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片山林 > 第236章 布置
    竟然在院子里睡了一个晚上?
  
      睁开眼睛看到蔚蓝的天空时,程虎吓了一跳。
  
      哈,看来昨晚是数星星数睡着了。
  
      真幼稚,多大的一个人了,居然还数星星!
  
      起身回到屋子里洗漱一番。
  
      因为昨晚睡在院子里,早上是被凉风吹醒的,所以现在时间其实还很早。
  
      此刻,往常比程虎早起的三只小猴子还姿势奇葩的睡在客厅的各个角落里。
  
      看着三只小猴子仍在香甜的睡梦中,程虎忽然觉得,似乎应该给三只小猴子做个睡觉的地方才对。
  
      虽然这三只小猴子实在不可爱,还很闹腾,但看在它们现在已经承包了喂鸡跟打扫鸡粪的份上,就给它们一点员工福利,帮它们整个睡觉的地方吧。
  
      但是,这事得等到忙完了今天的事情之后才能做。
  
      今天要跟合作伙伴罗小花女士去镇上抓鸡苗,还得帮她找个地方围起来养鸡,免得鸡群祸害别人的庄稼。
  
      洗漱之后,没吃早饭就开车到了大明村。
  
      晨曦当中的村落显得格外安静祥和。远处的山峦与天际连接处,已经有了明亮的光辉,估计再过一会儿,一轮硕大的红日就会冉冉升起。
  
      远近不一参差不齐的房屋在柔和的光辉下,仿佛是一个个卧地而睡的巨人,在这清风习习鸡犬相闻的清晨,纷纷换上了淡橘色的外衣。
  
      就连房前屋后的大树小树,也在这明媚的晨辉中扭动着身体,像是要跟随着几个早起的农民伯伯一起下地里干活一样。
  
      西边淡蓝色的天空中还挂着几粒玩了一夜忘记回家的孤星。它们神神秘秘的,相互传递着无法言传的暧昧。细看起来,它们的眼睛眨巴眨巴的,显然很疲惫了。
  
      远处,不知道是谁家里养着的一只刚学会打鸣的雄鸡开玩笑似地叫了两声。大约是觉得自己刚出道,声音很鳖脚,不好意思了,就再没有听到它的声音了。
  
      微风徐徐吹来,空气中除了能闻到植物的清新之外,还有一股浓郁的油茶香味。
  
      各家的油茶香味乘着清风,在房屋紧凑的村庄里七拐八拐,聚集到一处,融合到一起,使得程虎还没下车,口水就汩汩的冒了上来。
  
      听到大清早就有车子进村,不少好事的大妈纷纷从自家院落里伸长脖子往外看去。
  
      但是,啥也没看到。嗨,真不知道又是哪个登徒浪子好色之徒大清早就来勾引村里的少妇了。
  
      咳咳!
  
      程虎把车子停在小花家的院门外,刚一下车,就看到小花正在院子里坐在崭新的塑料凳上,用崭新的塑料盆清洗着碧绿如新的葱花。
  
      一切都是新的,而她也将要踏上新的征程。
  
      程虎走进去,不客气的坐下,帮着小花一起清洗细细的葱花。
  
      罗富贵在忙着生火,廖桃忙着清洗煮油茶要用的各种工具。
  
      如果哪个不知情的人从院门口路过,定会以为这是一家四口吧。
  
      小花看着黑麻麻的程虎哥哥,心里想起了西游记里那个黄黄的、会七十二变的孙悟空。
  
      嗯,哥哥应该就是孙悟空没错了。
  
      因为只有孙悟空才会这么厉害,无论她想要什么,都能变出来呀。她想要喝那个好喝的牛奶,结果哥哥不声不响的就拿给她了。
  
      她想要养鸡,结果哥哥就说要跟她合作。
  
      我罗小花上辈子肯定是个大好人,所以这辈子才能遇到这么好的哥哥。
  
      小花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鸡养得很肥很肥,然后卖很多钱,绝不让哥哥吃亏。
  
      “油茶煮好了,你们的葱花洗好没有?”廖桃从厨房里喊话出来。
  
      “洗好了。”程虎把洗好的葱花拿起来,放在砧板上切碎之后,端着一碟子细碎的葱花走入香气四溢的厨房里,仿佛唐僧取经似的庄重。
  
      油茶,我来了!
  
      又是二十碗!
  
