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雾都夜谈 > 第一百二十章 聚合
胡言的所作所为,在文俊大师兄眼里,无疑是在挑战执法堂的权威,文俊师兄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恨自己不能上台,亲手打败这个让执法堂颜面扫尽的臭小子。
  
  此次内门大比,胡言以黑马之姿打败执法堂数名弟子,这些弟子无一不是夺魁呼声较高的热门选手。但尽皆败于胡言手中,就连文俊师兄的亲胞弟,此刻也倒在了胡言的脚下,这让文俊师兄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被胡言狠狠的抽了一巴掌似的火辣辣的疼。对胡言的怨恨便越渐的加深了几分。
  
  “凭借上古灵器逞凶,好,好得很!”文俊师兄冷冷的看着武斗台上那傲然而立的胡言,阴冷的眼中充斥着熊熊的火光,一丝杀机一闪而逝。
  
  见文俊师兄这模样,四周的执法堂弟子,心底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寒气。
  
  文俊师兄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以他们对文俊师兄的了解,胡言这次恐怕在劫难逃。就算不死,也会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大师兄,要不要等武斗大比结束后,好好收拾那臭小子一顿?”有会来事的执法堂弟子见文俊师兄如此模样,便料到文俊师兄因为天乾落败,对胡言已经心生怨念。于是讨好似的问道。
  
  “不必,这事不用你们插手。不过内门大比结束之后,我需要知道胡言每日的确切行踪。”文俊师兄挥了挥手,冷声说道。
  
  那弟子了然的点点头道:“大师兄放心,这事儿交给我。我定然办的妥妥帖帖。”
  
  “很好!”文俊师兄点点头,冷然的抬眼向盘旋于胡言头顶的乾坤帝钟看去,嘴角微微一扬道:“如此厉害的上古灵器,在这小子身上简直是暴殄天物,哼,是时候给自己搞一个不错的法器了。”
  
  ……
  
  站在武斗台上的胡言,自然不知道文俊师兄已经开始打起乾坤帝钟的注意来。
  
  此刻他全身伤痕累累,长时间的战斗已经将他的体力耗光,最后一击更是让他体内的真力消耗殆尽。虽然还能勉强站着,却也已是樯橹之末。
  
  乾坤帝钟击倒天乾之后,也收敛了周身之上的金光,一声长鸣,回归于胡言头顶护卫。
  
  武斗执事长老,见天乾倒地不起,赶忙上前查看,片刻后向执法堂备战区挥了挥手,示意天乾已经无力再战,需要及时救治。
  
  等到执法堂弟子将天乾从武斗台之上抬走之后,武斗执事长老拉着胡言的手臂,高声宣布道:“执事堂……胡言……胜……获得进入五强席位,并获得进入万法宫的资格……”于此同时,猛的将胡言的手臂高高扬起,以胜利者姿态,迎接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掌声和欢呼声。
  
  胡言强忍着周身的伤痛,拾起脚下的寒水剑,以手拄剑,昂首挺胸,傲然而立,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胜利和属于自己的荣耀时刻!
  
  执事堂的众位师兄最为兴奋,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光芒,就算双手已经拍得通红,却并没有停下的趋势。紫菱更是满脸泪痕,哽咽不已。她为胡言获得胜利而高兴,更为胡言那满身的伤痕而担心。
  
  一家欢喜一家愁,执事堂这边欢喜雀跃,而执法堂那边却是愁云密布,怒气填胸。在他们眼中,胡言如此不可一世的姿态,无疑是在挑衅执法堂。一向高高在上的他们,何曾被人如此挑衅过。顿时一个个怒不可遏,叫嚣着要好好收拾胡言。
  
  但在文俊师兄的一个眼神下,所有人都闭了嘴,不再有所动作……
  
  胡言强撑着从武斗台上下来,执事堂众师兄见状,赶忙从观战台上一跃而下,飞快的向胡言冲了过来,将他小心翼翼的扶回了执事堂备战区。
  
  “小哥哥,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疼?”紫菱看着胡言那满身触目惊心的伤痕,惊愕交加,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傻丫头,哭什么,我没事,就是太累了而已!”胡言咧着嘴,微笑着说道。只是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紫菱,放心吧,十四弟所受的不过是皮外之伤,并不严重。回家休养几日,便可无碍。”八师兄查看了一下胡言的伤势,心中顿时放下了心来。虽然胡言周身之上剑痕密布,皮肉外翻,鲜血淋漓,却并未伤及胫骨。倒也没什么大碍。
  
