼可见的气爆在他挥剑的那一刻便撑爆了整个空间,在剑身挥砍的途中,海冰骑士脚下的地面就因承受不了那股巨力而开始崩塌,裂解。
  又是一道白光,象征着死亡的刀锋在声音尚未到达之前便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已经来不及......这是葛兰此时脑海中唯一的想法,无论是抵挡而是逃跑看上去似乎都是徒劳的。
  灼目的光线让葛兰忍不住闭上眼睛,但是那种刺骨的恐惧又强迫着他再次睁眼,而当他再次看清眼前的事物的时候,他那原本微眯的双眼愕然睁大。
  “被......冰封住了......”
  佩恩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情,他自以为现在的自己已经掌握了近乎世界顶峰的力量,可是在他的操控下,冰雪骑士的全力一击却被如此轻易的挡下。
  只见,塞东妮亚此刻正站立在众人的身前,她的右手前指,那冰雪骑士方才所挥出的“刀光”,以及伴随着它所产生出来的气爆都在这一瞬间被冻成了华丽的冰雕。
  极寒的温度仿佛将一切都静止了,冰雪骑士脚下溅起的石块以细密的冰丝相连,悬浮在空中,依旧保持着向上弹动的趋势。
  弧形的剑气,在触碰到塞东妮亚食指指尖的一刹那便被永久的冰封,沿着它的惯性而向着两边喷射分散出去的气流也在那一瞬间化作了羽翼般刺骨的冰晶。
  洁白色的羽翼撑破了整个大殿,向着塞东妮亚的身后展开,并且顺着气流上升的轨道一直延伸出去,直至天空......形成了一副让人为之震撼的画面。
  “连爆裂的空气也能冻住......骗人的吧?”
  那气流在空间中运动时所造成的华美曲线被完美的映射了下来,一道道流线状弯曲的优美弧度在凝结的冰雕中优美的呈现。这简直就是一个个精致的艺术品,在静止中包含着一种动态的美。
  德林果已经被彻底的震慑住了,他虽然早就知道那位魔禁大人非常的厉害,但是却从来没想过,她竟然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还没有结束!冰雪骑士,给我站起来!我命令你快去给我干掉他们!”
  佩恩此时的面庞已经近乎扭曲,他疯狂的咆哮着,将手中权杖的功率开到了最大。
  “咔~!”
  一系列冰晶破碎的声音响起,冰雪骑士体表上的冰层开始不断的脱落,只见它慢慢挣脱了冰封的束缚,又再一次站了起来。
  它的铠甲表面依旧十分的光洁,看样子并没有受到什么实际上的伤害,它就这样一步步向着塞东妮亚走了过去,然后在她的身前突然停下。
  葛兰一行人下意识的向后退去,他们现在的心里多少有些紧张。虽然他们都已经见识到了塞东妮亚的实力,但此时仍旧不由自主的担心了起来。
  “对!就是这样,杀了她!”
  在魔导护罩中,佩恩捏紧了拳头,大声命令道。
  他的话音刚落,冰雪骑士却突然丢弃了手中的巨剑,朝着塞东妮亚单膝跪了下来。
  “什么?”
  不仅仅是佩恩,就连葛兰他们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因为这一切来的实在太过突兀,原本还在和他们战斗的冰雪骑士忽然向着塞东妮亚宣誓臣服,这一时间确实很难让人接受。
  “喂~!你跪下来做什么?那是你的敌人啊!快给我站起来消灭她!”
  佩恩慌乱的挥舞着权杖,可是无论他怎样下令,冰雪骑士就是不为所动。
  “可恶!”
  只见他用力拍打着权杖,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权杖上的水晶突然应声破碎。那一直围绕在他身旁的魔导护罩消失了,而他额头处的印记也在逐渐消散。
  “这一千年来,辛苦你了!”
  塞东妮亚凝视着眼前的冰雪骑士,柔声说道。
  银白色的法阵在冰雪骑士的脚下悄然浮现,绽放了出耀眼的白光,它的身躯就在这白光之中不断地下沉,直至消失不见。
  而当法阵完全闭合之后,只见在塞东妮亚的额头中央,一道六棱雪花的印记隐隐若现......所谓的“应海冰之名召唤”,实际上寓示的便是应海冰天使的召唤而来。
  在一千年前正是她协助建造了这座宫殿,并且留下了这套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