      还好,这次廖桃有先见之明,每一锅油茶都放了很多水,这样一来,每一锅油茶大约就能倒出十碗茶来。
  
      因此,程虎喝二十碗还是三十碗都不是问题,她也不会敲得太累。
  
      喝过油茶之后,罗富贵说要去煮菜给程虎吃,程虎赶紧拦住他:“叔,您别忙活了,要是我每次来蹭茶喝,你都要去煮菜的话,我下次可就不敢来了。”
  
      罗富贵笑道:“这有什么,你救了小花的命,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就是天天给你煮茶做饭都没问题。”
  
      程虎摆摆手:“不不不,你觉得没问题,可我心里过意不去。”
  
      他看了一下明朗的院子,朝阳的光线已经斜斜射入,又扭头看向小花:“走啦,小花,咱们去抓鸡苗啦。”
  
      “好。”一说到抓鸡苗,小花就显得很兴奋。
  
      毕竟,她觉得自己唯一的特长,也就是会养鸡了。
  
      看着小花开开心心的跟着程虎一起走出院子,廖桃一边洗碗,一边说道:“小虎这人太实在了。”
  
      罗富贵把厨房里的茶锅茶槌拿出来,放在廖桃身边,点头道:“是啊,咱们家欠小虎太多了,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要不,咱们把大花嫁给小虎得了。”
  
      “胡扯,大花都有男朋友了。你别胡说八道。”
  
      “大花那个男朋友,我看不像是过日子的人,倒像是神仙似的,这也不会,那也不会,说话还酸溜溜的。一会儿一句诗,一会儿一首歌,看着就跟咱们大花不般配。”
  
      “般不般配,那是年轻人的事情,咱们老了,管好咱们的庄稼就行。”
  
      “也是,女大不中留,大花现在越来越有主张了,压根就不会听咱们的话。”
  
      程虎带着小花到了镇上,找到了卖鸡苗的地方,然后由着小花挑选,买了近百只鸡。
  
      这笔大生意可把老板给乐坏了,平常卖鸡苗,客人都是十只八只的买,很少能遇到这样的大主顾。
  
      他笑呵呵的数着钱,说道:“我还是头一次遇到让孩子挑鸡苗的。”
  
      小花一听这话,不高兴了:“伯伯,孩子怎么了?孩子就不能挑鸡苗了?你别看我小,我告诉你,我养出来的鸡可好吃了。”
  
      老板见这女娃娃竟然还有脾气哩,就连连点头:“是是是,孩子也可以挑,可以挑的。”
  
      买了鸡苗,把鸡苗装入事先准备好的纸箱之后,又去买了一些喂鸡的米。
  
      这种米人是不能吃的,因为已经有些变质,而且十分细碎,是很劣质的米。
  
      人不能吃,但家禽可以吃。久而久之,这种米就变成了鸡鸭鹅的专供食品,在各大米店均有销售。
  
      当然,在安明镇这样的小地方,整条街上只有一家米店,所以堆积的变质米劣质米还是很多的。
  
      农户们养家禽,很少人专门来买米给家禽吃,一般都是用自己家里的五谷杂粮喂养,所以堆在米店里的劣质米对于米店老板来说,可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
  
      卖又卖不出去,扔了又可惜。
  
      所以等程虎跟小花走入米店,说要买些米给鸡吃的时候,米店老板很是兴奋,立即带着二人走入店铺后面的仓库里。
  
      老板指着角落里的几袋碎米说道:“就是这个了。”
  
      他打开袋子,从里抓起一把细碎如沙的米粒,看着程虎说道:“你别看这个米很碎,但给鸡吃绝对没问题。”
  
      程虎扭头看小花:“这个米可以吗?”
  
      小花点了点头。
  
      程虎便问道:“老板,这个米多少钱一斤?”
  
      老板乐呵呵的说道:“也不贵,才一块两毛钱一斤。如果你要的多的话,一块钱也给你。”
  
      程虎再次扭头看小花:“小花,咱们买多少?”
  
      闻言,老板笑道:“这些事你怎么还问小孩子呢?她这么小,哪里懂这些?”
  
      “哈哈,她懂的东西可多了。”程虎笑道,“而且我们抓鸡买米都是给她准备的。她要养近百只鸡呢。”
  
      “哟,这么厉害?”老板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小花。
  
      小花点点头,然后有点儿得意的扬起脑袋,没有丝毫谦逊的样子。
  
      买了碎米之后,跟店老板一起把碎米搬到皮卡车上,再去杂货铺买铁篱笆、塑料皮、车轮槽,还有喝水装置以及其他工具。
  
      铁篱笆可以围起来不让鸡跑出去祸害别人的庄稼。
  
      塑料皮用来搭建鸡舍。
  
      车轮槽用来喂鸡。
  
      买完这些东西之后,程虎估计午饭还得在小花家里吃,所以又买了些菜。
  
      回到小花家的时候,廖桃跟罗富贵没去地里干活,而是把房子后面的柴木搬到了前院里。
  
      罗富贵说道:“小虎,你看看后院够不够大,够大的话,就在后院养吧。”
  
