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第一道长 > 第两百八十三章,无间地狱
“我的‘猎魔人视觉’找到了...”叶思面无表情,语气冷淡宛如万载寒冰一般说道:“在储物柜第三行,那里有一份档案,有关键线索。”
  
  在说完后,叶思的脑袋仿佛传来‘叮’的一声声音。
  
  太阳穴的通红和双眸的赤金消失,叶思的眼神又变得灵动,只是整个人看起来好像瘫了下来一样,软软萌萌多了些柔弱感。
  
  “呼呼呼...这‘猎魔人视觉’发动起来还真费劲,等一下一定要喝多点汤补下身子...”
  
  李果不动声色的给她挂了个‘炼气化神’,让她的身体灵力能够恢复的快一点,不过炼气化神也补充不了使用能力过度的精神疲劳。
  
  另一边,烈富青打开了柜子,在里面找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家三口的合照,一个圆脸憨厚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看起来阳光帅气的少年,一个看起来普通的中年女子。
  
  很标准的一家三口照片。
  
  “一家三口...”烈富青沉吟道,拨了个电话给刑侦大队的,从一家三口来入手调查。
  
  由于调查组的指挥权限相当高,特别是京城调查组,发生这种案子更是重视中的重视,在十分钟后,信息便发到了烈富青的手机上。
  
  男的叫做蔡兴明,是外来务工人员,在京城打工20年,是一个老‘北漂’,他曾经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个老婆,看起来虽不富裕,但却幸福美满...
  
  当然,幸福美满那是曾经。
  
  打工认识的老婆在儿子5岁的时候因病去世,剩下蔡兴明还有他的儿子蔡恒宇一起生活,本来生活还算过得去,蔡恒宇也很有能耐,成绩不错,以公费上了京城最好的高中...
  
  以蔡恒宇的成绩可以上好的大学,本来大学生活已经在向他招手,却在前年的时候消失殆尽,蔡恒宇以一个暴力犯罪者的身份被人杀死...被受害者的父亲杀死。
  
  一个品学兼优的听话好孩子却突然变成了暴力犯,活生生的将人打死,又被受害者的父亲杀害。
  
  烈富青作为一个父亲,也很同情蔡兴明——但一句话,子不教父子过。
  
  把孩子教坏的父亲也是有不可脱逃的责任在里面!
  
  “既然叶思‘看’到的线索在这里,我们便顺着这里查下去吧。”
  
  以蔡兴明的孩子为线索。
  
  几番询问后,烈富青得知如今那名杀害蔡恒宇的人还在服刑之中,那件事后他被判了无期徒刑...
  
  ...
  
  李果和叶思终究还是没有去吃到小吃街,接下来还要用到叶思的‘猎魔人视觉’来调查案子。
  
  “抱歉抱歉,有空一定请你。”叶思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一直在抱歉,对于这件事也属实无奈。
  
  而李果则是笑道:“无妨,恰巧对此事,贫道也有些兴趣。”
  
  主要还是对叶思兴趣,叶思是不是和自己一样,能够‘看’见因果和命运。
  
  “那太好了。”一旁的烈富青却是喜形于色,无论如何,有一位地榜前列跟随都是极好的,谁知道那能让尸体瞬间腐烂的玩意有多危险,若是调查的深了被反扑怎么办。
  
  调查组也是人组成的,只要是人都怕伤怕死。
  
  李果,烈富青还有叶思三人来到了京城郊外的监狱处,是很普通的监狱,是关押普通犯人的地方。
  
  看习惯了能力者的‘笼子’之后李果竟然觉得关押普通人的监狱防备有些松散...
  
  在烈富青早早安排下,一个手脚戴着镣铐的中年男子一脸颓废的从里面走出来。
  
  他的情况很糟糕——不仅仅是体现在身体上,而且还体现在他的眼神上,如今他的灵魂仿佛已死一般。
  
  “喂,听得到我说话吗。”隔着玻璃,烈富青对着话筒说道:“刘洋河是吧,我是隶属于京城调查组的成员,证件在这里,我这儿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烈富青列出自己的证件后,也不管刘洋河的反应如何,只是直直的问道。
  
  “对于去年你犯下的案件,你有什么想说的,目前发生了一起奇异的凶案,也许和你去年犯下的案子有关联...”
  
