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女总裁的兵王高手 > 第515章 瞬间感到天旋地转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向东没料到马明辉忽然会给他一个下马威,身子猛然间就打了一个寒颤。
  聂兵见众人都与这个韩副队长针锋相对,赶紧将他往一边支。
  韩向东此时也是骑虎难下了,只得顺坡下驴地往一边闪。
  马明辉和雷军等人见这小子认怂,最重要的是局长大人还在这里,他们这才没有“穷追猛打”。
  火凤跟马明辉轻声交谈了几句后,就带着另外几名队员,抬着雪狼同志的遗体率先离开了此地......
  东海大学,教师公寓6栋302房门外。
  一个穿黑色针织衫的老太不住地按着房门上的门铃,旁边一个穿着90年代那种制式军装的老头提着一个蛇皮口袋站在老太的旁
  边,那蛇皮口袋上面被扎得十分结实,但是中间却露了一个戴着红红鸡冠的鸡头出来,原来这个口袋里装的是一只肥实的大公鸡。
  “谁啊?吃饱了没事干啊?怎么一直按门铃啊?”
  不久,房门终于打开了,一个年轻的,却是蓬头垢面的女人站在了房门口,一脸惺忪地望着门外的两个老人。
  “咦——难道走错地方了?”
  老太见到这个穿着一件粉红色睡裙的女人,竟是一脸的困惑。
  旁边的老头随即黑着脸说道,“赶紧把你手机里存的地址拿出来仔细看看啊!找个地方都会找错,真是的!”
  “应该是这里啊!姑娘,这里是6幢楼302号房吧?”
  老太边问年轻女人边摸她裤兜里的老年机。
  年轻女人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呵欠道,“是啊,没错!你们到底找谁啊?”
  “我们找李思思!”
  老太边说边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找错地方了!”
  没料到年轻女人听得这个名字后,立即“咚”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穿着拖鞋和短裤也走到了门口,一脸茫然地问年轻女人,“谁啊?”
  “没谁!回去继续睡觉吧!”
  年轻女人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推着魁梧的中年汉子就往里面睡屋走。
  不料,中年汉子却晃了晃身子道,“马上都要吃午饭了,还睡什么睡啊?我去上个洗手间,你也快点儿穿衣起床吧,一会儿咱们出去吃饭。”
  说罢,中年男子就趿拉着拖鞋往卫生间走去。
  年轻女子听得门铃声不响了,以为外面那两人走了,也就悻悻然地朝卧室走去了。
  门外的老太仔细地看了一眼手机上存的地址后,又慢慢回忆道,“刚才那姑娘也说的这里是6幢楼的302房吧?”
  “是啊,没错!”
  老头一脸严肃地点点头。
  老太立马信誓旦旦地说道,“那就肯定是这里了啊,绝对没错!”
  “可这房子不是咱思思出钱买的吗?刚才那女人是谁啊?她怎么会在这屋子里?”老头感觉那个年轻女人的眼神很是异样,当即就起了怀疑之心。
  老太则喃喃自语道,“我打电话问问思思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着,老太又拨起了手机号,可是打了一两分钟,手机里都传出“您拨的用户已关机”的声音。
  “思思这几天怎么一直关机呢?”电话还是没打通,老太越加着急了。
  老头也不再犹豫,“哐哐哐”地就砸起了房门,作为老军人,他已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头升腾了。
  屋内的中年男子听得外面又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而他的小甜心似乎没听见一般,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杯子和牙刷,急急地跑到门边,边大声喝问边拉开了房门。
  “这不是小栾吗?那肯定就是这里了,没错!”
  老太见开门的人正是自己的乘龙快婿栾荣,一颗紧张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而栾荣见到门外站着的两位老人,却是大大的吃了一惊,他完全没有料到,李思思的父母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栾荣,思思哪里去了?”
  开了门,见到两人也不打个招呼,李老头对栾荣的行为感到很是不满,当即就黑着脸问了一声。
  “伯父,思思——思思今天在公司上班勒。”
  到了这个时候,栾荣也不好再装作不认识两人了,只得红着脸跟两人打了一声招呼。
  李老太见这小子的行为有些古怪,忽然联想到刚才开门的那个年轻女人,瞬间就想起了什么似的大叫道,“你——你把我们思思藏哪里去了?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她——她是我的表妹!”
