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方乘以北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生活始末

  四目相对,宋谷重重地点一点头,抬手拍了拍方以北的肩膀。
  起风了,雾气渐浓。
  整理好思绪,两人起身裹紧衣领,拉上拉链,迈开脚步,向着终归要到来的明天。
  路过照片墙,操场,升旗台,和那间盛满青葱回忆的教室,他们只是扫了一眼,再没有多作停留。过去怀念完了,记在心里就好。
  还是要向前看,往前走。一个人也要奔跑,即使逆风,即使脚下没有了路。
  而对现在的方以北而言,幸运的是他还有路,就在脚下。
  刚好到了下课时间,两人挤在释放般欢快奔流的高三学生们中间,一起怀着与他们如出一辙的心情,最后一次走出那座校门。人群里,有的兴高采烈,有的郁郁寡欢,脸上写满了浑然不同的如意或焦虑。
  但每一束目光中,闪着的,都是同一度量的光。
  几秒过后,人群散尽,方以北和宋谷仰头凝视了校门上一如往日的那几个大字片刻,背过身去,走向了街道的另一个方向。
  “哎,冉一丘呢,咱们找他去吧。”
  “他呀,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冉一丘家里之前发生了一些事……”
  听了宋谷哀叹的语气,方以北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追问:“不是吧,怎么了?”
  “好像是他爸出事了,还是怎么来着,他没给我细说,估计心里挺不好受的,咱们去找他谈谈吧……”
  二零八路公交车,五个站,下车再走几分钟,就能到冉一丘家。
  站在那栋带着院门的独立三层楼房前,方以北和宋谷环顾一圈,正想掏出手机给冉一丘打个电话,还没拨通,就看见他从防盗门中走了出来,手上提着两个鼓鼓的大包。
  隐约可见,里边装满了各式家居用品。而跟在他身后走出屋子的,除了也拖着行李箱满脸倦容的母亲之外,还有苗初七。
  防盗门里边,满地狼藉。
  “嘿,冉一丘!”迎上前去,宋谷开口叫住冉一丘,一抬眼,见他神色暗沉。
  “你们怎么来了?”
  向冉一丘的母亲和苗初七点了点头打过招呼,方以北放轻语音,试探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搬家呢……”
  询问之下,他们才知道,原来前段时间冉一丘的父亲做投资生意,失败了,赔光几十年奋斗来的身家不说,还欠下了一屁股外债。
  迫不得已,卖掉了车,又抵押了房子,才只能勉强补上半个窟窿。
  冉一丘记得很清楚,那个周末父亲回家之后,眉头紧锁,窝在沙发上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抽完三包烟,一夜变老。
  第二天一早,摁灭烫伤了手指的烟蒂,他一五一十地向母子二人道明自己的处境,交代清楚之后,没带上任何行李,就只身出门,钻进晨雾里躲债去了。
  临走前,父亲还垂下头去,哽咽着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那是印象中强大得无所不能的父亲,第一次颤抖着肩膀的样子,看上去如此不堪一击。
  听完过后,两人对视一眼,张了张口,不知该如何安慰,便只是挽起袖子,接过那些装满了一整个家庭的箱包。
  “我们来帮忙吧……”
  新搬去的地方,是城郊边一个亲戚家的旧房子,两居室,得交房租。
  忙活了好几个小时,搭建起一个似乎随时都会破碎倒塌的家,冉一丘心里挺不是滋味,再看到一直在奔前跑后,累得满头大汗的苗初七,更是心生愧疚。
  “辛苦这几位同学了,都饿了吧,儿子,你快带他们去外边吃点东西,多谢谢人家。”简单收拾了一番,冉一丘母亲翻出毛巾擦去手掌间的灰渍,从口袋中摸了几张钱递向冉一丘。
  “钱我这儿还有,你也一起去吃点吧,妈。”
  “对呀,阿姨,你也忙一天了。”苗初七听了,也在一旁出声附和。
  “我不饿呢,把该洗的洗洗我再去吃,你们几个年轻人去吧,也热闹,真是辛苦你了姑娘。”
  “没事儿的,阿姨。那待会儿让冉一丘给你带回来……”
  “好咧……”说完冉一丘的母亲提着拖把就拖地去了,也不让他们再帮忙,几人劝说无果,只得一同走下那栋老筒子楼,穿过两条窄街,走进路边一间家常菜馆。
  坐在苗初七旁边的椅子上,冉一丘释放般往外吐了口气,拿起桌前的菜单递给方以北和宋谷,挥手高声笑道:“今天真的谢谢你们了,累坏了吧,想吃什么就点,别客气!”
