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觅仙道 > 第262章 最强的筑基期修仙者
与颜皓二人分别以后,秦炎一路上,没有遇见任何波折,很快便顺利回到了天符山总舵。
  
  谈不上物是人非,但如今的天符山没有了当年的生机勃勃,显得有些萧瑟。
  
  他回了一趟自己的洞府,这儿倒是一切如故。
  
  虽然门派以为自己陨落掉了,但好在东西却没有人动过。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秦炎并没有过多的思索。
  
  因为一路上他已经有了决断。
  
  先去找掌门尊者。
  
  自己的秘密当然不可以对他说。
  
  但谎称天道筑基则没有问题。
  
  如今既已今非昔比,秦炎也不打算一直低调下去。
  
  而这,就要得到掌门的认可,甚至是一定程度上的配合。
  
  打听到掌门尊者如今在天符殿,于是他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依旧是十分顺利。
  
  请殿外的弟子通报以后,很快便得到消息,掌门让自己进去。
  
  “弟子参见掌门师伯。”
  
  秦炎冲着前方的老者行了一礼。
  
  “起来吧。”
  
  “是,谢谢师伯。”
  
  秦炎抬起头,却不由得一愣,与记忆中的灵符尊者相比,眼前之人却显得苍老了许多。
  
  不过数年罢了。
  
  他可是金丹中期的强者。
  
  秦炎不由得叹了口气,看来落云山如今面临的局面确实糟糕以极。
  
  好在自己已有了那驱虎吞狼之计。
  
  当然想要见成效,没有那么容易,必须得加以时日。
  
  脑海中念头转过,表面上,秦炎却不动声色。
  
  而灵符尊者的脸上,却露出一丝欣慰之色:“楚舟,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不过我听说,你当年不是被一金丹期的魔修追杀吗,是怎样逃出生天的?”
  
  “呵呵,弟子运气不错。”
  
  秦炎当然不可能实话实说,好在这一路上,他早已想好了托词,不说天衣无缝,但只要不是非常仔细的去慢慢分析,还是显得非常的合情合理。
  
  “原来如此,你这小家伙,还真是运气不错,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么短的时间,你居然成为了一筑基中期的修仙者,想必是有那么一些奇遇了。”
  
  “是的,师伯。”
  
  秦炎非常爽快的点头承认了,但具体是什么奇遇,却并没有说。
  
  而灵符尊者也没有追问,毕竟作为一派之主,性格肯定十分稳重,天符山弟子门人那么多,难道每一个有了奇遇,他都要一一追问清楚?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灵符尊者抚须微笑:“上次你也立了不少的功劳,门派自然会有奖励,一会儿自己去领取。”
  
  “谢谢师伯。”
  
  秦炎作了个揖,随后才略一迟疑的开口了:“弟子斗胆想问一句,师伯最近是不是遇见了什么难题?”
  
  “何以见得?”
  
  灵符尊者眉头一挑。
  
  “您虽然在笑,但愁眉苦脸却几乎是写在脸上。”
  
  “你这小家伙,倒还懂得察言观色。”灵符尊者笑骂了一句:“如今仙门确实遇见一些难题,不过你一筑基期的修仙者可帮不了我,没事儿,老夫自己会想办法的,你先退下吧,去领奖励,然后好好休息!”
  
  “筑基期的修仙者帮不了我。”
  
  秦炎听到这里心中一动,却没有遵命离开,而是行了一礼:“师伯,弟子还有一事禀告。”
  
  “何事?”
  
  灵符尊者有点惊讶,有点不悦:“在他的印象里,楚舟是很聪明,很懂得进退的小家伙,怎么今天表现,却有点反常呢?”
  
  不过说有点小不满,他却并没有发火,而是耐着性子回过头。
  
  “掌门师伯,弟子有一件事情不曾对你说,您曾赐予我筑基灵符,但弟子并不是通过符道筑基成功的。”
  
  “是靠着筑基丹么,我知道了。”
  
  灵符尊者表情淡然。
  
  虽然天符山的弟子,在获得真传资格的时候,仙门都会赐下一张筑基灵符。
  
  但该派的弟子,大部分,却并不是通过符道筑基成功,因为那太危险,一旦失败,便有极大的可能陨落。
  
  而服用筑基丹,要安全许多。
  
  所以即便是得到了筑基灵符,该派的弟子也未必会用,相反,很多会绞尽脑汁,将灵符换成筑基丹。
  
  而对弟子们的行为,天符山自然不会鼓励,但也并未追究,而是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所以颜皓如果采用的丹道筑基,一点都不稀奇,但他又何必向自己提及。
  
  灵符尊者不由的略感诧异。
  
  紧接着少年的声音却又传入了耳朵里:“师伯,您说错了,弟子并不是采用的丹道筑基,而是冒险了一次。”
  
  “冒险?”
  
  “弟子大胆,采用的天道筑基。”
  
  “啥?”
  
  灵符尊者皆是一呆,随后表情就变得非常精彩:“天道筑基,我没听错吧,楚
  
  师侄,此事是不可以开玩笑的。”
  
  “弟子没有胡说,我确实是天道筑基的修仙者,实力远非同阶修士可比,弟子如今虽只是筑基中期,但对上较弱的金丹老祖,已能不落下风。”
  
  秦炎说这话其实是非常谦虚。
  
  但他总不能大言不惭的对对方讲,不久前,我才刚灭杀了一名金丹期的修魔者,而且是全程占据上风,打到对丝毫还手之力也无。
  
  听上去简直跟弥天大谎差不多。
  
  所以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你说什么?”
  
  灵符尊者作为一派掌门,什么大风大浪不曾见过,养气功夫了得,早已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然而此时,却惊得呆了。
  
  如果说,秦炎说他是天道筑基,心中还有点将信将疑,然而等他说到,能与较弱的金丹老祖,相抗衡的时候,灵符尊者反倒是有些信了。
  
  原因无他,对方不可能当着自己的面,一连撒下这两个弥天大谎啊!
  
  首先,自己完全想不出,撒这样的谎,他能有什么好处?
  
  而且,如果这是谎言的话,未免也太容易揭穿了。
  
  所以错愕之余,灵符尊者反而倾向于相信。
  
  尽管,他内心深处,也觉得不可思议。
  
  天道筑基,放眼整个武国,万年以来,成功的也仅有天绝散人一个。
  
  至于实力媲美金丹期修仙者,他反倒不太好判断,因为典籍上仅有只言片语的描述了,说天道筑基同阶无敌,能否挑战金丹期,则没有提。
  
  总而言之,将信将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