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刀传 > 第五章 斥责 阴谋

  宋衍书的到来令李仲念二人很是惊喜,二人与宋衍书关系很好,当年宋衍书还未迎娶君清婉之时,二人与其便认识,更将他当作大哥,自与君清婉结婚后,夫妇二人便搬到隅疆王朝都城天疆生活,宋衍书出任九州武道联盟驻西域分部瀚海书墨的副学主,不常回来。
  “姐夫姐夫!你这次回来是不是因为有大人物来石漠啊!”君清扬急切的问道。
  “嗯?你已经知道了?哈哈,小丫头消息蛮灵通的嘛”打笑了君清扬两句,宋衍书便继续说道。
  “确实有,学主先派我来将这边的事务处理一下”
  “那……姐夫你知道是哪个大人物嘛?”
  “听说是中州道门的,但具体是那位尚且不明。”
  君清扬似乎想继续开口,但被君汉打断。
  “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啥!你不是还在禁足吗!谁让你乱跑的!”
  君清扬被这一声训斥吓住了,手背在身后,低下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李仲念见状,只得站出来。
  “义父,我练刀伤到臂膀,清扬姐姐听到我的痛呼才过来的。”
  “哦?你俩的院子相隔甚远,这也能听的到?”
  李仲念情急之下没想到这一因素,只得苦笑道:“大抵是孩儿痛的比较厉害,叫的比较大声。”
  “苟批不通!你这是在替她说谎!你的手臂的伤到底从何而来!”李仲念瞬间没有了言语,便如同君清扬一般站在原地,不知如何说。
  “你就是不说我也猜到了!是不是清扬弄的!”
  “义父!这伤确实是孩子自己不慎受的,不管清扬姐姐之事啊!”李仲念连忙回答。
  “哼!清扬,你来说,仲念这伤是不是你弄的!”
  ”我.....“君清扬虽未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却是说明了结果。
  ”你!“君汉看着自家女儿,眼睛里满是斥责之意。
  见君汉还要说什么,宋衍书连忙出来打圆场。
  “岳父大人,清扬自小虽顽劣,但与仲念两小无猜,想来也是无心之失,更何况仲念也并未怪罪清扬,他俩已不是五尺之童,这件事不若交予他们自己解决。“
  ”唉!罢了,衍书,我便先带你去拜访城内各势力之主。还有,清扬,回你自己房间!给我好好的检讨自己的过失,仲念,这几天便好好休息吧,唉!“君汉临走之前还不忘对两人嘱咐。说完便走出屋外,宋衍书对两人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便立马跟上君汉走了。君清婉亦是跟了出去。
  屋内眨眼便只剩下二人,君清扬还是俯首抓着自己的衣角,不知道在想什么,李仲念见状,叹了口气。
  “二姐,此事便揭过吧,我并无大碍“见君清扬还是没说话,李仲念还是苦笑,刚想去安慰一下这位自己的二姐兼师父,君清扬转过身,抽了抽鼻子,对着他说道。
  “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会负责!对不起!“说完向门外走去。
  “还有,下次要叫我师父”在路过李仲念的身边时说了一句,便急匆匆的走出门,只留下还在苦笑李仲念一人在屋内。
  石漠城府衙之内,几个黑斗篷之人站在一个穿着隅疆王朝官服的人面前,讨论着什么。
  “查出那五个人在哪了吗“其中一个黑斗篷说。
  “没有,我命人暗中仔细查探了城中的每个地方,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那名穿着官服的人恭敬的向那黑袍人回答。
  “没人?嗯?武道联盟安插在我们中的密探的尸体上有什么发现?”
  “有十二道刀伤,但致命伤却是后背直透胸口的一道暗器伤,是教内暗器穿心断魂钉留下的。“
  “也就是他们杀了密探后,却不知怎么失踪了?“
  “应该是这样,那五人怕是凶多吉少啊“又有一个黑袍人说话,他的声音很是沙哑,仿佛被烫坏了嗓子。
  “哼,那人就快来此地了,这个节骨眼上又发生此事,我可不希望圣教主的计划出什么岔子!你是此处的官员,行事比我等方便,这件事给我尽快查清楚,不要碍了大计“黑袍人冲着官员吩咐道。
  “是,下属必定尽快查清!”
  “嗯,接下来就请各位严守自己的岗位,那人一到便立刻行动!”
  “是!“众黑袍人应和一声。
  “嗯,那就辛苦大家了,圣教永存!“
  “圣教永存!“
  另一边,君汉与宋衍书走在街上,身边跟着数个侍从。
  “这么说确实有魔教潜入城内了?”
  “嗯,岳父大人,那颗暗器确实是魔教内部的专用暗器,看来那被追杀之人可能是联盟的密探“
  “没想到啊,我见那暗器长的怪异,便偷藏了起来,却是因此及时发现了魔教的信息。”
  “岳父大人,想来城内已然不安全,那仙长的游讲之路到次必有意外,此时再改变路线却是来不及了。”
  “衍书,你过两天回去的时候把清扬和仲念带走。“
  “那岳父您?”
  “哼!我的刀锋还没有锈住啊,况且,我年轻时与那仙长有过一面之缘,此时却能重逢故人啊“
  “岳父的覆海刀多年未出,看来要一出惊人啊“
  “哈哈哈!还是你小子会说话,嗯,到了,这里便是石漠城城主府了”一座防守森严的府邸映入众人之眼,君汉使人前去递上拜帖,侍从向前,将拜帖递给门前侍卫,侍卫接过拜帖,走入府邸内,不一会,一个声音传来。
  “君老弟!好久不见啊“一位身着铠甲的中年人走来,与君汉见过礼。
  “君老弟,随我来,城主就在府中等候”
  “那就麻烦褚老哥啦,请“
  “请!”众人走向府中,使侍从在前厅等候,褚姓侍卫带着君汉宋衍书穿过前厅,来到院内。院内有着数座假山,假山群中间有一座小亭,一位身穿锦衣,面容威严的人坐在亭中,褚姓侍卫将二人带到后,与君汉抱拳一礼,便走出了院子。二人走到小亭。
  “见过城主!“二人俯身拜。
  “不必多礼,想必你们便是为了云海飘渺的仙长游讲之路而来的,来,坐下再说“二人谢过城主,在小亭中做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能入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