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地下城与魔物 > 106

  虽然时间紧迫,但是凡尔没有打断克夫说话,明白这个同伴喜欢的不仅是魔物,最近迷上了装备的识别,索性让他把话说完,平时沉默寡言的同伴,能够多说几句话,凡尔是乐意为这样的事情等待的。
  说话的克夫注意到凡尔的微笑,立即想起他们现在正要去与同伴会合,就马上住口不再多说,每一分一秒都需要抓紧,科嘉在担心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担心科嘉一边的情况怎样。
  他们整顿一下装备上路,这名隐魂猎魔师的潜伏,让他们更加警惕起身遭的环境,至于凡尔是如何发现偷袭者存在的,克夫和杜拉都是好奇,这是凡尔第二次发现有不怀好意的猎魔师潜伏了。
  凡尔一边走,一边回答,对于同伴的好奇,他很愿意解答,至少让寂寞的旅途多了一些可以讨论的话题,而这样的讨论,能让同伴获得懂得的冒险经验:“每一个陌生的环境,都有环境原本的面貌,任何外来事物的借入,都会或多或少的造成原有环境的变化,这变化有的近乎是不能发现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达到新的平衡,有的如果仔细观察,总能找到少许的蛛丝马迹,这些,我都是最近几天跟为我讲解的那位军方老将潘森那里学会的,似乎他们早就想好让我们执行这一次的任务,给我讲解了不少身为出色猎魔师需要掌握的知识,当时我同样是在猜测,不太确定,直觉那里的冰面不够厚,是那名猎魔师耐不住性子用力踏碎了脚下的冰面。”
  说到这里,凡尔突然止住,眉头皱了皱,刚才似乎想到什么,整件事情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可一时间又想不通,哪里不太寻常,杜拉在旁说道:“这都能看得出来,凡尔我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我可是什么也看不出来,就算给我几天的时间,只要那人不动,我恐怕仍旧是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被打乱思绪的凡尔,微微一笑,不再去想那些让自己烦心的事情,注意力集中在此刻身处的环境。
  石道尽头相连的洞穴,不久走到,凡尔停在洞口,观察里边的情况,结冰的岩壁多处破裂,满地是幽魂之口的尸体,掉落一地的武器,全带着血,在角落有十几名衣服被扒开的猎魔师惨死,或内脏从肚腹的伤口流出,或四肢不全,死状悲惨,有很长的血迹从洞穴各个地方拖向他们,除这群人,另有一群尸体被袍子盖着,堆放在另外一角落,种种迹象表明这里刚结束完一场大战。
  “应该是场混战。”凡尔说道,“那边的一群人的尸体应该是同伴来不及带走,只能匆匆的用袍子盖好安放。”
  他召唤百战雄狮代替自己进入洞穴,魔宠鼻子嗅着冰地,缓慢的踏步,口里发出低沉的嘶吼,血腥唤起了它好战的本性。
  确定没有陷阱存在,凡尔和杜拉、克夫三人才踏进洞穴,刺鼻的血腥没有让他们皱眉,早习惯这种气味的杜拉双手持着匕首,警备着,目光环视四周,像凡尔一样,观察冻冰的厚度是否有不寻常处,可一片狼藉的洞穴对他来说,到处透露着危险的信息,这让他显得不安起来。
  “有人么?”杜拉紧张的问道,靠近了凡尔站住。
  凡尔摇头,犹豫着说道:“应该不会有人了,这群猎魔师有可能是为争夺什么东西发生的战斗,并且引出了隐藏冰后的幽魂之口,百余个破口,他们除要应付对手,还需防备这么多魔物的攻击。”
  凡尔将一具尸体用剑移至自己身前,指着那人的双脚,有两头幽魂之口紧紧的咬住了他的小腿,即便是死去也没有松口,说道:“被幽魂之口咬住,想要摆脱它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们除要防备猎魔师的偷袭,一会还需小心它们,越通往幽魂地窟里面,这些魔物的聚集数量应该会越多。”
  洞穴地面另有血迹一直滴落向连接的两条石道的右边一条石道,冰面还留着纷乱的脚印,观察到这里,凡尔突然叫道:“不好,他们去的不是通往二层入口的石道,而是选择了通往外围的这一条石道,他们应该是想出幽魂地窟,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一次他们的收获不小,已经不需要在接下去冒险,以免遭遇其他猎魔师的袭击,第二种可能他们受的伤不能够再支持他们接下去的冒险,如果是这样,他们一定会选择最近的路,尽快出幽魂地窟,可能会与科嘉他们相遇,我们要马上追上他们才行!”
