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透视医尊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小口
    刘乐微微闭着眼睛,都在感悟最新得到的功法,哪里有空亲吻医尊的小嘴?
      所以,他半点反应也没有。
      最后,还是医尊主动伸脖子过来,在刘乐嘴巴上亲吻了一口。
      然后还喜滋滋的,盯着刘乐,温情脉脉,楚楚动人。
      “好老公,你在干嘛呢?”医尊轻轻拉住刘乐的手臂,温柔无比的摇晃。
      “在查看功法呢。”刘乐淡淡的回应。
      “只是一个最最简单的小功法而已,你还是看看人家的美,亲亲人家的嘴吧!”医尊仿佛上瘾了一般,还想让刘乐亲吻她。
      刘乐却退后了一步,在他心里,实在不想和医尊太过亲昵。
      倒是医尊极为不屑的功法,让他如获至宝一般。
      因为在他看来,确实简单,也因为简单,别人才能更容易修炼啊!
      而且,这还是一种入门级功法,浅显易懂,一学就会。
      最最重要的是,通过这门功法,可以让修炼之人轻易的找到体内的气感,借助这个气感,可以打通任督二脉,踏入修行之路。
      他琢磨了一会儿,发现驻颜术只有三层,分为驻皮,驻肉,驻血。
      驻皮,只是表面漂亮,能够让皮肤变白,肤色变美,变得光洁水嫩。
      驻肉,就可以改造身体肌肉,让人的形体发生变化,肚子大的可以变小,腰粗的可以变细;胸部也可以变大,臀部也可以更翘。
      却又有个限度,无法改变过大,只能在身体局部进行微小改变。
      驻血,则是清除人体中的血液杂质,等于把血液换一遍,延长修炼者的寿命。
      每换一次血,可以延长十年寿命,次数也有限制,最多可以换血十次。
      也就是说,修炼了这种功法的人,可以多活一百岁左右。
      刘乐开心一笑,随即又问道:“老婆大人,还有炼丹术和雕刻术呢?”
      “还有更加高深的医术呢?”
      “能不能一起给我啊!”
      医尊显然很喜欢老婆大人这个称呼。
      只见她顿时开心起来,笑嘻嘻的解释道:“好老公,不要心急嘛!”
      “还是等我塑形结束吧!”
      “而且,还要等你的实力再提升一些才行。”
      “要不然,你就没有办法接收那么多的记忆,灵魂识海也会受损。”
      “因为这些记忆太过庞大了,一旦接受不了,你就会变成傻子。”
      “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未来的路还长,你要一点一点的学习才行。”
      医尊的声音极为温柔动听,还抬手手掌,轻轻的抚摸刘乐的胸膛。
      “好吧!告辞!”刘乐无奈,转身就要离开,他不想过多的打扰医尊。
      更不想和医尊有太多的亲昵。
      “等一下,我还需要药品补充,你把房门打开让我再吃点吧。”医尊商量道。
      “要吃多少?”刘乐询问道。
      “一点点啦,别这么小气嘛!”医尊朝着刘乐眨了眨灵韵十足的大眼睛,然后就面向太平间的大门口,吃吃的笑起来。
      还舔了舔嘴角,似乎一想到吃的,连口水都情不自禁的多了起来。
      刘乐点点头,就完全打开了太平间的厚重房门。
      外面的热气和里面冷气突然相遇,都在门口形成了一层氤氲的雾气。
      就在雾气层形成的瞬间,医尊突然张开嘴巴,对着外面猛地一吸。
      只见一大团药品,化为一道炫目的白光,以闪电般的速度,沿着楼梯和走廊,拐了好几个弯,从远处瞬间抵达,直接被医尊吸进嘴巴里。
      “不错不错,这次应该够了。”说着,医尊就立刻躺了下去,还拿起白色的床单,把她自己的脑袋盖上,就像那些死尸一样,被完全遮盖了起来。
      “还要多久?”刘乐询问道。
      “三天左右。”医尊像上次一样的说道。
      又是三天?
      刘乐郁闷。
      他恨不得现在就开始学习炼丹术,雕刻术,还有更加高深的医术。
      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是怎么把邓长江治好的,他必须要弄懂这个问题。
      还有修炼功法和武技,都是他需要的。
      因为他要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只有实力强大起来,才能更好的保护家人。
      刘乐刚刚离开太平间,就发现配药室那边又发生了令人恐慌的事情。
      他透视向药品仓库,只见里面空空如也,竟然再次被医尊吃得一干二净。
      还有一辆送药的货车,连货车里的那些药品,也被吃得干干净净。
      要知道,这辆货车,并不仅仅给志海医院配送药品,还有附近的几家医院和诊所的药品,都没有来得及送到,就被医尊一起吞噬掉了。
      当然,货车司机并不知道是被医尊吃了,要不然非找过来拼拿不可。
      此时,找不到原因的司机,在确定自己满满一车药品真的消失不见了之后,正焦急万分,恐惧万分,忐忑不安的打电话报警。
      说是有人,把他车厢里的药品偷走了。
      还有配药室里的那些工作人员,在发现药品不见时,全都吓得尖叫起来。
      外面还有许多病人,排队领药呢,药不见了,可怎么整?