      罗富贵从房子跟厨房的中间穿过去。
  
      程虎放下手里的东西,跟了上去。
  
      大房子跟厨房不是一体的,中间相隔两三米。穿过细长的廊道之后,便可以走到后院。
  
      后院很宽敞,虽然没有程虎家里的大院子大,但目测也有将近一亩地。
  
      只是这一亩地里镶嵌着许多约有篮球大小的石头,密密麻麻的,就跟铺了地砖似的。
  
      “这里怎么这么多石头?”程虎不解的问道。
  
      罗富贵指着房子后面的大山,笑道:“以前下大雨,山地滑坡,就把这些石头滑到这里来了。”
  
      “哦?那这房子也真够结实的。”
  
      罗富贵摆摆手:“那时候这房子还没起呢,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小虎,你看这里养鸡合适不?”
  
      程虎环视了一圈这个所谓的后院。
  
      所谓的后院还不能称之为后院,因为并没有任何东西将这里与外界隔开。
  
      这将近一亩宽的荒地上虽然布满了石头,地势也不算十分平缓,但是好在足够宽广,而且背靠大山,前有房屋,养鸡最合适不过了。
  
      夏天养鸡得担心鸡会不会中暑,但这儿的地势不是全日照,所以只要弄个小遮阳棚,完全可以让鸡群安然度夏。
  
      再者就是,地里石头颇多,几乎等同于天然的石板砖,这样一来,鸡粪也更容易清理。
  
      程虎点头说道:“这儿太合适了,在这个地方养鸡再好不过了,只要用铁篱笆把这里围起来就行了。”
  
      “用什么铁篱笆呀,我去山里砍些竹子回来就行了。”
  
      程虎知道罗富贵节俭,便笑道:“叔,实话跟你说吧,竹子没有铁篱笆好。因为竹子挡风,但铁篱笆不挡风。”
  
      “挡风不挡风的,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其实养鸡跟养人是一样的道理,如果把你困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房子里,就算这房子再大,你也得奔溃是不是?”
  
      “哈哈,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嗯,铁篱笆不挡风,也不挡视线,可以让鸡看到外面的世界,这样一来,鸡长得好不好得看喂养够不够,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绝对不会得抑郁症。”
  
      “你这话说得我一点儿也听不懂,不过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程虎转身一边往前院走去,一边说道:“那是,这些可都是我的养鸡心得。叔,你们要去地里就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这怎么行呢?”罗富贵跟在程虎身后,说道,“让你一个人忙这么多事情,你哪里忙得过来,我虽然没什么力气,但帮你打打下手还是没问题的。”
  
      程虎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那行,叔,你找几个木桩子来,咱们先把铁篱笆给立起来。”
  
      “好。”
  
      四个人开始忙活起来。
  
      在程虎的带领下,大家的分工都很明确。
  
      小花虽然还小,没什么气力,但程虎要求她帮助妈妈一起打扫后院,把一些木屑纸皮塑料瓶以及掩藏在石头缝隙中的塑料盖、螺丝、铁钉等物清理干净。
  
      木屑跟纸皮被鸡误吞了没什么关系,但另外几样东西要是被鸡吞了,麻烦可就大了。
  
      小花很听话,欣然答应,而且还一脸兴奋的样子。
  
      看来这女娃娃是真心喜欢养鸡啊。
  
      程虎跟罗富贵则在后院用木头立桩子,然后把铁篱笆用铁丝捆绑上去。
  
      铁篱笆的高度约有三米,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借助的情况下,鸡是不可能像直升飞机一样直接起飞到三米的高度的。
  
      因此,拥有三米高的铁篱笆之后,完全不用担心鸡群会跑出去祸害村民的庄稼。
  
      铁篱笆的一头连接大房子的外墙角,另一头,则连接厨房的另一个墙角。
  
      如此一来,把整个后院围起来的铁篱笆就形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倒u形。
  
      进入这个u形的唯一入口是大房子跟厨房中间的廊道。
  
      廊道上本身就有一扇木门,刚好可以防止爱捣蛋的鸡群从后院跑到前院里随地大小便。
  
      忙完这些之后,午饭时间到了。
  
      还有遮阴棚跟鸡舍没弄呢,但是大家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所以这些工作只能留到午饭之后再干。
  
      【昨天才增加了79个订阅,今天到目前为止,新增了8个订阅……今天可能要成为史上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