  没有多停留,凡尔、克夫、杜拉三人立时行动,直接奔向洞穴连接的右边石道,为保存战斗力,凡尔将百战雄狮收回,三人沿着石道一路狂奔,石道生存的魔物全部被那群猎魔师击杀,它们的尸体满地都是。
  伴随脚踏的冰面猛地下沉,凡尔高声叫道:“小心!”提醒跟随在后的杜拉和克夫危险临近,杜拉早将魔宠召唤,星辰马快速飞过,身子下沉的凡尔抓住星辰马的脖颈,翻身上了它的背,脚下是一个深坑,有一米多高,锋利的剑刃插满下方的冰土,与此同时,有两道水质的波纹从道路前方一掠而至,匕首从旁现出实质的颜色,划向凡尔的脖颈,另外有四道水质波纹停于远处,波纹中有长弓的形状显露,紧接着是四箭飞射而来。
  星辰马带着凡尔躲闪,边闪边靠近远处射箭的四名猎魔师,此时他们因为攻击现出了真身,凡尔跳落在他们面前,左手焰石重剑,右手龙牙骨剑,双剑横斩向前,那四名猎魔师只好退后,凡尔踏步跟上,他们身影凭空消失,瞬移出现在一米的距离外,这【闪烁】的施展让他们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看来是没有多少体力再施展天赋。
  没有人骑乘的星辰马迅速折返,凡尔直接攻击这四名利用弓箭射杀他们的猎魔师,那两名使用匕首靠近的猎魔师被克夫和杜拉缠住,克夫的近战能力不出色,与跟自己战斗的猎魔师出手对攻了几次,就已经险些招架不住对方的攻势,幸好星辰马的及时返回,他不必在担心对方的匕首会伤及自己,只顾全力挥舞铁剑攻击。
  而与杜拉战斗的那名猎魔师,显然是体力不支,施展一、两次天赋后,握着匕首的手开始颤抖,这让杜拉更加凶猛的挥动匕首,将他击的不停的闪躲,几次脚步踉跄,险些被杜拉的匕首划中要害部位,即便在体力不支的情况,他们也能够作战这么久的时间,凡尔目光快速的从同伴那里收回,继续攻击着面前的四名猎魔师。
  其中一名年老的猎魔师用匕首格挡开凡尔攻来的一剑,急促的说道:“你们知道我们是谁么!攻击我们!”
  老人的话证实了凡尔心里隐隐的猜测,这几名猎魔师明显是留下殿后的,以防有别的窥视他们的猎魔师一路尾随跟上,好让主力猎魔师顺利前行,不管是这群猎魔师的人数,或者他们的秩序,都表明他们不是一群普通的猎魔师,那些因为暂时的利益组成的猎魔师队伍,绝不会有人愿意冒险留下殿后的,何况是这样拼命?
  双剑逼退四名猎魔师,他们无奈再次拼尽全力施展【闪烁】,保持与凡尔一米多的距离站定,凡尔也没有出手,静静的看着这四人,与克夫和杜拉作战的两名猎魔师全部被击倒在地,身受重伤,凡尔阻止了杜拉将他们杀死,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前边还有多少你们的人,你们是要出幽魂地窟对么?”
  凡尔面色沉凝,他心里并无对这群猎魔师心存怜悯,只是想要从他们口里得到一些自己需要的信息。
  那名年老的猎魔师在旁人的搀扶下,猛力的咳嗽,眼神不定的观察着凡尔,突然眼睛一亮,惊喜的说道:“你们是效力尼亚山堡的驻守猎魔师,在古战地下城猎杀死兵刃野猪王的那几个孩子!我曾经看过你们的画像!”