  “谁跟你客气,你小子还说呢,搬家这事儿也不提前叫我们一下……”
  对面的宋谷白了他一眼,接过菜单,挑了挑眉,露出一副以前势必要好好坑一笔的表情,最后却只勾了两道素菜。
  “嘿,搬个家而已……你变了啊宋谷,居然不点肉……”
  “吃点素好,健康。”
  冉一丘拿回菜单扫了一眼,晃着脑袋啧啧地一阵鄙视,提起笔又勾了几道荤菜。扭过头来,别扭地摆出从前那副纨绔模样,还调侃笑称他这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不不,你这啊,是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还是像过去那般,一阵欢声笑语中,几人吃得比任何时候都心满意足。苗初七率先放下了碗筷,起身说是去一下洗手间,却是打包了一份饭菜,还偷偷把账给结了。
  “快走吧,阿姨肯定饿了,付就付了呗,又没多少钱……”
  饭店门口,冉一丘有些为难地搓着手,支支吾吾:“苗初七,我……”
  想说的,是谢谢那两个字吧,临到了喉咙,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与此刻家中的拮据相比,此刻对他来说,更加难以启齿的,是心底生出的那份羞愧感。
  在发生这些之前,冉一丘好像从来没有过关于钱的概念。他可以花一笔数目不小的钱买一捧玫瑰花,死乞白赖地大喊着让苗初七嫁给自己;而现在呢,却没有勇气在这番光景之下,对忙前忙后的她说出那句感谢。
  除了自尊心作祟的因素,或许还有一部分缘由,是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像再配不上她了吧。
  往回走的路上,大家纷纷陷入了沉默,空气萧索。
  走着走着,冉一丘突然停止脚步,轻微地深呼吸一下,转头看向一旁的方以北和宋谷:“天儿也不早了,要不然你们先回去吧,也没什么事了……”
  “也行,我们就不去添乱了。”宋谷看出了他的异常神色,想着也许就应该让他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打算一下,也就没有多过叨扰。
  “那个,苗初七,你也先去休息吧,折腾一天了,剩下的我可以整理。”
  苗初七听见他也对自己说出了同样的话,身子微微颤了颤,一脸不解,分秒之间,转而露出灿烂的笑容:“没事呀,我们隔得也不远,还早呢,我再去帮帮阿姨。”
  “不用了,真的。”
  “冉一丘,你想说什么?”她听出了冉一丘话语中别样的意味,收起笑意,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断断续续地,犹豫停顿,最后还是道出了心底的想法:“没什么,就是,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做,我家现在……”
  苗初七神色变得有些焦急,打断了他的话音,上前一步问道:“就是说,你认为我是那种拜金贪财的人?”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见他一脸窘迫,苗初七仔细想了想,这才看穿他的心思。她忍住笑意,索性双手叉上腰间,扬起下巴故意高声问道:“喂,你不是说过要娶我么,反悔了?”
  不得不说,他那点儿幼稚想法,实在是蠢得令人哭笑不得。
  伶俐的声音穿入耳膜,惹得他满脸通红,冉一丘慌忙躲避着那道目光,头低得更深了:“没有……可是,没钱怎么娶你……”
  “没关系,实在不行,我娶你啊!”苗初七踮起脚尖,抬手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还宠溺地自上往下抚摸了一下那头毛发,画面十分和谐友爱。
  而此话一出,身后还没走出远的方以北两人闻声,噗呲一下笑喷了出来。
  宋谷挑了挑眉,朝他那头的冉一丘竖起了大拇指:“你可以啊,冉一丘,这么大魅力,这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冰山美人吗?”
  下一秒,方才还搭着他的肩膀一脸霸道的苗初七,立马羞得耳根发烫。
  “说真的,你现在该担心不是这些,而是要想想,怎么能帮帮你妈,阿姨挺不容易的……”
  “嗯嗯,我明白了。”
  冉一丘郑重地点了点头,心下暗想着,从今天开始,自己一定得学会省钱,去做兼职,要通过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
  只有那样,自己才敢大声地,向苗初七许下那个未来。
  离开之前,方以北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了一句:“都会过去的,总会变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