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道士生涯 > 第22章:哈哈
其实只有赵小飞自己知道,他并不是神,他是人,是普普通通、有血有肉的人。
  
  是和我们一样,和大家一样,有耳朵、有鼻子、有眼睛、有下巴的人。
  
  他也会受伤,也会生病。
  
  就像刚才的枪战,如果赵小飞不小心中了一枪,轻则也要救治,重则也会死亡。
  
  要不然,当看见那个凶手拔出手枪时,赵小飞也就不会逃跑了。
  
  如果非要说赵小飞的特殊性,那只能说,他是一个‘修真者’。
  
  修真者,在人类口中,亦被叫做‘修道者’和‘修仙者’。
  
  其实如果想要去学,每个普通人,都能通过努力修行,成为像赵小飞这样的‘修真者’。
  
  “哗啦啦——”
  
  突然,安静的医务室内,响起了一阵水流声。
  
  咋一看去,原来是赵小飞打开了旁边的水龙头,正在洗手。
  
  等到手上的血迹冲洗干净,赵小飞这才指向聂小莹,嘱咐道:“让伤者在手术台上躺两到三个小时,等她的生命体征完全稳定下来之后,你们……两个女护士帮聂小莹小姐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就行了。呃~~~~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走就走,赵小飞直接打开门就走了出去。
  
  房间里的几个人,都还未反应过来。
  
  可忽然,刚刚走出门口的赵小飞又探了一个脑袋进来,朝着邓丽英眨了眨眼睛,笑呵呵的说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差点忘了,美丽的邓丽英小姐,记得叫人把那个开枪的凶手给抓起来,别让他嚣张了。”
  
  说罢,脑袋一缩,就离开了。
  
  就这样,赵小飞赤着上身,大摇大摆的往前走去。
  
  虽然现在是夏天,可毕竟这是在公共场合,赤着上身始终是一种不太文明和不太礼貌的行为。
  
  再加上赵小飞带着农民小草帽,穿着脏兮兮的人字拖,一副农民工的打扮,这就更加引起了别人的不满。
  
  路过第一节车厢时,立刻有人鄙视起来:“这哪里来的农民工啊,真的是不懂文明,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光着上身,这像什么话?”
  
  “就是啊!农民工就是农民工,真是没文明没素质。”
  
  在这些人当中,一些女人的声音最为难听了。
  
  “啧啧啧!这农民工没钱没势的,还想靠卖肉来吸引老娘?我呸!没门!”
  
  “反正男人没钱我是不会喜欢的,我发誓,我是绝对不会跟个农民工过日子的!”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农民工。”
  
  听见这些人的话说得很难听,赵小飞终于忍不住了。
  
  他们骂自己可以,因为自己本来就是个农民。
  
  可是这些人骂的却是整个农民阶级,骂的是所有农民工,就因为这一点,赵小飞不能忍!
  
  他看着一个二十五岁左右、非常肥胖的女人。
  
  这个女人,刚才骂得最难听了。
  
  “肥猪!!!”赵小飞忽然咧开嘴骂道,“我说你这只肥猪,长得这么肥,又长得这么丑,别说我这个农民工都看不上你,就算是街边乞丐估计都看不上你。死肥猪,我看你去那些发廊卖肉的时候,即便那脸部遮住,都没人会找你!”
  
  “啊?你……你你你……”这个女胖子很显然没有想到赵小飞会反驳,气得满脸通红,竟然不知该怎么接话。
  
  “你什么你啊?死肥猪,又肥又丑,我看这辈子没人敢娶你了。”赵小飞转了一下头顶的小草帽,一脸的得意模样。
  
  “你……”这个女胖子顿时愣了一下,坐在座位上立刻发飙,“啊啊啊!小农民!农民工,该死的农民工,我诅咒你,我诅咒你。”
  
  “我才诅咒你呢!”赵小飞翻了一下白眼,然后便不再理会这个死胖子,径直往前走去。
  
  可没走两步,赵小飞撞到了一个人。
  
  又是一个胖子!
  