  “那坏蛋下手竟然这么狠毒,把小哥哥折磨成这样。真是坏透了!”紫菱哽咽着,眼中尽是疼惜之色。
  
  “不过说来天乾这剑法修为确实极高,十四弟身上这伤痕,虽然看似触目惊心,却招招避开要害,想必他是有意在玩弄十四弟,只是没想到竟然被十四弟反杀了,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后莫名其妙的输掉了整场比赛。”六师兄一边替胡言敷药,一边感叹道:“十四弟你这法器倒是隐藏的够深,竟然连我也不知道你身上竟然藏着如此厉害的上古灵器。”
  
  “六师兄并非我有意对师兄们隐瞒……我……咳咳……”胡言正准备解释,却感觉胸口一窒,体内真力翻涌而起,顿时哇的突出一口鲜血,脑袋一歪,便失去了意识。
  
  众人见状,不由得大惊。赶忙查看起胡言的伤势来。
  
  “六师兄,小哥哥到底怎么了,他怎么吐血了?”紫菱更是吓得花容失色,惊恐异常的看着六师兄。
  
  六师兄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胡言的伤势,皱着眉头道:“他这不过是皮外伤,并未见内伤,为何会吐血,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发现他现在体内的真力正急速的运转,看样子得赶紧带他回执事堂。”
  
  “好,我们走……”
  
  众人一刻也不敢逗留,赶紧抱着胡言退出了武斗场。就连还未结束的几场战斗也没心思观看了。
  
  带着胡言回到执事堂内堂,师傅分开众人,坐在床边,好生的查看了一番胡言的伤势,皱着眉头道:“他体内真力此刻正自主运行,狂暴汹涌,极为凶险。青山,伍泰,你两替为师护法,为师得给胡言导气归元!其他人都出去,没有为师的吩咐,谁也也不能踏进这房间半步。”
  
  众弟子答应一声,便纷纷退出了胡言的房间。就连紫菱也在六师兄的劝解下,依依不舍的退出了房间。
  
  整个房间里,顿时只剩下受伤的胡言,以及五师兄、八师兄以及师傅四人。
  
  五师兄和八师兄在师傅的授意下,将胡言扶起,以吐纳之姿盘腿坐于床上,师傅坐于胡言背后,而八师兄站于床头以防有人误闯,惊扰到众人运功,五师兄却坐于师傅身侧。时刻保持警惕,以防师傅在运气的阶段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他好出手相助。
  
  一切准备齐备,师傅缓缓提起一股真力,双掌相叠,按在胡言的后背灵台穴之上,体内真力缓缓的向那灵台穴输送而去。
  
  灵台穴在神道和心俞两穴下,于背部第六胸椎棘突下凹陷之中。布有第六胸神经后支的内侧支和第六肋间动脉后支,在人体当中表现为凹陷,就好像两山之间的山谷一样。乃气血灵气汇聚之处。
  
  师傅此时以真力灌入,不但能替胡言紧守灵台的清明,更能引导起体内那狂暴运转的真力归元。
  
  随着师傅那手中的真力入体,胡言眉头微蹙,周身也为之一颤,顿时额头之上汗如雨下……
  
  胡言深陷于混沌之中,只觉体内真力汹涌,五色之气飞速的从五脏之中流窜而出,瞬间遍布周身的奇经八脉,冲击得他气血翻涌,灵台也为之一荡。
  
  五志幻境,再次袭来,怒、喜、思、悲、恐五种情绪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心智,让他痛苦不已。
  
  就在这时,胡言只觉灵台之中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而至,如同一盆冷水从头一倾而下,将他淋了个通透。让他宛如醍醐灌顶一般的清明,顿时灵台为之一振,那快要失去控制的神识再次归于灵台之中。
  
  而此刻,那灵台中的真力却源源不断的注入,如同滔滔江水般绵绵不绝的向四肢百骸奇经八脉流转而去。
  
  受到这股真力的招引,胡言只觉周身那乱窜的真力,渐渐有了运行的轨迹,慢慢的重归与小腹下丹田之中。那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四处游荡冲击的五脏之气,也迅速涌入胡言的上丹田。
  
  五色之气在上丹田之中,互相纠缠,互相攻伐,最后渐渐消融聚合成一股五彩之气,飞快的向胡言的头顶冲去。
  
  胡言只感觉全身时而如同置身在火中炙烤,时而如同躺在寒冰之上,时而又如同置身在水底,时而又如同站在风口,周身风雨飘摇,痛苦难忍。
  
  这五气属五脏,五脏专管人的五种感觉,即风、暑、湿、燥、寒,五气上涌至上丹田,自然会让他很不适应,但是只要做到攒五簇四会三合二而归一,定神、定意、定魄、定魂、定精,让自己消却心中的一切魔障,让自己能无惊、无恐、无忿、无怨无喜,气平顺,道畅通,趋于圆通,“三五”相聚,四大安和,五气则朝元而聚于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