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重生 > 206章 分析
    沈川对办公地点的位置无所谓,所以大概的看了看,就签了合同,很顺利,签了五年,并且有优先购买权。不得不说,租金真的是便宜得令人发指,这丫的提出租五十年,但是人家不租。
  
      三个人在中誉大厦出来,就想着晚上去哪里吃饭,突然周彦手里的大哥大响了,按下接听键,听筒里传来周岐的声音。
  
      “安排好没有,晚上在哪吃饭?”
  
      周彦说道“没有!”
  
      “那听我的吧!”周岐说道,“我一个哥们儿,在王府井这边开了家饭店,刚接到消息,今天开业,正好你们没有地儿,那就过这边来吧。”
  
      周彦看向沈川“周岐朋友开的饭店,今天开业,是过那边去还是另外找个地儿?”
  
      沈川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行,那就过去吧。”
  
      周彦点点头,拿着大哥大说道“我们过去,饭店叫什么?”
  
      周岐说道“京味轩!”然后说了一下详细地址,“你们晚上几点过去?”
  
      周彦看了看腕表“中午还没吃饭呢,这都三点多了,我们现在就过去。”
  
      “行!”周岐说道,“我也现在过去!”
  
      第一次见沈川的时候,只是觉得沈川身手很牛逼,又因为周彦,所以对沈川印象不错,但也仅仅是印象不错而已,包括周岑,不要看跟沈川有说有笑,又是开玩笑的,其实那也是因为本身的教养,但内心的高傲与本能,让她对沈川依然是保持着距离。
  
      但这一次在追悼会上发生的事儿,让他们觉得沈川并没有明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因为老爷子看到沈川证件之后,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只是要调查结果。换做一般执法部门,老爷子绝对不会走的那么痛快,肯定要问清楚详情。这也让他们觉得,沈川绝对有资格跟他们坐在一起喝酒的,所以周岐毫不犹豫的答应见面,不管那个什么赚大钱是真是假,总之跟沈川交个朋友肯定没坏处。
  
      京味轩外面堆满了花篮,沈川抬头看了一下门头上的牌匾,下面还有齐家菜三个小字。
  
      周彦笑着说道“原来是齐胖子!”
  
      沈川问道“这个齐胖子很有名?”
  
      周彦说道“不是齐胖子有名,是齐家菜有名,而齐胖子,是齐家菜唯一传入。以前就是个小店,只做私房菜,一天两桌,上午一桌下午一桌,订桌要提前两个月。”
  
      “这么牛逼?”沈川笑了笑,“那今天可要饱口福了。”
  
      周培笑嘻嘻的说道“这个店肯定有周岐的股份。”
  
      周彦说道“管他呢,既然是齐胖子的店,今天必须让他亲自下厨。”
  
      三个人走进大门,这是三层小楼,总面积大概有一千三四百平,此时一楼大堂已经坐满了客人,喧哗声不绝于耳,各种菜肴的香味扑鼻而来。
  
      “先生您好,客已满,请到等待区等位。”一名穿着旗袍,高挑漂亮的服务员很有礼貌的微微弯腰说道。
  
      周彦说道“我们找周岐!”
  
      服务员一愣,紧接着说道“啊,周哥在三楼梅花厅!”
  
      “谢谢!”周彦道了声谢,三人顺着楼梯上了三楼,梅花厅就在楼梯口处,一上来就看到了,因为室内温度比较高,门没有关,不只是周岐在,周岑和周吟也在,另外还有一个穿着雪白厨师服的胖子。
  
      沈川三人进了包间,胖子第一个发现了,急忙站起身打招呼“彦哥,培姐!”这个家伙能有四十岁了,但叫彦哥培姐叫的相当自然。
  
      周彦笑着说道“齐胖子,你现在可是鸟枪换炮了啊,今天你必须要亲自下厨,不然我把你这破地方砸了。”
  
      “那是一定啊!”齐胖子哈哈大笑,“岐哥给我打电话,我就准备了。”
  
      周培说道“齐胖子,我要吃你做的红烧肉。”
  
      齐胖子说道“岐哥说你也来,就知道你会点红烧肉,早就弄好了。”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周彦指着沈川,“我好哥们儿,沈川!”
  
      齐胖子急忙伸出手,跟沈川握了握,“川哥,以后请多多关照。”
  
      沈川把椅子一挪,坐在了周岑身边,笑着说道“告诉你,我可是不择不扣的吃货,只要让我吃满意了,以后肯定会常来。”
  
      “川哥!”齐胖子砰砰的拍着胸脯保证,“不是我齐卫涛吹,干别的也许不行,在要说做菜,在京城,能够跟我一较高下的,绝对不超过五个。”
  
      周岐笑骂道“行了,死胖子,别自卖自夸了,快点滚去上菜,然后过来一起喝点。”
  
      “好嘞!”齐胖子答应一声,迈着粗壮的小短腿跑了出去。
  
      周彦看着周岐“有股份?”
  
      周岐点头“我出了大头,但只要了四成股份,毕竟是齐胖子经营,这家店能赚钱,也是靠人家的手艺。”
  
      沈川歪头看着周岑,说道“姐,你今天有点怪。”
  
      周岑一愣“那里怪了?”
  
