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妹妖妃 > 第1005章:无众生相
    “爷啊您在臣妾心里一直都是一座大靠山啊!如果这个世上要是没了您的话,臣妾可该如何独活呀?”
  
      姬皇听了这话以后,心里的男人雄风一下子就找到了兴奋安放的港湾。
  
      “爱妃此言说的甚好,夫为妻纲嘛!朕不是你的靠山,还能有谁是你的靠山呢?”
  
      姬皇说着轻抚着她的头,眼神里的柔情也逐渐地升腾起了自信的翅膀
  
      然而,此时靠在他怀里的妘媚儿却面露凶光,眼神陡然间闪出一缕狠戾的光芒。
  
      于是,一段段隐隐作痛的往事便不由得浮上了心头,她的脑海里暗潮涌动,一个怨毒而痛苦的声音暗暗地提醒她:“绝不放过你!”
  
      靠在姬皇的胸膛上她冷笑了一下,姬皇还以为她的笑意是因为感动了。
  
      “靠山夫为妻纲呵呵!当真是好笑至极!”
  
      想到这里,她不觉暗自冷笑了一下,眼神里的狠戾之气越发强烈了。
  
      “呵呵n就是n!从来没有例外过的。”
  
      她想到这些,她直觉得胃里一阵阵不停涌动的酸水令她难以抑制。
  
      “哎爱妃呀!你怎么一说到点儿感动的事就总是难过呢?怎么会如此多愁善感呢?跟你那勾魂夺魄的舞姿可真是一点儿也不般配呀!难道你们女人都这样吗?”
  
      妘媚儿听了他这话,不禁咬了咬牙,眼神里的狠戾之光已然在喷火了。
  
      “呵呵呵呵”
  
      她忽然不笑了,脸上的表情瞬间就让姬皇看不出到底是几个意思了。
  
      “呃爱妃呀!你这是怎么啦?为什么一会儿感动一会儿生气呢?”
  
      姬皇立刻就不淡定了,心里的疑惑也如暗潮一般涌动。
  
      “没、没有啦!”
  
      她瞪着眼盯着姬皇的脸,眼神里分明又恢复了柔和,而姬皇却以为她在深情地注视自己。
  
      “噢那是怎么啦?难道是朕想多了吗?”
  
      她没有再过多的说话,就只是默然不语的点了点头。
  
      “哎爱妃呀!朕又何尝不是跟你一样呢?朕遇到你真是难得呀!没遇到你之前只觉得江山和皇位都是暗淡无光的”
  
      他轻轻地浅叹一声便又把妘媚儿的头轻揽过来,紧紧地抱住她,紧的快要令她犹为不适了。
  
      “呃”
  
      “这个臣妾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呢?”
  
      她的提问让姬皇箍住她的臂膀放松了一些。
  
      “爱妃有何疑惑,尽管讲来便是了”
  
      姬皇不觉放开了她的薄肩。
  
      “一个女人无论她多么美丽,倘若没有欣赏自己的人也一样是可悲的,然而一个男人爱不爱自己,这个还是非常容易判断出来的,就拿姜贵妃姐姐来说吧!当时臣妾刚进宫的时候还以为她是皇后呢!后来听到丫鬟们说起再看到姜贵妃姐姐前来招呼我,我还真的以为她就是母仪天下的风姿呢!想不到说话间,无意的近距离接触之后臣妾才发现了她的秘密,臣妾就纳闷儿了呢!还在想为什么当时会那样以为呢?”
  
      “你这样想也挺正常,其实她这些年虽然是贵妃的地位,但是一直掌管着皇后的凤印。”
  
      姬皇蹙眉沉思,然而妘媚儿的好奇心似乎却像瞬间开启了笼门的鸟儿,迫不及待的想飞。
  
      “原来如此,难怪贵妃姐姐看起来如此霸气,原来是有实力的,不过怎么想也总觉得时隔了那么多年,皇上也应该考虑考虑立个皇后了。”
  
      “哎你不懂呀!”
  
      姬皇轻轻地微抿了一下唇齿:“兴许没错吧!不过我以为立后的人选怎么也难以再找到比当年的妘皇后更合适的了,想来你也一定是想做朕的皇后的,对吧?”
  
      姬皇的神情略略狡黠,他的言外之意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她不禁愣了一愣。
  
      “是呀!敢问这宫里又有哪个女人能不想呢?”
  
      她神色凝重,叹息了一下。
  
      “所以说这其实也是各怀心思!”
  
      姬皇歪坐于龙案前手杵脸颊,望着远处的宫殿屋檐上那随风飘摇的绿草。
  
      “奴婢倒是觉得皇上的苦心没有几人能懂!”
  
      “咦?此话怎讲呢!”
  
      姬皇闻言,不禁凝眉疑惑了起来。
  
      “那当年的妘皇后可真是在民间挺有口碑的呢!可能皇上不常出巡,对于一些流传的佳话也就不太清楚了吧!”
  
      “哦?还有这种事情的吗?那么民间流传着怎样的佳话呢?”
  
      “虽然臣妾没有进宫之前只是一位民间乐团的舞姬,但是常常穿梭于寻常百姓的各种酒席宴会之间,也算是略有耳闻吧!”
  
      姬皇背着手,冷笑了一下,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
  
      “那爱妃不妨说来听听看”
  
      妘媚儿揉着额角,脸色也比之前越发的柔和了。
  
      “据民间那些人的议论呀!这妘皇后的事情或许本来就是一场事先设计好的计谋,只不过兹事体大又碍于众目睽睽,所以她的牺牲哪怕就算是冤枉的也是难以得到声张呀!”
  
      妘媚儿说到这里时候,唇角隐隐地牵扯起了一抹冷峻的弧度。
  
      “其实”
  
      姬皇突然一抬手,瞬间打断了她的话。
  
      “怎么啦?”
  
      妘媚儿蹙眉追问道。
  
      “既然常言道一刻胜百年,那么我们此时此刻岂不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吗?”
  
      姜贵妃故作淡定的笑了笑。
  
      “哪里呀!本宫只是有点儿急,所以不小心抓重了,这也是跟皇上一样,出于对你的一片喜爱之意呀!”
  
      “呃要不、要不咱们一起去?”
  
      “好好好!赶快去跟将军禀报一声吧!”
  
      两个老宫娥你一言我一语的起身去向殿外的金将军说明缘由了之后,就双双飞速离去
  
      “这老宫女可真是事多,要是换做在我的军营里从军的话我必定早就拉出去重罚了!”
  
      他苦笑着直摇头,接着又顺手将腰间的配剑换到了另外一边的位置上。
  
      “这后宫妃嫔一个个的真是可怜人啊!她们生前争宠夺爱,争风吃醋又提心吊胆的享受人前风光,可是又有多少人觉悟过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呢?世间哪儿有自己妻子难产,丈夫明明近在眼前却置若罔闻的事?哎”
  
      金伯漓想到这里,却又苦笑着摇了摇头。
  
      “啊!!!!!”
  
      当他正靠着桌案边儿打盹儿的时候,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惊得他立时就跳了起来。
  
      “谁?!!!”
  
      当他起身拔剑,左右环视了一圈儿之后却一无所获。
  
      “哇哇哇哇哇”
  
      此时,内厢里传出了一阵如幼猫儿般细弱的啼哭之声。
  
      “啊这是怎么回事?!!!”
  
      闻声有异,惊愕无比!
  
      他更是来不及撩开帘子,就直奔着姜婕妤的产房冲了进去
  
      她目瞪口呆了许久之后,才怯生生地问道:“主主子怎怎么啦?”
  
      “哎没你什么事!”
  
      “哦”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