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玄地黄录 > 第三十七章 敌情莫测

  王家的大门口忽然来了很多官兵,瞧那鲜亮的甲胄,是宫里的卫士。
  其实不只是大门口,王家的周围到处都有官兵的身影,不是卫士,便是缇骑。
  只片刻间,整个王家大院已被官兵团团包围,连一只鸟都很难飞出去。
  原碧被缚了双手,由两队卫士押送到了门口。
  “带进去。”王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王涉随着两队卫士,从大门口闯了进去,在他的身后,是阴阳家一众人等,来歙和刘宸他们就在其内,不过他们是以阴阳家弟子的身份过来的,连王涉都没有认出来。
  王涉忽然走了过来,来歙和刘宸连忙转过脸去,免得被对方认出而多费唇舌。
  他道:“边老师,咱们这便分头行动。我去拿人,你注意周围动静。”
  边山奇沉声道:“卫将军请。”他说着朝身后各人挥了挥手。
  一众高手便即纵跃而去,把王涉瞧得口瞪目呆,他心道这才是高手啊。
  因为怀疑里面有密道,边山奇多了个心眼,他与王涉早就商议好了,由阴阳家的人在各处监视,防止敌人趁乱逃走。
  进入王家的人并不多,好在有一众高手在,边山奇十分放心。
  王涉认为,区区一个王临,即便有一些同党,那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便没有带太多的人进来。边山奇却有另外的考虑,他怕进来的人多了,容易被敌人浑水摸鱼。
  见了边山奇的实力,王涉更加放心,押着原碧大步往王临的住处走去。
  “这是你戴罪立功的最后机会,可别耍花样了。”
  “是。”原碧怯生生应了一声,眼角带着妖媚,“那些坏人就住在前面。”
  王涉瞧了一眼,不由心中一荡,暗呼可惜,要是能弄到自己府上就好了。
  刚踏入那一片屋舍,王涉就听到了一阵喝斥声,似乎有人在交手。
  王涉打出手势,卫士们快步冲了进去。
  里面倒了不少人,是被人打伤的。
  见了此等情景,王涉有些恼羞成怒,喝问道:“王临在哪?”
  一名受伤的人指着外头道:“被人掳走了。”
  王涉大吃一惊,呆在原地。
  刘宸就守在附近,早在王临还没过来的时候,他便听到这边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动静,当下小心留意,还没来得及过来查探,几道身影已从半空中掠了出来。
  在众多身影当中,其中一人被挟持着,他依稀认得那便是王临。
  这是怎么回事?他一时怔住了。难道还有人抢着要杀王临?这也太无聊了。
  仔细一想,这不合常理,当下疾追过去。
  周围的屋舍内不断有人影闪现,埋伏在各处的阴阳家弟子也都追了出来。
  那些人影都在往一个方向跑,那是擎天阁的方向。
  这似乎和想象中的情况有些不一样。
  刘宸以为是自己最先追进了擎天阁,原来陆乘风比他进来得还早。
  “师伯,你看到刚才进来的人了吗?”
  “刚才进来了很多人。”
  话一说完,四下传来门窗响动声,紧接着便是轻重不一的脚步声,衣袂破空声,到得后来,各种声响几乎接连不断,偶尔还有短暂的打斗声,以及撞坏东西的声音。
  终于,所有声音都停了下来,这间屋子里也多出了不少人,是自己人。
  刘宸和陆乘风始终没有移动过,在刚才那种混乱的情况下,动还不如不动。
  在不动的情况下,也可以用耳朵听出很多情况来。
  刘宸叹道:“对方好像早就料到我们会来。”
  墨闲和公输盼走了过来,前者已开始发牢骚。
  “最开始,他们从各处现身,像是一盘散沙,但恰好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等我们缓过神来时,他们又合到了一处,握成了一个拳头。看来今天这仗不好打啊。”
  公输盼摩拳擦掌,伸着脑袋瞧了瞧屋子里面,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你要怕死就给我滚,我一个人进去报仇算了。”
  门外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是王涉过来了。
  “边老师,你果然在这……咦……大家都在啊。”
  边山奇道:“你来得正好,我问你啊,这擎天阁里面,究竟有多大?”
  王涉道:“擎天阁是由很多的楼宇和花园组成的,可不是简单的一座房子。”
  “你都记得各处的地形吗?”