      沈川一本正经的说道“怪好看的!”
  
      “噗嗤!”
  
      周岑忍不住噗嗤一笑,轻轻打了一下沈川“油嘴滑舌的。”看得出来,周岑现在的心情很好。
  
      沈川拿起茶壶,给周岑面前茶杯倒了杯茶,又给自己倒满,然后喝了一口“姐说我嘴油,那就漱漱嘴。”
  
      “死开!”周彦把沈川拎起来,赶到另一边椅子上坐下,“像你这种卑劣的人,离我姐远点。”
  
      沈川嘿嘿一笑“让那些高尚的人干净的死去,让我这种卑劣的人都猥琐的活着吧。”
  
      “喂!”坐在一边一直好奇看着沈川的周吟笑眯眯的说道,“你说有赚大钱的机会,什么机会,说出来听听。”
  
      周彦嘲讽的说道“他说墨西哥要爆发金融危机,比索要贬值,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是算卦算出来的。”
  
      只是让周彦无语的是,周岑和周吟完全忽略了他的嘲讽,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沈川,周吟兴致勃勃的说道。
  
      “真的假的啊,给我算算,看看我最近有没有桃花运。”
  
      沈川瞥了一眼周吟“嗯,你刚刚失恋吧,是你男朋友劈腿,而他劈腿的那个女人,还跟你有密切的关系。”
  
      “啊?”周吟嫣红的嘴唇微微张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沈川,脸上满是不可思议,表情怎么看都有点蠢萌蠢萌的,相当可爱。
  
      周岑看到周吟的样子,瞪着眼睛说道“你找对象了?而且还被人甩了?”
  
      周吟不满的说道“对啊,我就找对象了,还被人甩了,有什么好奇怪啊。”
  
      “啊!”周岑眨了眨眼,突然哈哈大笑,“说呀,有胆量追你,居然还有胆量把你甩了,不过不得不说,他确实很有先见之明,早早脱身而去,不然这辈子算是毁了。”
  
      “喂!”周吟柳眉倒竖,怒声说道,“周岑,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周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周吟,你搞对象我不奇怪,可没想到你居然被人甩了,笑死我了。”
  
      周岐也笑着摇摇头“行了,你们两都多大了,整天没个正型。”说完看向沈川,“我不清楚你怎么知道周吟失恋的事儿,对那些神神叨叨的算卦,我是不相信的。所以,你说墨西哥比索要贬值,你得拿出让我信服的理由来才行。”
  
      沈川拿出烟,对周岑和周吟示意“可以吗?”
  
      周吟点点头“当然可以!”
  
      沈川点了一根“其实我找你合作,就是因为兑换美元有些难度,你信不信真的无所谓,如果你不想合作,我也能弄到美金,就是有点麻烦,而我这人就是怕麻烦,所以才找到你。不过呢,我既然找到了你,当然要给你一个信服的理由。”
  
      周岐一笑“你说!”
  
      沈川抽了口烟“二战结束后到八十年代初这段时间,墨西哥是一个以国有经济为主的国家,政治形势比较平稳,经济发展速度也很快。四十多年中,年平均经济增长速度保持在百分之六左右,这样的高速增长得益于历届政府主张执行进口替代工业化模式的经济政策。
  
      最初,墨西哥经济发展探索从农业向工业化转变,这一进程中,墨西哥的政治稳定有力地保证了经济的持续发展,从而促进了经济产业部门发生了深刻的结构变化。在一系列政策的引导下,农业在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下降严重,工业,特别是制造业的比重却大幅上升,从而使墨西哥由战后落后的农业和矿业原料生产国和出口国逐步变为经济结构多样、门类比较齐全的新兴工业国。”
  
      “等等!”周岐想问什么,沈川一摆手,“你听我说完!”周岐立刻闭上了嘴。
  
      沈川接着说道“在经济和技术现代化的进程中,在城市化和商业及服务业迅速发展的推动下,墨西哥的就业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农业部门的劳动力不断向非农产业部门转移。在从农业向工业化转变的过程中,墨西哥政府选择了进口替代型的经济增长模式,希望由此快速实现工业化,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但是,由于墨西哥经济、技术落后,缺少必要的中间投入品,在实施进口替代战略的过程中,不得不大量进口发达国家的技术和中间产品。并且,在进口替代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工业体系,由于失去了比较低廉的成本优势,缺乏国际竞争力,无法通过增加出口获得必需的外汇资金。
  
      进口替代工业化发展模式弊端彻底暴露出其不足,政府干预过多,就业增长缓慢,投资水平低,技术发展不快,在政府的高保护政策下,本国的工业产品质量差、成本高,在国际市场上缺乏竞争力。而工业企业的设备和原材料大量依靠进口,从而导致外贸逆差日益扩大。在外汇收入不断恶化的情况下,墨西哥政府选择了严格的外汇管制制度和爬行盯住美元的制度。”
  
      说到这,沈川看了眼几个人,发现都在聚精会神的听着,就连周彦和周培都不例外,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意。
  