      医院里没有药,就像饭店里没有菜一样,再好的厨子都做不出饭来。
      刘乐转身回到太平间里,气呼呼的问道:“吃货,你不是只吃一点点吗?”
      “什么吃货?请叫人家老婆大人。”医尊不满道。
      “老婆大人!”刘乐叫得咬牙切齿的,“你不是只吃一点点吗?”
      “我不就吃了一点点吗?只是一小口而已。”医尊解释道。
      “你把医院里的药品全都吃光了。”刘乐气愤道。
      “吃光就吃光嘛,有什么大不了的,都是这里的药品太少了,不够我塞牙缝。”
      “再说,你身为老公,你还怕老婆吃吗?”
      “老婆能吃穷你吗?”
      “诸天万界,都找不到你这么小气的老公呢。”医尊也气愤道。
      “我还说我小气?”刘乐皱眉,那可是医院所有的药品啊!
      “还不小气嘛?吃你一口,你都大呼小叫。”医尊在白布单下面翻了个白眼。
      刘乐顿时不说话了,沉默片刻后,他转身离开。
      医尊把药品全都吃光了,他又能怎么样呢?
      难道还要叫医尊吐出来吗?
      再说,吐出来的还是药品吗?
      他心里之所以生气,只是因为医尊说只吃一点点,结果吃得干干净净。
      有一种被骗的感觉。
      如果医尊说要吃完,他提前有了心理准备,也就不会生气了。
      不过,他又转而一想。
      对于医尊这个吃货来说,似乎全部的药品,就是一小口吧!
      一小口啊!
      要是让医尊吃饱,不知道要吃掉多少。
      估计能把一家药业集团公司吃倒闭吧!
      刘乐顿时觉得,就医尊那食量,还有蚕食鲸吞的吃饭方式,就算他拥有一家世界最大的药厂,都会被她一天吃到破产倒闭的地步吧!
      还好,刘乐现在家底厚实,前两天刚刚赚了几个亿。
      要不然,志海医院无钱继续进药,都要关门大吉了。
      刘乐刚刚走进院长办公室,严凌飞和舒弈铄就一起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汇报药材不翼而飞的怪异事情,这一次损失的是四千多万的药品储备。
      麻的。
      一口吃掉了四千多万,而且还是供货价。
      就这,医尊竟然还说他小气。
      刘乐心里抽搐了一下,感觉以他的能力,很难养活医尊这个吃货。
      这样的老婆,万万不能娶啊!
      要是医尊每天吃上三顿,医院肯定要完蛋。
      刘乐也要跟着一起完蛋了。
      这样的老婆,谁敢要?
      心里虽然痛,表现上,刘乐也只是摆摆手,淡淡吩咐道:“再买一批进来。”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舒弈铄苦着脸说道:“刘院长,买一批药很简单,只要钱到位就行,可是咱们医院里的药品,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丢失呢?”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如果不找出原因,今后还不断的丢失,医院哪里承受得住?”
      刘乐觉得舒弈铄说的很对,可见他是真的在为医院着想。
      严凌飞接上了话:“上次报警了,警察一点线索也没有调查出来。”
      “现在,警察已经赶了过来,正在全务调查,希望能查出那个盗窃犯吧!”
      刘乐朝药品仓库透视一眼,果然看到许多警察已经赶到现场,并封锁了现场。
      刘乐突然有点同情他们,因为不管他们多么努力的调查,肯定不会有什么结果啊!连守护武者都别想把医尊查出来,更何况他们?
      刘乐再次摆摆手,抚着额头吩咐道:“我知道了,你们都去忙吧!”
      严凌飞和舒弈铄眼看刘乐神情平淡,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觉得一定是努力装出来的,觉得刘乐心里一定非常难受非常痛苦。
      因为医院毕竟是刘乐的,损失也是刘乐的。
      一下子丢了四千多万的药品,任谁也会心里滴血吧!
      “刘院长,你可一定要想开点。”
      “刘院长,事情还不是太糟糕,至少丢失的只是药品,人员都没事。”
      他们一边向外退,还一边安慰刘乐,希望刘乐能顶住。
      刘乐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我知道,没事的。”
      严凌飞和舒弈铄一起退出刘乐的院长办公室。
      但是,刘乐的微笑,却一下子铭记在他们的心里,刻印在他们的脑海里。
      舒弈铄直接叹服:“刘院长真是坚强,药品一连丢了两次,还能笑得出来;加在一起,已经损失了八千多万,等于医院一年多的收入了。”
      严凌飞也长叹一声:“我在刘院长年轻的时候,绝对没有他这般平和心态。”
      舒弈铄鄙视道:“你现在有吗?”
      严凌飞轻拍着胸膛,把自己放在刘乐的位置上,设身处地的一想:“没有。”
      “我也没有。”舒弈铄如实说道,“刘院长真是我们的楷模。”
      因为他觉得,一般人损失这么大,可能直接就要跳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