  “只大概记得,有些地方我也没去过。”
  “那就麻烦给大家带个路。”
  “啊……”王涉吓了一跳,摸着胸口直撇嘴。
  “放心罢,不用你走最前面。”
  王涉这才讪讪笑了笑,回过头去,把外面的卫士招呼进来。
  边山奇知道刘宸进来得早,便向他投去一个眼色。刘宸伸出一手,指向一个方位。几乎在同时,陆乘风也指了一个方位,恰与刘宸所指的方位相同。
  边山奇带头走向那边的一道侧门,其余人也都跟了过去。
  出了侧门,大家来到一座不小的庭院,四周建有回廊,并种了不少花草。
  “好香啊。”公输盼惊喜地叫了一声。
  庭院里有一股奇特的香味,大家都闻到了,有人还露出一副陶醉的神色。
  有花就有香,这原本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然而来歙的鼻子特别灵,顺着香味就找到源头了,那是一株盆栽花,乍一看也不起眼,然而其花朵的样貌却很奇特。
  那就像人的一张口,大小也差不多,色泽暗红,略带黑斑,有一种妖艳感。
  凑近一闻,香味刺鼻,似乎还夹杂了一股腐臭味,当真邪门得紧。
  大家看着来歙的举动,都有些诧异,此刻见他眉头紧锁,便更觉惊奇。
  刘宸忍不住问道:“这花有什么问题吗?”
  来歙哂道:“没发现什么异样,但就是觉得怪怪的。”
  陆乘风忽道:“还记得我们去骊山那次,邹欢说过的一句话吗?”
  来歙倒抽一口凉气:“他提到过一种香味……难道你觉得就是这种香味?”
  陆乘风道:“我只是猜测啊,大家还是小心一点,千万别碰它,赶紧走。”
  哀章露出一副惊悚的表情。
  “别吓人了好不好,这要真是长乐宫出现的那种香味,我们会不会也……”
  他说着连忙捂住了嘴,因为大家都投来了嫌弃的目光。
  这时,王涉刚好押着原碧走了过来,他脱口叫了一声:“好香啊。”
  边山奇心中一动,问道:“卫将军,你以前来过这里没有?”
  “来过啊,这是去‘碑园’的一条路,再往前面走就会看到很多石碑。”
  “那你之前有没有闻到过这种香味?”
  王涉想了想,回答道:“好像没有诶……”
  知道内情的人面面相觑,后背不由冒出一股寒意。
  陆乘风伸手一指:“赶紧离开这里,去那个方向。”
  王涉惊道:“你确定是那个方向?”
  陆乘风讶然道:“有什么问题吗?”
  王涉仔细辨别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道:“如果我没有记错,那应该是‘九天禅室’所在的方向,那是擎天阁最神秘的地方,擅闯进去很容易迷路的。”
  陆乘风道:“从刚才的动静来看,敌人就是往那个方位去的。”
  原碧见大家都不说话,忽然怯生生地说了一句:“我认得路。”
  众人投来一个惊奇的眼神。
  她道:“王临带我去过几次,我知道怎么走,如果敌人躲在那里的话,我一定能带你们把人找出来,这应该算是戴罪立功了罢?”
  王涉大喜:“我一定给你记上一功,快点去前面带路。”
  刘宸虽然有些怀疑原碧的话,但事到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大不了小心一点就是了。同来的其他人估计也是这个心思,所以都没反对。
  大家走出当前的庭院,却发现没有去那个方向的路,不禁有些纳闷。
  王涉笑道:“去九天禅室的路在碑园的那一头,先沿着路老老实实地走罢。”
  途中又路过一个庭院,也有那种奇怪的盆栽花。大家不敢停留,快步而过。
  穿过几道门户,眼前景观一变,像是到了一座园林,入眼都是一人多高的石柱,上头刻满了文字。走进一瞧,石柱上记录的或是一些治国之道,或是一些先贤名言。
  王涉道:“这就是碑园了,是陛下曾经修心养性的地方。”
  边山奇才没那个闲工夫研究皇帝的爱好,一双眼睛不停地往周围瞧着。
  “路在哪里?”
  “往这边走。”原碧不待人吩咐,已往前走了几步。
  一行人跟了过去,都小心翼翼地走着,个个眼观四方,耳听八方。
  一声轻微的脆响传入耳中,有人踩到了什么东西,哀章抬起脚底,低头看了看,上头沾了一个虫壳,还有些黏糊糊的东西,瞧着十分恶心,不由皱了皱眉头。
  刘宸大吃一惊,这就是那种可怕的食人蜘蛛。
  “有蜘蛛。”走在前面的原碧忽然尖叫一声。
  大家这时才发现,草地里不断有奇怪的蜘蛛冒出来,像是从土里爬出来的。
  王涉道:“这有什么好怕的。”
  原碧露出一副心惊胆战的样子:“大家赶紧走罢,这不是一般的蜘蛛,是王临请来的那些恶人带过来的,叫做‘麻蝗蛛’,我亲眼见过它们可以吞噬鸡狗。”
  王涉笑了:“这么小的蜘蛛,怎么吞噬鸡狗?”