      “我想,你们应该还记得,八一年开始,国际油价连续五年大幅下降。随后,八六年又发生了席卷整个西方世界的油价战,引起国际原油价格的暴跌。很不幸,因为国际市场的油价下跌,国际贷款利率大幅度上升,使墨西哥经济陷入困境,终于爆发了债务危机。”
  
      “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沈川再一次扫了众人一眼,“意味着墨西哥工薪阶层的收入下降,意味着失业,意味着贫困,意味着通货膨胀,而且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我敢保证,墨西哥政府撑不了多久了,顶多撑到今年年底,十二月份。这绝对是一场饕餮盛宴,因为墨西哥是拉美地区的重要贸易伙伴,而且阿根廷、巴西、智利等其他拉美国家经济结构与墨西哥相似,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债务沉重、贸易逆差、币值高估等经济问题,一旦墨西哥金融危机爆发,首当其冲受影响的是这些国家。到时候,欧洲、远东,甚至是世界股市都会受到影响,只要能抓住机会,我们……”
  
      这时,齐胖子亲自端着一盘红烧肉和两瓶茅台上来“来了,来了!”说着把红烧肉放到桌子上,然后打开酒,给几个人倒满,“这两瓶茅台是岐哥带来的,我今天借花献佛,敬大家一杯。”
  
      齐胖子把酒喝了,众人没有动,全都看着沈川。
  
      沈川微微一笑,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到嘴里,接着又喝了口酒“我们天天能有肉吃,有酒喝。”
  
      这时,几个人才拿起酒杯,对着齐胖子示意了一下喝了口,把齐胖子弄得直发愣。
  
      沈川看着周岐“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说了。”
  
      对于这些信息的来源,周岐并没有怀疑,毕竟沈川特殊部门的身份在这摆着呢,想要知道国外一些新闻并不难,只是他明白,沈川怎么会注意到这些的,预测到底准不准。
  
      “你能投入多少?”周岐想着,要是投入不多,跟着玩玩也无所谓,就当交沈川这个朋友了。
  
      沈川看向周培“公司能拿出多少来?”
  
      周培说道“刨除之前的花费和房租,能拿出三百七十多万。”
  
      沈川点点头“公司拿出三百五十万,这一部分的盈利,按照持股比例给大家分红。”说完看向周岐,“我手里有四百五十万,再加上公司的三百五十万,一共八百万。”
  
      周岐吧唧吧唧嘴,八百万对他来说也不是小数目,不要看他生意做的不小,但要拿出这么多现金也不可能。不过,他对沈川倒是有了些信心,不然没有把握,沈川也不可能拿几百万去赌,毕竟玩金融有风险,这让他又有些犹豫。
  
      “培培!”周吟好奇的问道,“你们有个公司?什么公司?”
  
      周培说道“娱乐公司,我跟周彦还有沈二川一起弄的。”
  
      周岑惊讶的说道“你们弄了个娱乐公司?”
  
      周彦不满的说道“很惊讶吗?”
  
      周岑忍不住笑了一声“怎么说呢,有培培参合,我对你们这个公司还有点信心,只是培培对娱乐好像也不懂吧,所以,我对你们公司的发展,真的不乐观。”
  
      周培得意的说道“大姐,我告诉你,我们公司已经签了一支乐队了。”
  
      “哦?”周岑可是上京电视台综艺节目的编导,对娱乐圈可不陌生,“你们居然还签了乐队,说说,看看我认不认识。”
  
      “枪炮与玫瑰!”周培笑眯眯的说道,然后看到周岑就愣在了那里。
  
      “啊!”周吟一声大叫,二十四五岁的人了,像个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的,“枪炮与玫瑰?我最喜欢一无所谓和我相信了,你们这个皮包公司,怎么把他们骗过来签约的?”
  
      周培不满的说道“我说周吟同志,请注意你的措辞,什么叫骗过来的,我们环球娱乐,可有他们的股份呢。”
  
      “呼!”周岑吐了口气,“怪不得人家会签你们公司,原来是给了股份。”说着摇摇头,“我对这个乐队的前途很是担忧啊。”
  
      “周岑!”周培气得咬牙切齿,“你怎么知道签到我们公司,他们就没有前途?”
  
      “这不是明摆着吗?”周吟笑呵呵的说道,“你对娱乐不懂,周彦除了吃喝玩乐,更是什么都不会,至于这位沈先生,我怎么看,都很娱乐不沾边啊,你说,你们这些外行,怎么可能把一个娱乐公司发展起来?”
  
      周岑点点头“我劝你们,趁着现在枪炮与玫瑰大火的机会,赶紧圈钱,能圈多少是多少,等枪炮与玫瑰热度过去,也算没白玩。”
  
      周培突然笑了起来“你们知道一无所有和我相信是谁写的吗?”
  
      周岑说道“二宝,当时听到这两首歌的时候,我就注意到词曲作者了,他真的很有才华。”
  
      周岑说着,眼睛很亮,眼神透漏着一丝向往。
  
      周培一指沈川“你们不知道,他另外还有一个名字,叫二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