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魔的盛宴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疑惑

  “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将葛兰支走。”
  凛冬城的城楼之上,路易斯遥望着葛兰离去的背影独自说道。
  “反正他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还不如让他出去多见识见识。”
  透明的水花逐渐凝聚成少女的样貌,清脆空灵的声音在路易斯的耳畔响起。
  “您说过,极夜之堡的学士们预估错了,封印根本支撑不了那么久,它将会在今后的第七个月里彻底的破裂。
  可是......您应该知道的吧?整个阿达克斯洲都位于北极圈的边缘,绵延二千多公里,气候条件极其恶劣,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因为极暴而无法通行。
  即使是在没有极暴的时候,厚重的积雪与大风也会使行程变得极为缓慢。
  葛兰此行就算是所有的路径都采用最佳的方案,并且一路上都畅通无阻,那至少也需要八个月的时间才能通知完所有的部落赶回来。
  而到了那个时候,一切就都已经结束了......”
  说到这,路易斯长舒了一口气。
  “说不定他能够及时回来呢?”
  塞东妮亚近乎调侃式的说道。
  “放心吧,封印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
  见路易斯还想说些什么,塞东妮亚又接着说道,在说完之后她便化作水珠再一次的消散在空气之中,完全不给路易斯反驳的机会。
  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栏杆,路易斯苦笑了起来。
  ......
  茫茫的冰原之中,除了婓鸟的足迹和雪橇经过时在雪地上所留下的划痕其它什么也没有,在苍白的大地上行驶了不过半天的时间,葛兰已经逐渐失去了他的方向感。
  冰雪中的世界是如此的单调,辽阔的冰原上没有任何参照物的存在,而且由于维度较高,此时白昼的时长要远大于黑夜,这所谓的半天也是葛兰估摸着感觉出来的。
  在这样的环境里,地图实际上也就成为了摆设,葛兰很快就意识到,如果要想准确的到达目的地的话,就有几个量必须先确定。
  那便是方向,速度和时间,首先找准方向是一切的前提,而只有明确自己的速度然后和行驶的时间相乘才能够得到自己已经行驶的距离。
  虽然这不是唯一的方法,但在知道这些量之后就能够通过地图上的标识来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
  而就在葛兰将手伸向天空,想要估算太阳位置的时候,他看见了佩戴在自己右手中指上那枚散发着淡蓝色光泽的空间戒指......
  “我去!我怎么把这么方便的东西给忘了!”
  葛兰将自己的意识潜入戒指中探寻着,突然惊呼了起来,然后只见他从戒指中取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空间魔能石,将它平放在地图之上,然后再向其中注入了自己的魔力。
  而后,在葛兰的魔力注入下,魔能石开始分解,转换成一种纯粹的能量融入到皮质的地图之中,然后那地图泛黄的表面便逐渐泛起了一层银色的光晕。
  一个黑色的标记就这样出现在了地图之上,而那,便是葛兰此时所处的位置。
  其实这种地图禾木老师之前也给葛兰用过,只不过他之前拿在手中的并没有经过空间魔能石的激活,所以才和普通的地图无异。
  “好了,接下来先去......北极狐部落吧!”
  葛兰看着地图,逐步规划好了最佳的路线。
  ......
  夜幕已深,利卡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住着,她回想起晚上泽夫对她所说语的话只觉得一阵的后怕,她此刻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塞拉他们。
  “你也别太紧张,我只是觉得在那女孩体内余留的药剂的配制手法和成分构成与我之前认识的一个人制造的生命之息非常的相似。”
  那个时候,泽夫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做过多其它的举动就离开了。
  “不行,实在是太在意了!”
  利卡自语着,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悄悄的从房间里溜了出去。
  此时,古堡中的烛火已经全部的熄灭,利卡就借助着从天窗洒落下的月光在寂静幽暗的过道中摸索着前进。
  她想看一看那些所谓的病人,她想知道那些病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怀抱着这样的心情她来到了位于城堡东侧重症患者所在的地方。
  与普通病房的病人相比东侧重症室中的病人要安静许多,从没发出过任何的呻吟和说话的声音,更没见到他们出来走动过,就如此刻一般寂静的可怕。
  “咦?竟然没有上锁!”
  就在利卡扳弄着把手思考着如何打开病房房门的时候,她惊讶的发现这里的门竟然没有上锁。
  短暂的迟疑过后,她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在病房中并没有任何光线的存在,因为没有窗户所以完全就是漆黑一片。
  利卡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着,想要寻找什么能够照明的东西,而就在这时,只听“咔”的一声轻响,房间中的魔能原灯突然被人打开了。
  刺眼的光线让利卡的眼睛恍惚了片刻,她此刻的神经已经紧张到了极致,心脏剧烈的跳动带动起全身的血液,使身体的肌肉一阵收缩。
  没有多想,利卡飞速的转过身来,然后她便看见了一模一样的两张泛着困意的睡脸。
  “哈~!利卡姐姐,你现在在这里做什么?晚上睡不着吗?”
  没有想象中紧张敌对的氛围,拉姆打了个哈欠说道,脸上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看上去非常的可爱。
  “我说你啊,对这里的病人莫非是有特殊的癖好吗?非要半夜三更的跑来这里?害得我们还以为是什么贼人偷偷溜了进来。也罢,既然已经确定是你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真是的,原本的美梦都被打搅了!还请您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
  吉姆板着个脸,颇为冷淡的说道。
  “嘛......我真的不是怪人!”
  利卡虽然现在很想这么说但她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因为她今晚所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可疑了,也很难解释的清楚。
  不过,这也让利卡更加的疑惑了,既然她们对自己的行为如此的放松,那这房间里面的病人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喂~!我劝你还是不要回头看得好!”
  利卡正这么想着,刚准备回头去看的时候,吉姆冰冷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与之前的懒散不同,她此刻的语调与眼神都非常的认真,银色的月光映照在她的脸颊上,未被包裹的紫色右眼在此刻折射出危险的光芒。
  “没什么关系的,既然利卡姐姐想看的话,那就让她看好了,不然她会睡不着觉的。”
  这时,一旁的拉姆突然说道,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
  只不过这抹微笑在利卡此时的眼中却是如此的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