  栾荣两个眼珠子一转,就要伸手关门。
  不料李老头已经将一支脚伸了进去,瞪着脸就问,“干嘛,这是我闺女花钱买的房子,你还不准我们进屋是不是?”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伯父,您看我还没穿衣服勒,既然你们来了,就请进屋随便坐。”
  栾荣见拦不住两人了,赶紧装冷地用手搓了搓身子,然后转身就往里面的睡屋跑去;不曾想刚跑到睡屋门口,先前的那个年轻女人又探出一个头来,盯着外面的两位老人大声嚷嚷道,“栾荣,你把谁带到咱们家来了啊?”
  “姑奶奶,少说两句吧——”
  栾荣将年轻女人的嘴一捂,急忙地关门进了卧室。
  客厅内的李老太见了这小子的举动,不由得黑脸而道,“这混蛋八成是养了一个小三吧?”
  “你见过谁把表妹藏在自己卧室的?”显然,李老头一眼就瞧出了其中的端倪;只见他撇了几下嘴,一把就将手里的蛇皮口袋扔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咯咯咯!”
  受了惊吓的大公鸡立即扯起声音叫了起来。
  卧室内的那个年轻女人忽然拉开门冲出来朝两位老人喝道,“嘿,你们还有完没完啊?把这里当菜市场了是不是?”
  “你算什么东西?赶紧让栾荣那个混蛋出来跟我说话!”
  李老头气呼呼地瞪了年轻女人一眼,若不是考虑到自己曾经的身份,他现在绝对的动手打人了。
  “栾荣是你叫的吗?我警告你们,赶紧从这里滚出去,不然我马上打电话报警了!”
  年轻女人边说边拿起了手中一直捏着的手机,原来她已经是有备而来的了。
  “你打电话呀!有本事你就打,我们看警察来了到底帮谁!”
  李老太已经认定了这个年轻女人就是那种坏人家庭的“小三”,说起话来也就理直气壮的了。
  而李老头这时已经走到了那间关着房门的卧室外,抬起一脚就将房门踹得山响,边踹边道,“栾荣,你这个混蛋,给老子出来!”
  “嘿,你们——你们还真是蛮不讲理了啊,还真以为我不敢报警了是不是?”
  年轻女人也是拿两人没有办法了,当真用手机拨起了110。
  然而,号码还没有拨通,李老太就跟她抓扯了起来。
  栾荣听得外面的吵吵声和李老头踹门的声音,知道是躲不过去了,只得打开房门跟老头怒目相向道,“伯父,我尊重您曾经是个
  军人,所以才跟你心平气和的说话,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
  “啪!”
  李老头直接一个耳光煽到栾荣脸上。
  栾荣这家伙脸上横肉一抖,猛然伸出一手将李老头的胸口推了一把。
  李老头打了几个趔趄,还好曾经的刚毅让他最终站住了阵脚,不过他是万万没有料到曾经的这个乘龙快婿居然敢还他的手,当即这老头又指着这小子的鼻子大叫道,“好啊,你吃了反骨了,敢跟我动手了!”
  “李向阳,你够了!我告诉你,我跟你们家李思思已经分了!你不想惹麻烦的话赶紧滚!”
  栾荣也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李老太听到栾荣的咆哮声,立即停止了抓扯,以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这小子道,“姓栾的,你真跟我们家思思分了?难道就因为这只狐狸精?她哪点儿比咱们家思思强啊?”
  “老太婆,说话别那么难听啊,谁是狐狸精呢?!”年轻女人看到栾荣那狰狞的神情,立即就笑开了。
  李向阳则瞪着栾荣道,“你把我们家思思藏哪里去了,让她出来跟我说话!”
  “李思思不在这里,你们要找她去她上班那里找啊!我跟她早就分了!这房子是我的,我劝你们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我马上打电
  话报警了!”栾荣看着怒不可遏的李向阳,心头竟充满了无限的蔑视之情;可怜这个衣冠楚楚的大学教授,竟然忘记了曾经跟这位李老爷子高谈阔论,开怀畅饮的情景。
  “去什么公司啊,直接去医院看呗,你们家李思思现在还躺在病床上起不来勒,估计能不能够醒过来都是问题了!我劝你们赶紧
  去大佛寺里给如来佛祖和观世音菩萨烧几柱香吧!”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长发女人,竟然用戏谑的口吻道出了其中的详情;当她
  见到两位老人脸上那吃惊加惊惶的神情后,还装腔作势地道了一句,“哎哟,不好意思啊,我也不想告诉你们这个不幸的消息的,可是我就是管不住我这张嘴!”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从天空劈下,李老太瞬间感到天旋地转般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