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骨头有点硬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地尊

  陡然一声雷鸣,葛荆、王小余、周濂同时转过头,目光炯炯的看着那方。
  两座山峰外,一朵白云升起,一个庞大身躯的老者仿佛一尊弥勒佛般端坐在上面,硕大的一颗头颅扭过来,肥厚的脸颊挤压得眉眼只剩一条细缝,仅有一丝微不可见的精光眺望着葛荆。
  葛荆也把双眼一眯,抬头仰望云端。
  就见那位老者穿着一件宽松肥大的葛衣,腰间用一根黑索随意系着,双腿盘膝而坐,肥胖的身体用力撑着,以至于衣领松散的敞开露出里面肥厚的胸乳。
  不过,让葛荆感觉奇怪的是,顺着胸口露出来层层叠叠的肥肉,让他看到不但没感觉如何油腻,相反还充满了喜感。
  应该是个可爱的老头!
  “外孙!”
  葛荆的眼眨了眨眼,瞬间露出一抹精芒,想到刚才老人喊的那一句,身子呼的一下飞了起来。
  “是吗?”
  葛荆身子刚刚与老人一齐,两座山峰外淡淡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股让人心惊肉跳的感觉猛然跨越十数里空间,全然无视他的肉身,直接降临他的心神。
  刹那间,阴风激荡,幻象丛生,冥火肆虐。
  无穷无尽的风、熊熊燃烧的火在他心头燃起,肆无忌惮的向他的心神吹去,向他的神念烧去。
  那风、那火,好似来自九幽深处,带着无穷的杂念疯狂的冲击着,咆哮着,挣扎着。
  一瞬间的变化根本不由葛荆阻挡和防御,直接来到他心灵深处,恣意的玩弄着他的神魂,碾压他的意志,如果他在不做阻挡,转眼就会成为一具傀儡,身体乃至灵魂都将由这人控制。
  想让他生,他才能生,想让他死,转瞬就会身死道消。
  “啊啊啊!!!不可能...”
  阴风吹来筋骨酥软,冥火烧来透心入骨,只是瞬间葛荆就从幻象中清醒过来,一声厉吼,神魂之火落在在灵台之上,死死的黏在那里,牢牢的固守。
  任由着无穷无尽的阴风吹拂,任由着熊熊燃烧的冥火燃烧。
  待三尺火焰被阴风将上空杂质吹去,化为齑粉,被冥火烧毁,化为烟尘,从他的双眸间吹去,然后随风飘散。
  当三尺神魂之火被煅烧着,被淬炼着,一尺一尺的凝炼、紧缩,吹去杂质,最终凝成金刚琉璃般的三寸紫炎。
  神魂煅烧痛彻入骨入髓,直入心神,让你无处躲无处逃,甚至连昏死都做不得。
  直到葛荆心底最后一点意志消散之前,陡然睁开双眼,木然呆滞浑无神志的双眸爆射出两道深紫色的光焰,在身前一尺处相融,化作一道流光异彩飞出,烟花般绽放。
  “牟云镐...”
  老人道喝一声,声震四野,却又戛然而止,看着葛荆眼眸间的紫色光焰,嘿嘿笑了两声。
  “嘿嘿,我就说嘛,虎毒还不食子呢,你这狼子野心的家伙在狠毒,也不至于对亲儿子一见面就下杀手!”
  老人口里这么说,身子却很忠实的一横,翻过一个山头挡在葛荆身前。
  老人宽大的身躯仅是一横,葛荆就感觉心头一亮,无穷无尽的阴风熊熊燃烧的冥火就从他魂海凭空消失。
  晶莹剔透的神魂之火失去了压制,刹那间向上一长,放出万丈光芒,不过方寸之间的灵台也借着光芒顺势暴涨,在瞬间化为数里方圆。
  灵台暴涨,玉箍形器内的暖流也直接一扩,像似从丝丝缕缕化为汩汩溪流,在葛荆周身百脉一转融进身体,出自于宗师的神异却没有结束,仍然顺着十二重楼扶摇而上,进入紫府。
  滋滋滋,一阵无形的声响传入葛荆心神,那声音就好像久旱逢甘霖,贪婪的吸收,被滋润的声音。
  这一刻葛荆感觉身心都是轻飘飘的,有一种极致运动后的舒爽,熨贴到骨子里,满足感在心头荡漾心神涌动,一股雀喜油然而生。
  不用诊断也不用感知,葛荆直接知道,他失去的四口精血在刚才全部弥补回来了,甚至还有些增长。
  现在的他就是站在准王者境界,稍稍晃动肩膀就能跨入王者境。
  “我这是神魂暴涨以至于影响了玉箍形器对生命精华的吸收,所以在一瞬间将精血补给回来。刚才,不是被攻击,难道是...”