  只不过,这个胖子是一个男人。
  
  “哎呦,是你!?”赵小飞饶有兴致的看着胖男人,嘿嘿笑起来。
  
  这个男人,正是之前和赵小飞打过赌的那个死胖子。
  
  当时这个胖子说,如果那矮个子凶手有枪的话,那他就把一整张椅子吃下去!
  
  当然,也顺便鄙视了一下赵小飞这个小农民。
  
  “哈哈哈!”赵小飞得意的大笑,“死胖子,刚才你不是还和我打赌来的吗?你不是说要把那张椅子给吃下去吗?哈哈哈……现在给我去吃啊!你这怕死啊?居然跑到这么远的车厢来了,哈哈哈……搞笑哦!”
  
  肥胖的中年人顿时满脸尴尬,憋得一张脸通红,尴尬笑道:“小哥,这位小哥,对不起,刚才是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嗯~~!”对于这些有礼貌的人,赵小飞也会很有礼貌的对待他们,“大叔啊,所以以后,千万不能小看农民工啊,有时候这农民工,或许会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嗯嗯嗯,知道了,知道了,多谢小哥提醒。”肥胖的中年人非常有礼貌,刚才发生在那个车厢里的一切,他都看见了。
  
  就是这个小农民,制住了那个凶手。
  
  现在,他对这个小农民,肃然起敬,没有丝毫的杂质,对赵小飞的敬仰那是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知道就好,以后可不能再鄙视农民工了,下不为例啊!我先走了,我二老婆还等着我报平安呢!”说罢,赵小飞又夹着一双人字拖,往前面走去。
  
  而就在赵小飞走到这节车厢的尽头时,忽然,不知是谁惊叫了一声:“咦!这个农民工,好像就是刚才在前面车厢里制服那个凶手的小农民?”
  
  “就是那个……拿枪的凶手??”
  
  “不会吧?一个农民工,他凭什么能够制服那个拿枪的凶手?”
  
  听见这些人的议论和质疑,肥胖的中年人终于无法淡定了,重重地咳嗽一声,朗声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嗯,很好,大家听我说……刚才,就是这个被你们看不起的小农民,他制服了那个拿枪的凶手,否则,那个凶手肯定会一路杀过来的,他杀了谁都不知道,也许是你,也许是我,也许他,所以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刚才的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我可以对天发誓,这个农民小兄弟非常的勇敢,非常的厉害。”
  
  “所以,我请大家以后绝对不能再看不起农民工了,也不要再鄙视农民工了。特别是你……你这个死肥猪,刚才就你说的最难听了,我早就想骂你了,死肥猪!”
  
  那个女胖子一听,当即怒了,吼道:“你个死胖子,你才是死肥猪,你全家都是死肥猪,我诅咒你,我诅咒你全家都变成死肥猪!”
  
  一男一女两个胖子,居然开始掐架了。
  
  这个男胖子从最开始的鄙视赵小飞,到现在的帮助赵小飞骂人,这种反转是让人没想到的。
  
  赵小飞也懒得去管这些事儿,径直往前走。
  
  一路穿过了三个车厢,这第四个车厢,正是刚才发生枪战并且死了人的那个车厢。
  
  这都过了将近十分钟了,竟然还没有人敢进来。
  
  最主要的是因为,那矮个子凶手还拿着手枪,笔直的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看见赵小飞进来了,这矮个子凶手又开始大声叫骂起来了:“小农民、乡巴佬,我-草妳全家,你狗日的赶紧放开我!小农民,赶紧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等老子能动了,第一个要杀了你!”
  
  “切!”赵小飞路过凶手旁边的时候,翻了翻白眼,鄙视道,“我说大哥,你智商能不能别这么低下?一边叫喊着让我放开你,一边又说等你能动了就第一个杀我,那你他吗的到底是想让我放开你,还是不想让我放开你?哎呀呀,这让我很纠结啊,本来我打算放开你的,可一听说放开你,你就要杀了我,我就吓得腿软,所以我还是决定不放你了,免得惹来这些不必要的麻烦,把自己的命给丢了。”
  
  说着说着,赵小飞已经走远了。
  
  而原地,只留下了满脸错愕的矮个子凶手,一阵无言以对。
  
  是的,矮个子凶手后悔了,他非常的后悔!
  