  原本一脸死色的刘洋河脸上有了反应,既然浮现出一抹愧疚和痛苦来,双手抱头,抓着糟乱的头发,呢喃道。
  
  “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呜呜呜...”
  
  刘洋河的情绪开始变得不稳定,双眸哗哗的流着眼泪,痛苦,悲伤,悔恨,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
  
  周围的狱警觉得不对劲,轻车熟路的给他上了安定剂。
  
  一会儿后,这位失独中年才安定下来,脸色呆滞。
  
  这一幕发生的猝不及防,叶思也是表情呆呆,不知该说些什么,另一边的狱警则是无奈的收起了针筒后说道:“进了监狱不久后他的精神状态就不稳定,别说那么多刺激他的话。”
  
  能看出来,刘洋河是真的为什么事情而感到‘悔恨’。
  
  为何事而悔?
  
  “那他的精神状态还能接受问话么?”烈富青皱了皱眉头道。
  
  “可以倒是可以,正常情况下他还是很正常的...”狱警说道。
  
  在一阵子后,刘洋河的表情没那么呆滞了,才说道。
  
  “我...我...我当年杀错人了...杀我儿子的凶手...他不是蔡恒宇...他不是蔡恒宇啊...蔡恒宇只是出来顶包的而已...为什么...为什么当时我就没发现呢...”
  
  “蔡恒宇是出来顶包的?”
  
  烈富青敏锐的察觉到了案子的关键要素。
  
  刘洋河杀害蔡恒宇的案子,蔡兴明诡异死亡的案子。
  
  这些地方的关键点就在这里!
  
  “把你知道的详细跟我说一下。”烈富青表情肃然道:“如今蔡恒宇的父亲因此而死,你若真的悔恨的话,就该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
  
  “我的儿子他抽烟,喝酒,去酒吧,但他是一个很乖的孩子。”
  
  刘洋河的表情呆滞道:“他上次带女朋友去酒吧,结果女朋友被人搭讪了,于是乎他和那一伙人起了冲突...可我儿子一个人哪里是那些人的对手,于是争夺无果被人群殴了一顿,原本打一顿就算了,可人群中有一个喝酒上头的小子把我儿子给扎了个透心凉...”
  
  “这个人已经认罪了,是蔡恒宇。”烈富青顿了顿说道:“而蔡恒宇也被你给杀掉了,你也因此坐在了这里。”
  
  “对...因为我不服气,我不服气他杀了我的儿子,所以我杀了他。”
  
  刘洋河的双眸却是流出眼泪来,满脸痛苦摇头道。
  
  “可我杀完人后,我酒吧的朋友就来告诉我,杀人的不是蔡恒宇,而是那些家伙中的其中一个,蔡恒宇只是被拉出来顶包的而已...我当时就懵了,我很后悔,我杀错了人...我报错了仇...”
  
  说着刘洋河的情绪就开始不稳定,这一次镇定剂都没有作用,也许等待他的,是无止境的牢狱生活,不仅仅是身体的牢狱,还有精神上的牢狱——如坠无间地狱。
  
  在刘洋河被带走后,李果三人的表情都异常的沉重,任凭烈富青也算身经百战看得多了,也是觉得头皮发麻。
  
  “顶包...”
  
  这种事其实并不常见,特别是这种街头小混混斗殴的时候,谁一啤酒瓶把谁给开瓢了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加上凶器已经消失,他也的确在行凶者的人群中,认定他为主犯也是正常...
  
  “那么如今我们便去找到当时那位杀死刘洋河儿子的真凶就可以知道事情的一切真相了...已经非常接近了。”
  
  烈富青开始调查当年案子,其他参与打架斗殴的人...
  
  然而找上之时,却发现,那些人几乎全部都神秘失踪了...
  
  只剩下一个富商的儿子还在,目前被保护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