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套路救世指南 > 第497章 这种发展不科学
    “刚才那块石碑有这个东西吗?”凌央指了一下鬼哭两个字下方的一个小小的符号。
  
      一个倒三角形。
  
      她用指腹擦过那个图案,感觉它跟上面的刻字深度差不多,磨损也基本一致,应该是同一时期留下的记号。
  
      “没有,我拍照片了,你要看吗?”洛晓早就把手机收在了身上的拉链口袋里,她可承担不起丢了它的损失。
  
      凌央摇了摇头,“不用,但是拍下来挺好的,我自己的关机了,就用你的吧,顺便记一下。”
  
      八点十九分进入地宫,三十六分进入名为飞沙的房间,九点十一分脱困。现在是九点四十二分,准备进入名为鬼哭的房间。
  
      洛晓把凌央念叨的记了下来,又拍好了石碑的照片,“你居然还能记得看时间。”
  
      “因为我很急。”凌央示意洛晓把手机收好,然后先一步走进了鬼哭之屋。
  
      这个房间跟飞沙的不同之处还挺多的,首先入口就完全不一样,这里没有门。
  
      没有门就说明不是要困住她们,凌央已经止不住设想起了此处该有什么样的机关。
  
      她才刚踏进去,手电筒还没往四周照呢,身体就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呜~呜呜~
  
      整个空间突然充斥着噫噫呀呀的鬼叫,而洛晓叫得比它们还要夸张,直接飚了个突破凌央音域的调子,踉跄着退出了这个房间。
  
      “你不是说更怕人吗?”凌央就站在原地,回头看着洛晓。
  
      “你说什么?”洛晓想往前一些的,可才迈了一步,耳边的鬼哭声就又开始叫唤。
  
      这些声音轻飘飘的,起起落落像风一样无处不在,也像风一样让人止不住战栗。
  
      “我说,你不是不怕鬼,怕人吗?”凌央往回走了两步,也出了这个房间。
  
      鬼哭声戛然而止。
  
      四周突然恢复的静谧其实也不比飘忽不定的呼号声让人心安多少,这份落差反而让凌央反射性地全身一缩,而这时候洛晓也十分不合时宜地答了一句,“那里面有人!”
  
      凌央举着手电筒猛地转了回去,但这个名为鬼哭的房间看起来空空如也。
  
      这种空不是飞沙那样的空无一物,而是没有活物。
  
      死物倒是不少,里头的空间满满全是陈设,桌椅和柜子灯柱什么的应有尽有,凌央只是拿手电筒扫了一眼,就知道鬼哭的风格和飞沙大相径庭。
  
      它的地板是黑色和黄色搭配而成的,入口也并不如上一个房间那么大,仅仅是供单人通过的宽度,从这个窄窄的口子看进去,房间也是四面都有精雕墙的构造,而且
  
      “人人人人!”洛晓的眼睛随着凌央手中的电光移动,跟她看到了同一样东西,所以再一次没忍住喊出了声。
  
      “我又不是拍电影,老天干嘛也给我安排这么个烘托气氛的呢。”凌央抱怨了一句,重新给刚才看到的地方打了光,“雕刻的,假的。”
  
      而且那也不是人的雕塑,那只是一段人手。
  
      不过确实怪吓人的,因为这个房间里的每一面墙,虽是同上一处地方一样,都装饰着精美的浮雕,却并非雕刻着山水故事,而是手,各种各样的手。包括人手,兽爪和其他认不出属于什么品种的前肢。
  
      “对不起”洛晓本能地开始道歉,但依旧惊魂未定。
  
      凌央理解,因为她其实也被吓了一跳,当然知道不可以要求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看到一墙的手还选择淡定。虽不至于娇生惯养,洛晓也一直都活在国泰民安里,还很有可能是个无神论者,根本就不相信世间有鬼。
  
      “走吧,你拉着我就是了。”凌央提了提自己的背包,让洛晓在她身后拽着包走,这样有什么吓人的东西,凌央也能挡住对方的一些视线。
  
      “我觉得,这里不可能只是吓人而已。”洛晓紧紧抓着凌央的背包,跟着她再次走进了那个房间。
  
      凄凄切切的哭号在她俩步入的瞬间就又响了起来,还是个立体环绕的音效,声临其境亦不过如此。凌央马上感觉自己身处一件件惨绝人寰的事件之中,正在与每一位受害者共患难,同悲切。
  
      可她毕竟是个死人都见过不少的家伙,自是比洛晓要自在一些,但这里实在太吵了,她听不清楚对方说了什么,只知道洛晓好像跟自己一样,也在分析这个房间可能出现的困局。
  
      都吓得半死了,这孩子还知道推理,实在是很特别的性格。
  
      因为这个房间不是一片空地,凌央估计它不会跟飞沙一样使同样的戏码,加之边上的墙又十分瘆人,她便带着洛晓走在没有陈设物的地面。
  
      这里很像一个普通的古代书房,如果不去看那满墙手臂的话。
  
      因为鬼叫声不绝于耳,两人没办法成功交流,只是默默地往前,往前,才几分钟就看到了前方有一个开口。
  
      是出口?为什么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就走到出口了呢?
  
      凌央拿手电筒反复确认了四周围的安全,然后带着洛晓往前方那个撑死半米见宽的门洞慢慢钻了过去。
  
      这外面同样平平无奇,是个和皇陵里任何一段墓道都没什么差别的空间。
  
      凌央和洛晓都还没能放松紧张的心情,鬼哭声在她们走出来的时候便随之消散了,周围又恢复到了可以对话的环境里。
  
      “无事发生吗?我还是我,你还是你,对吧?”洛晓的心跳根本就没稳下来,手还拽着凌央的包不敢放开,跟着她转身的动作走了两步,重新面对那个出口。
  
      “呃,没错,无事发生。”凌央暗骂一句,抬手指了一下那个所谓出口边上的石碑,虽然她不懂古夏文,但她认得那个小小的倒三角形。
  
      “怎,怎么回事?”洛晓还不确定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凌央把电光往地上照去。
  
      那上面还有她们从上一个房间里带出来黄白细沙。
  
      “没什么,只不过我们又走回来了。”凌央转回去让洛晓松开自己的背包,然后抓着她的手问道,“你听说过,鬼打墙吗?”。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