  早知如此,就不该一边让赵小飞放了自己,又一边喊着要杀赵小飞。
  
  自食其果,自食其果啊!
  
  这可真是欲哭无泪。
  
  这一刻,矮个子凶手只怕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真的是智商低下的表现啊。
  
  “哈哈哈~~~嘿嘿嘿~~~~”
  
  赵小飞则已经大笑着走出了这节车厢。
  
  可他刚刚来到另外一个车厢,就听见了一个大叫声:“赵小飞,你给我过来!”
  
  然后手就被一个女人强行给拉走了。
  
  一看这背影,赵小飞心里就知道是谁了……嘿嘿,二老婆苏雨晴!
  
  这小妮子的背影,特别的好看,诱人的小蛮腰,让人忍不住掐一把。
  
  实在是太美了。
  
  把赵小飞拉到座位旁,将他按到座位上,苏雨晴甩了甩头发,便急急忙忙的说道:“赵小飞,你找死啊?我刚才听说你跑去制服那个凶手去了?”
  
  “谁说的?”赵小飞顺势一问。
  
  “李四,那个小偷李四说的!”苏雨晴指着走道另一边,李四坐到了其中一个空位上,正笑盈盈的和赵小飞打招呼。
  
  赵小飞一愣,这货还跟着呢?
  
  就准备脱下拖鞋冲上去给这李四一点好看,可却被苏雨晴瞪了一眼:“赵小飞,你还不老实是吧?你想干嘛?你还想去干嘛?你看看你的身上,到处都是血,我知道你有点功夫,可是武功再厉害都打不过子弹,这一点你不知道么?”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的确满身是血。
  
  这些血都是聂小莹的,赵小飞当即苦笑道:“二老婆,这些血不是我的,是那个美女乘务员的,刚才她受伤了,我就把他送到医务室去治疗了,这血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那倒还好,可若是你的,你该怎么办?”苏雨晴火急火燎的说道。
  
  从她的语气中能够看到她有点儿生气,也有点担心。
  
  赵小飞嘿嘿一笑,问道:“二老婆,你这是在关心你吗?”
  
  “啊?我……”苏雨晴顿时面红耳赤,不敢承认,急忙解释道,“我……不是,我那个……就因为在火车站你救了我一命,所以我这才有点关心你的,不然,我才懒得理你。”
  
  “呵呵……明白,我明白。”赵小飞笑得非常甜蜜。
  
  可他越是笑得甜,苏雨晴就越是脸红,到后来,都红到脖子根下面去了。
  
  就连苏雨晴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担心、关心和紧张。
  
  自己和赵小飞是第一件见面,这没错。
  
  赵小飞也救了自己,这也没错。
  
  可是,苏雨晴刚才对赵小飞的担心和关心,似乎已经超出了这两种关系。
  
  好在苏雨晴尴尬时,对面传来的声音:“小飞兄弟啊,刚才听那位黄发小哥说你制服了那个拿枪的凶兽,可是把我们吓坏了。”
  
  说话的人是方雅。
  
  “是啊小飞兄弟!”洪天照也跟着劝道,“小飞兄弟,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可不允许你有事,以后再有这么危险的情况,你一定要跑,跑得远远的知道吗?你看看那些人,多聪明啊!一听见枪响,所有人就一窝蜂似的往后面跑,有些人都跑到后面的几个车厢去了,离得越远越好,这主要是怕误伤啊!”
  
  “就是就是!”苏雨晴在适当的时候补充道,“就你最傻,人家有枪你还跑过去硬磕,这没事还好,若是有事,那你的小命可就没了,到时候你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可就都会伤心了。”
  
  “这……”面对这么多人的劝说,赵小飞只得妥协,苦笑道,“好吧好吧,以后我注意点吧!如果再有这种情况,那我也散开两腿逃跑,行了吧?”
  
  “那还差不多!”在得到了赵小飞的保证之后,苏雨晴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
  
  “嗯~~~!二老婆,那现在有件事我要问你了。”赵小飞指着坐在走廊对面座位上的李四说道,“你怎么跟李四搞到一块去了?”
  
  。文学馆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