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师在上 > 第六十章齐寒冰低头

  叶正阳低头直视着欧阳兰的俏脸,令欧阳兰满面通红,心如小鹿乱撞,紧接着眉头蹙了起来。
  “好疼!”
  欧阳兰轻启樱唇,轻声说道。
  这时,叶正阳才想起欧阳兰崴了脚了,摇了摇头,回过神来。
  叶正阳将欧阳兰搀扶着坐到大堂的沙发上坐下,接着蹲下身体,抓住将欧阳兰的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刚刚触及欧阳兰的小腿,顿时一股滑腻之感传来。
  欧阳兰的小腿纤细笔直,没有一丝赘肉,非常紧致,令叶正阳心头一荡,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
  感觉到叶正阳轻微的动作,欧阳兰顿时心头一颤,下意识的呻吟出声,不过很快便咬紧了嘴唇,面色羞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一般。
  欧阳兰轻咳一声,令叶正阳回过神来,急忙脱下欧阳兰的高跟鞋。
  欧阳兰脚掌光滑如玉,散发着荧荧的光泽,五根脚趾,饱满,脚趾甲涂抹着红色的指甲油。
  叶正阳看到欧阳兰的脚踝处有些红肿,向着手掌输出些许灵力,轻轻地抚摸了上去。
  “嘶”
  欧阳兰感觉脚踝微微一疼,不由倒吸了口冷气,紧接着又传来淡淡的温热感,仿如置于温水中一般,舒服呻吟出声。
  欧阳兰对于自己发出那种声音感觉非常羞耻,但是却又想这一刻永远停留下来。
  大概一刻钟后,叶正阳放开欧阳兰的脚掌,欧阳兰顿时产生一股失落感。
  叶正阳对面色羞红,紧闭双眼的欧阳兰说道:“好了,试试还疼不疼!”
  闻言欧阳兰睫毛微动,睁开眼睛,看到叶正阳似笑非笑地眼神,顿时羞的无地自容。
  欧阳兰暗骂自己怎么会有那种感觉,明明知道叶正阳是自己的学生,不可以有非分之想,但是那种感觉真的好舒服。
  “咦,不疼了!”
  欧阳兰穿上鞋子,起身动了动自己脚,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疼了,顿时对叶正阳佩服的五体投地。
  叶正阳说道:“既然不疼了,我们就离开吧!”
  闻言,欧阳兰一把抓住叶正阳的胳膊,吐气如兰,对叶正阳说道:“正阳,寒冰已经知道错了!”
  “回去好不好!”
  叶正阳淡淡的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
  “我没必要为了吃她的一顿饭,舔着脸对她低声下气的!”
  “更何况是她在求我,一点儿觉悟都没有。”
  “她以为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我们都要捧着她?”
  “不惯她那个毛病!”
  欧阳兰顿时无言以对,叶正阳的每一句话都说出了齐寒冰的性格。
  不过为了帮自己的闺蜜,欧阳兰只好对叶正阳软语相求。
  “正阳!”
  欧阳兰弱弱的说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帮帮她吧!”
  “何况她也知错了!”
  看着一向坚强,如今却楚楚可怜的欧阳兰,叶正阳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好吧!”
  “不过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帮她的!”
  “如果她再做的过分,此事就不必再提了!”
  听到叶正阳松口,欧阳兰脸上顿时一喜,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令叶正阳一呆。
  欧阳兰拉着叶正阳的胳膊又乘坐电梯返回了包间。
  看到叶正阳与欧阳兰回来,齐寒冰好像换了个人一般,殷勤地请叶正阳与欧阳兰入座,并且将叶正阳让在了主位,自己和欧阳兰左右相陪。
  齐寒冰的俏眸不时地看看叶正阳,心中腹诽不已:“哼,就让你得意一阵,如果不能帮我破案,看我怎么收拾你!”
  想到这里,齐寒冰难得地露出一个笑容,在等待上菜的期间,给叶正阳与欧阳兰倒了杯红酒。
  “叶大师!”
  齐寒冰端着高脚杯,对叶正阳说道:“听兰兰说你是个修道高人,对一些灵异与超自然现象颇为在行,不知可不可以帮帮我?”
  看着齐寒冰的面容,叶正阳没有答话。
  此时的齐寒冰没有了那种高山仰止,冷若冰霜的面孔,令人颇为舒服。
  其实齐寒冰的美不输欧阳兰,只不过时常面罩寒霜,令人望而生畏而已。
  看到叶正阳没有答话,而是眼神灼灼地看着自己,齐寒冰感觉一阵不舒服,心中愤怒不已。
  “姑奶奶这般求你了,你竟然还露出一副死人脸,给谁看呢!”
  不过齐寒冰并未表现出来,依旧笑道:“对于前几天我的无礼,还请叶大师不要见怪才好!”
  看到齐寒冰的样子,欧阳兰心中也是一阵好笑,暗道:“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也只有正阳能将寒冰降服吧!”
  既然齐寒冰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叶正阳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端起红酒说道:“好说好说!”
  “齐警官有什么事就说吧!”
  叶正阳说着端起面前的红酒,与齐寒冰的酒杯碰了一下,接着一饮而尽。
  看到叶正阳如牛嚼牡丹般的将红酒一饮而尽,齐寒冰心里一怔抽搐。
  “这是什么人啊!”
  齐寒冰暗道:“竟然这么喝红酒?”
  “知不知道这个红酒有多贵,竟然如喝白酒一样!”
  齐寒冰郁闷地将杯中红酒轻轻抿了一口。
  “叶大师!”
  齐寒冰落座对叶正阳说道:“是这样的……………”
  前几天,也就是叶正阳与欧阳兰在大排档吃饭的那天,刑警队接到报警电话,说是在城郊碰到了尸体。
  队长感觉是大案,便派副队长齐寒冰亲自带队前往现场。
  当齐寒冰带队赶到案发现场之时,已经有警察将现场封锁了起来,并且对目击者进行了询问。
  齐寒冰进入现场,看到一块白布盖着的尸体,一名法医正在尸体旁边等着他们的到来。
  看到齐寒冰,那名法医对齐寒冰说道:“齐队,这是俱男性尸体,没有挣扎的痕迹,全身的血液被放干。”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身上除了脖子上的两个洞之外,并没有其它伤口,也不知道是怎么将血液放干的!”
  闻言齐寒冰也惊奇不已,这是什么死法?
  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齐寒冰对法医说道:“我想看看尸体。”
  法医一阵为难,说道:“齐队,我觉得还是不要看了吧!
  死者也太恐怖了!”
  “哼!”
  时寒冰冷哼一声,说道:“我是一名刑警,什么样的尸体没有见过,难道尸体还会跳起来不成?”
  (二更送上,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