  “据说人都能吞噬啊,听说过蚂蚁啃大象吗?”
  王涉的笑容登时僵住了。
  刘宸忍不住插了一句:“她说得没错,大家赶紧离开这里。”
  边山奇见刘宸说得郑重其事,当下大喝一声:“快点带路。”
  原碧神色匆匆地小跑了几步:“大家这边走,前面不远就是九天禅室了。”
  就这说了几句话的工夫,草地里的蜘蛛已多得随处可见。
  公输盼在来家听刘宸说起过蜘蛛一事,此刻见了那些蜘蛛,早已起了一身疙瘩,人群中就她跑得最快,都跑到原碧前头去了,她回头道:“你们快一点啊。”
  墨闲赶紧追了过去,哂道:“瞧你害怕的,叫你不要跟着来,你偏不听。”
  公输盼道:“可别小看我,如果遇到什么机关密室,只有我能破解。”
  一时间,大家走得有些慌乱,后面的卫士已不成队形了。
  王涉全然不管,他只顾自己走得快,身子紧挨着原碧,还趁机占起了便宜。
  原碧的身子被王涉触碰了几下,发出嘤咛一声,投来一个嗔怪的眼神,那欲拒还迎的模样充满了诱惑力,王涉瞧得心痒难当,心中盘算着一定要把对方弄到手。
  大家终于有惊无险的走出了碑园,眼前是一座巨大的木屋,大得看不到全貌。
  原碧望着前方道:“这就是九天禅室了,大家跟着我进去。”
  王涉还沉浸在刚才的美梦中,见原碧人已离去,这才惊醒过来,急忙追了几步,依旧紧挨着对方,并厚着脸皮充好汉:“你放心带路,我们时刻都会保护你的。”
  原碧回过头来,感激地瞧了他一眼,竟有些含情脉脉:“多谢将军。”
  那一口香气吹在王涉脸上,几乎把王涉的骨头都要吹酥了。
  大家见了王涉的贱样,当真又好气又好笑,不过人家位高权重,只能由着他去。
  刘宸他们进到屋里才发现,这是一座迷宫一样建筑,除了幽室就是走道,越往里面走光线越暗,不过前方有灯光传出,也不用担心在一片黑暗中摸行。
  难怪王涉曾说,在这里很容易迷路,因为一眼看上去,到处都是一样的。
  各幽室之间自然形成了纵横交错的走道,若是不懂得这里的布置规律,那是很难辨识方向和路径的。可能这就是敌人躲到这里的缘故了,这有地利之便啊。
  走在后面的卫士突然发出一阵惊呼,这把提心吊胆的的众人都吓了一跳。
  王涉回头一瞧,见是自己的手下人在丢脸,不由喝骂了一声。
  “一群废物,什么事大惊小怪?”
  有人道:“蜘……蛛,蜘蛛跟进来了。”
  又一人道:“我们进来的路口,已经被蜘蛛堵死了。”
  众人心中一寒,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些小东西也太邪门了。
  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
  若是被些蜘蛛就吓跑了,大家以后都不要出去见人了,若是放着敌人不追,那同样是一件丢人的事。大家虽然担惊受怕,但都不后悔进来,因为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原碧又带着大家走了一阵,忽然露出头晕的样子,身子摇摆了几下便摔倒了。
  王涉眼见机会来了,连忙弯腰去扶,但是腰弯下去的那一刻,连他自己也摔倒了。他把脸从原碧身上抬起,朝身后众人道:“真是见鬼,我好像中毒了。”
  大家本来还以为是王涉故意占人便宜,听他这么一说,忙试着运了一下气。
  哀章闷哼了一声:“不好,我也是……还真中了毒。”
  边山奇喝道:“大家不要妄动真气,此毒能随着气血扩散。”
  一时间,众人都慌了手脚。
  李熊问道:“师父,这是怎么下的毒啊?”