  凡尔一愣,然后点头,表示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同时往前移动了半步,声音冰冷的说道:“你们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好,我们不用死了!”那名年老的猎魔师或许是因为太兴奋,胸口向前微微的一挺,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不过他反而笑道:“有你们在就好,我们是雷鸣要塞的驻守猎魔师,这一次听从领袖的吩咐前来执行任务,寻找一种植物。”
  “植物?”凡尔更为警惕。
  “是的,生长在幽魂坟地的一种能够吸收地底死气的植物,冷魂吸食草,一种只在阴冷地带生长的植物,能够吞食溃烂的伤口,是非常稀有的药物材料。”老人的回答让凡尔心里放松一些,确定这群人和自己前来执行的任务没有关联,凡尔不打算杀死他们,同是为军方效力的驻守猎魔师,如果杀死他们,事情被军方知道,这对自己一行人今后在军方的处境会有很大的影响。
  杜拉和克夫扶着那两名受伤的猎魔师过来,他们人中最年老的那名猎魔师,看来是几人中领队的,知道凡尔、杜拉、克夫三人不会再对他们出手,无力的坐到地上,说道:“你们的恩情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是雷鸣要塞驻守猎魔师队伍之一‘风行’猎魔师队伍的成员。”
  老人在观察凡尔的眼神变化,发现他在听到自己说出了身份以后,神色如常,没有丝毫的变化,苦笑道:“你们没听过我们的名字也正常,我们已经不复往昔的荣光,在雷鸣要塞,那里强大的猎魔师太多,至少我们仍是领袖最信任的猎魔师队伍之一。”老人的语气带着一丝落寞,似是在追忆往事,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凡尔没有心情听他说起过往如何,对于他的失神,出声问道:“你们似乎刚发生了一场大战,受的伤不轻,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或许会帮助你们一起走出幽魂地窟,我们原本就是打算来这边冒险的,但现在和同伴走散了,我们正要去与他们会合。”
  凡尔隐瞒了自己一行人来这里真正的目的,他的话立即赢得这几名猎魔师的好感,老人知道自己刚才走神,歉意的说道:“人老了,总是喜欢回忆过去的事情,如果你们愿意帮助我们就太好了,你们果然如格勒大人说的那样,你们没有为我们雷鸣要塞效力,真是我们的损失,这一次我们全队一百多人全部来到了这里,受到了几支猎魔师队伍的联手围杀,他们的人数很多,意图似乎是想要让我们这一次的任务失败,我们死伤了不少人,现在队长正带着幸存的成员去追寻他们,要将他们一一杀死,我们才能安然走下去,执行任务。”
  老人的话,让凡尔吃惊,他原以为他们是准备撤走的,没想到竟然是在追杀那群围杀他们的敌对猎魔师,这充分说明这支‘风行’猎魔师队伍的不简单,凡尔一概冷静的常态,急迫的问道:“他们走了多久时间了!”
  “大概有一、两个小时,我们已经确定,除了我们以外,另有十二支猎魔师队伍来了这里,确定敌对关系的有四支,我们在地窟找了他们三天三夜,目前仅剩下一支猎魔师队伍没有击杀,人数大概在五十人左右。我们‘风行’猎魔师队伍在雷鸣要塞成名多年,历经三任队长,全部辅佐的是雷鸣要塞的领袖,树立的敌人没有上千,也有成百,如今我们渐渐没落,这一次的任务至关重要,想不到他们竟然冒险前来围杀我们,根本没有把领袖放在心上!”老人因为激动,又吐了一口血。
  凡尔已经无法按捺住心情的起伏,说道:“不好,如果照你说的,一层里的魔物根本不是你们队长率领的成员的对手,他们的行动如果迅速的话,可能会与我的同伴相遇,把他们误认击杀!我们快走,杜拉!克夫!”
  误认击杀!
  那名年老的猎魔师一愣,见凡尔、杜拉、克夫三人的背影如风消失在视线中,急忙招呼身边的几名年轻的猎魔师,说道:“快,跟上他们,别放过这一次与他们建立友谊的机会,这或许是我们‘风行’重获新生的希望,重要的是,别让他们与队长闹翻!”
  “别担心我!我能够活到这个岁数也心满意足!你们别忘记老队长死前对我们说的话!要为‘风行’重获荣耀!”老人不断催促,除那两名因为与杜拉、克夫战斗受了重伤的猎魔师,剩下的三个年轻人,赶紧沿着石道向凡尔、杜拉、克夫追去。
  冷气转瞬淹没了他们的背影,年老的猎魔师,略一失神的说道:“如果能与他们结下深厚的交情,等到他们日后成为主城举足轻重的人物,这对我们身在雷鸣要塞的困境或许有很大的帮助!这一切,都得看德洛丽丝小姐,你如何把握了,如果米南能够在主城站稳脚跟,他们绝对会是米南最中坚的力量。”
  越发担心同伴安危的凡尔,使劲全力咬牙奔跑,从老人的口中,他知道这支风行’猎魔师队伍看来主力没有受到影响,正在全力追踪围杀他们的敌对势力,那么有殿后的那几名猎魔师外,他们应该不会再派人留守,不然实力会被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