  葛荆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带着惊愕抬起头看着老者的对面。
  那里不知何时升起了一朵白云,云端上静静的站着一个笔直如枪的男人。
  中年、俊美,身体修长,平静、淡雅、如龙腾渊。
  如果不是看到他两鬓微霜,葛荆几乎就会忽略他若有若无的一丝疲倦。
  “他就是那个人,改变西域、北域、大明、大辽格局,改变西域霸主位置的大荒古城牟家家主,牟云镐?”
  一股血脉相连的气息在葛荆心头萦绕,这股力量比牟杞儿带给他的感觉更加强烈,几乎让他无法自持的想要拜服过去。
  只是,如果葛荆不是宗师,不是准王者已经成就六合领域,恐怕感知到这股气息就会如跟野兽遇到兽王般,毫无抵挡的露出肚皮,彻底没有了反抗的勇气。
  幸好葛荆不是野兽,幸好葛荆成就了六合领域,更幸运的是葛荆身体里不只有牟家血脉,还有唐家血脉。
  牟云镐对葛荆有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挡在葛荆身前的老人同样也有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比牟云镐给他的感觉更加强烈。
  这让葛荆更加相信,他的血脉,母系犹在父系之上。
  “似乎,记忆云里有一句说法可以形容这点,女肖父儿肖母。嗯,就是儿子像妈妈女儿像爸爸。”
  心念电转中,葛荆的双眼微微有些迷离,好似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嘴角竟然流出一丝微笑。
  他这个样子落入牟云镐和老人、甚至是王小余、李默安、牟云烽眼中都有些震动。
  什么样的事情,让葛荆在面对两位地尊还敢失神,还能去想别的东西。
  王小余、李默安、牟云烽站在那里,感知到两股静若深渊、浩瀚如海的气势,不敢想不敢动。
  牟云镐却是脸色一沉,鼻翼微哼,一道低若蝉翼震动的嗡鸣声向葛荆脑袋冲去。
  “哎呀,暗下狠手啊你!”
  老人肩头微动,一道涟漪从他双肩向外荡去,轻易的将蝉鸣声削弱。
  “我说孙子,当着你姥爷和你爹面前,想什么呢?”
  老人虽然口口声声的不认牟云镐,可提到他的时候,仍然承认是葛荆的父亲。
  像王小余这样的王者,感知的还只是自己,而到了地尊级却已经能够感知到他人。当葛荆和牟云镐站在一起时,地尊就能隐约感知到那丝隐晦的血脉相连,当然他自己跟葛荆之间的血脉关系是在清晰不过的了。
  以至于老人看向葛荆的眼眸充满了慈爱,满满的宠溺,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惜、痛惜。
  葛荆一愣,晃过神来,随口道:“啊,我在想母亲!”
  瞬间,整个空间都寂静下来。
  老人的眼神一变,多了一抹回忆,有些失神。
  牟云镐的拳不自觉的一攥,外显的威势在刹那间化为乌有,变成一个平静无常的普通人。
  眼微微一闪,目光从葛荆的身上扫向下方的云、空中的鸟还有山上的草木。
  只是一瞬,老人和牟云镐都回过神来。
  老人看着葛荆,嘴微微动了下,似乎想要说什么,可还没说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牟云镐淡淡的声音:“你、母亲,走的时候,还好吧?”
  声音听上去有些风淡云轻的样子,可一句话缓慢的分成几段来问,说明他的心情也不会像他声音那般淡然。
  换一个人,也许还会顾及身份地位,即便想问也会在只有他和葛荆两人时去问,可到了牟云镐这般地位,很多人顾及的东西真的无需顾忌了。
  想问,直接就问。
  说他有情也好,说他无情也罢,他用在意吗?