  边山奇苦笑一下,轻轻摇头。
  刘宸忽道:“李兄,你身上怎么有一片绿色,哎呀……那东西还会移动。”
  李熊低头一看,见自己衣襟处真的有一片绿幽幽的东西,顺手就拍了一下。
  他顿觉不妙,因为那些绿色东西瞬间就沾到了手上,说来也奇怪,那层绿色一沾到肌肤就消失了。难道那些怪东西从肌肤里渗透进去了?他登时有些头皮发麻。
  他怀着惴惴的心情瞧了瞧周围,蓦地惊叫一声:“你们身上也有。”
  大家登时心中发慌,往四下瞧去,果真每个人的身上都有那种奇怪的绿色。
  陆乘风喝道:“大家不要乱动,这应该是一种细微的蛊虫。”
  “可惜你们知道得太迟了。”是牛头人的声音,他随后发出了一声怪笑。
  一片黑针飞出,当中有人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各处传来异响,似乎有人撞破了墙壁,正往这边而来。
  猛然间,人影绰绰,暗器飞响,敌人从四面八方出现了,把走道里的一众人等杀了个措手不及。好在大家都是高手,虽然事先中了毒,也还有一拼之力。
  后面的卫士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人多拥挤,面对突袭时,躲避起来比较困难,很容易成为活靶子,加上身手也比敌人差了一截,所以受伤者不在少数。
  随着一声哨响,敌人全都不见了,四下静了片刻。
  就在大家有些惊魂未定之时,后面的卫士接二连三地倒了下去。
  原来经过刚才那一阵搏斗,大家中毒愈深,那些卫士首先撑不住了。
  边山奇沉声道:“先找个地方避一避风头。”
  哀章却惊叫了一声:“诶?带路的人怎么不见了,卫将军也不见了。”
  边山奇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先保住大家性命再说。”
  蓦地一声大笑从黑暗中传来:“你们都中了我的香蛊,只有死路一条了。”
  刘宸向陆乘风使个眼色,朝着四周骂了起来。
  “你这头臭牛,就知道缩头缩脑,暗中下毒,也好意思在这逞能?有种的话就出来和大爷们较量较量,我保证打到你哭为止,要是不敢出来,趁早滚蛋。”
  四下一片寂静,对方并不上当。陆乘风无奈地笑了笑,将飞刀收起。
  陆乘风道:“没想到世上真有这种奇怪的蛊毒。”
  哀章喝一声倒彩:“你知道香蛊?那为何不早点提醒大家?”
  边山奇先后指着李熊和哀章,又指了指后头,意思让他们两个殿后。
  来歙主动走了过去,扯了扯哀章,哀章自知没有来歙的本事,当下也不客气,退到了来歙身后。边山奇微笑不语,朝来歙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陆乘风摇头一叹:“我也只是听说过这种蛊毒的名称,具体怎么回事一概不知。不过现在我总算明白了,问题就出在我们路上遇到的那种奇花,它散发出来的花香能在我们身上附着一段时间,而这种花香,恰好能把刚才那种细微的蛊虫引来。”
  这时,刘宸往前赶了几步,与边山奇并肩而走,陆乘风紧随二人身后。
  墨闲护着公输盼留在队形中间,一旁还有十来名阴阳家弟子。
  黑暗中又是一阵大笑:“你说对了。既然你们都要死了,告诉你们实话也无妨,那本是一种西域奇花,被我用尸毒培育过之后,就成了现在的‘附骨尸香芋’。”
  话一说完,当中一名中毒较深的阴阳家弟子倒了下去。也就在此时,敌人再次发起了进攻,比先前那次要凶狠得多,他们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干掉边山奇这一行人。
  如果能将这里的高手全部杀死,通天楼在京城里就没有劲敌了。
  之所以等到现在才动手,那是他们清楚蛊毒的发作时间。
  刘宸清楚地感觉到,身子越来越乏力,所能提起的真气也越来越少了。
  眼见情况危急,刘宸强打起精神,撞开一道墙壁,进入幽室。室内本有二敌,见了刘宸破墙的气势,吓得掉头就跑。边山奇是第二个进来的,也破开一个墙洞。
  墨闲和公输盼跟着也进来了,紧随其后的还有几名阴阳家弟子。
  刘宸正有些纳闷,其他人去了哪里?
  外面的打斗声异常激烈,砰砰数响过后,一道人影掠了进来,是陆乘风。
  “其他人呢?”刘宸问了一句。
  陆乘风有些疲惫,靠着一根柱子道:“我们的队伍被敌人截断了。”
  对面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我们没事,大家各自保重。”
  是来歙的声音。刘宸这边的人心中稍宽。
  原来,殿后的三人眼见无法与刘宸他们会和,便往就近的一间幽室闯了进去,到了里面总算有个遮蔽之处,比待在走道里安全多了,至于怎么脱身,只能走着瞧了。
  刘宸刚吁一口气,便有两敌分从两个洞口强闯进来,他的耳目可是一直注意着周围动静的,青龙令倏地飞了出去,正中对方面门,复又一掌将人推了出去。
  边山奇也不含糊,大袖一展,扫出一道劲风,将另一敌卷到半空,而后把掌轻扬,就那么虚按了一下,对方的胸口便即露出一片肌肉,正是一个手掌的形状。
  那人带着一片布屑,沿着墙洞跌了出去,挺了一下就不动了。
  刘宸瞧得大为佩服,正惊叹之间,身后传来巨响,一敌破墙而入。
  边山奇看也不看,转身就是一掌,结果和刚才如出一辙。
  周围静了片刻,敌人似乎有些胆寒了,正在调整进攻的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