  葛荆的心情定了定,缓缓抬起头,目光直视牟云镐,半晌,将目光收回落在老人脸上。
  老人的眼角微缩,被肥肉撑得浑圆的脸都在眼角下多出一层褶皱,嘴角微微蠕动着。
  显然,跟牟云镐相比,老者明显有些紧张。
  葛荆缓缓的道:“除了对我放心不下外,她,是解脱了。”
  然后,葛荆的头又从老人的脸转向牟云镐,眼神冰冷的道:“天葬了,尸骨无存,就算有些尸骸也被大漠覆盖了,流沙一转不知所踪!”
  老人的眼瞬间一缩,半晌才恢复正常。
  牟云镐脚下的云怦然一声化为云烟消散。
  拳用力一攥,半空中的身子微微一震,旋即恢复正常。
  老人听到身后的声音,庞大的身躯在云端微转,看着牟云镐冷笑一声:“小子,听到了吧,这是我的外孙,和你们牟家没有关系,想要管教,你下辈子吧!”
  牟云镐刚想说话,陡然把头转了过去,紧接着远方隐约一阵喧哗声传来。
  老人、葛荆、王小余、李默安、牟云烽乃至路过年、徐春林,和全凭一柄剑支撑的景鸿真人同时将目光落向两座山峰盘绕之后的山道处。
  鹤山南,一条扭曲蜿蜒盘桓在两座山峰之间的青石道,那里向西经过皂幕峰脚下,向东直达小昆仑山脚下,距离睢阳城不过十多里。
  向南不知道能去何处,向北却是不能直达鹤山,还需要在左右山路中寻觅。
  正常来说即便千军万马从此通行也无人能知,可偏偏在山巅,在云端有这些宗师王者甚至是地尊在。
  “瑶族出兵了!”
  葛荆身形微晃,只是一步就跨出十数里,来到鹤山对面山巅。
  双目低垂,正好在瑶族大军上空。
  “都给我滚回去!”
  没待王小余他们有什么动作,老人肥厚的大脸向下一沉,挥手间一掌劈去。
  无声无息无形无色的掌风掠过,就听轰隆一声,山峰之巅陡然折断,噗通一声坠落下去,正好将山路堵塞。
  大地震颤,引得山壁间无数碎石滚落。
  “地龙翻身了....”
  “啊....”
  “不要乱,灵玄师出手!”
  “都给我停,不要乱!”
  瑶族大军一片骚乱,有人向前,有人向后,有人想两侧山壁冲去。
  轰隆隆之间,大军发生了踩踏与慌乱。
  慌乱中有数道声音响起,一股威严在无形中抚平数万人慌乱的心神,将所有人震慑住。
  嗖嗖嗖,三道人影拔地而起,袍袖挥舞风起如龙,将无数乱石扫开。
  一人站在南侧山壁,两人站在北侧山壁,目光炯炯的看着北方云端的几人。
  “天王、月王。”
  一个人看到牟云烽和李默安顿时一惊,失声叫起。
  牟云烽和李默安没有说话。
  这人一惊之后安静下来,目光又从这些人身上扫过,落在葛荆身上,眉头微蹙。
  牟云烽和李默安与王小余对持,能知道出手的不会是他们中过的谁。
  葛荆,他不认识。
  虽然距离他最近,却感觉不到他玄力的波动,显然折断山尖阻道的人不是他。
  会是谁?
  这人目光再度向外看去。
  还不等他在做猜测,老人已然沉声道:“老夫夔州唐隐,不想全军覆灭就给我滚回去,老老实实的在皂幕峰待着!”
  “夔州唐隐!”
  三位宗师大惊,身子一僵,呆滞的把目光落在牟云烽身上。
  虽然他们不认识唐隐,不知道老人是何修为是何身份,却知道四川夔州唐家,知道出身夔州唐家的人,在大荒古城牟家王者面前敢如此大放厥词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搞不好就会是位王者。
  可是,退兵这样大的事,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决定的,只好求助般的把目光落在牟云烽身上,等这位王者决定。
  看到三位宗师的眼神,牟云烽就就感觉一阵牙疼。
  唐隐是地尊啊,他发话,牟云烽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决定,只能无奈的扭过头,把目光落在牟云镐身上。
  有家主在,还用他主事吗?
  唐隐自然知道,有牟云镐在,西域一方任何人都不敢擅自作出决定,遂扭过头冷笑一声:“小子,地尊出手,天崩地裂,你准备让这几万人直接埋葬在这里吗?”
  轰的一声,三位宗师只感觉一个天雷轰在头顶,目光呆滞的望着牟云镐和唐隐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