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界之随身网游系统 > 159

  柳芊芊大吃一惊,明白眼前这黑衣人竟是柳河教的,但此时也来不及多想。只见柳芊芊纤腰一扭,顿时脚踏八步,躲过了这烈火掌。
  “哼,想不到这丫头竟将‘八极步’练得如此纯熟,这等天资,真是让人不得不惊叹啊!”虽然这样想着,但那三师伯手上并不含糊,雄浑灵力席卷全身,随即便冲向了柳芊芊,开始了肉搏战。
  肉搏战,比的就是力量、速度和技巧,显然三师伯的灵力要强于柳芊芊,这刚交手不久,柳芊芊便受了伤,左胳膊上出现了一道伤口,更增添了她的清艳。
  柳芊芊也知道这样下去只会败在这里,“八极步”再次展现出来,想与三师伯拉开距离。
  而那三师伯修炼多年,岂会不知其意?只见三师伯同样施展出“八极步”,紧随其后。
  柳芊芊咬紧银牙,身上光芒大盛。一道道旋风围绕在她的周围,让那三师伯无法靠近。
  “没想到大师兄连这‘玄衣风斩’都教给她了。”三师伯大吃一惊,随即满脸严峻了起来。即使是他,面对着这高级的灵诀,也不敢大意。
  只见三师伯的灵力全部集中在了手上,然后猛地向地面一拍。顿时,地面突然隆起,出现了几块大石,将三师伯团团包围住。
  这时,柳芊芊双手一挥,所有旋风便向那三师伯飞去。
  “嘭――”的一声,那旋风和大石相碰后,顿时发生了爆炸。而那柳芊芊,也被吹飞了出去。
  “呜―”柳芊芊坐在地上,发现腿已经被一块碎石深深插入,轻轻一动,一股剧痛便传了过来。
  “哼哼,真没想到,这“玄衣风斩”的威力竟然这么大。连老夫都受了这样的伤。”一道人影出现在烟雾中,那道身影慢慢地走了出来,赫然便是三师伯。
  “三、三师伯,是你!”柳芊芊此刻已经完全忘记了疼痛,小脑袋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哼哼,很吃惊吗?”此时的三师伯,浑身都是鲜血。脸上的黑布早已经破损,胳膊上有着一道道狰狞的伤口,“不错,我就是你三师伯。”
  “三师伯,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来杀你啊!哈哈哈”三师伯狂笑了起来。
  柳芊芊暗自调息了一下,随即问到:“三师伯,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杀我?”
  “杀你?我还要强奸了你,哈哈哈!”
  “你……”此时的三师伯,在柳芊芊的眼中无疑是一个恶魔,柳芊芊将手放于背后,隐隐有着微光。
  “你也不用问了,马上就去死吧!”说完,三师伯便向柳芊芊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只听“啊”的一声,二人都愣住了。在他们前方不远处,一个小女孩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这个小女孩自然是马妍了。本来马妍走的是另一条路,但她听到这边有打斗的声音,顿时好奇心大涨,忍不住地跑过来偷看,却没想到看见了眼前的一幕。
  “小妍,快跑!”柳芊芊马上醒悟过来,即使三师伯受了重伤,但仍然不是马妍能够对付的。于是她着急地喊道。
  “遭了,被她看见了,不能让他跑了。”那三师伯顿时转过身,手中精芒大闪,烈火掌顿时形成。
  就在这时,只见那柳芊芊突然出手,一到劲风打在了三师伯的腿上,顿时三师伯的腿就被打穿了一个口,而那烈火掌也脱离了原来的方向,打在了正在逃跑的马妍的腿上。
  “啊―”只听马妍痛声大叫,然而她忍着疼痛,向山下跑去。而那三师伯,也被柳芊芊死死拽住。
  ……
  易朝此时正飞快的穿梭于山林中,此时的他满头大汗,心中十分着急。一想到那柳芊芊受了重伤,便不知为何心中涌起一股怒气,顿时,一道道黑气从体内渐渐流出。
  很快的,易朝就听到了争吵声。
  “你这溅人,还不松手,快松手!”山林中传来三师伯愤怒的怒吼。
  “死、死也不放手。”那柳芊芊的双手已经麻木了,如同铁锁一般紧紧抓住三师伯的脚,怎么也不放。
  “我让你不放,让你不放!”此时的三师伯也是双眼通红,本来就暴躁的他受到了如此重伤,并且还被人发现了,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不断地挥舞着拳头,向柳芊芊身上打去。
  “芊芊!”正在这时,易朝终于赶到了。
  而那柳芊芊听到了易朝的声音后,顿时心里一松。她已经累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深深地望了一眼易朝,然后便昏迷了过去。
  易朝看到柳芊芊身上的伤,又看到柳芊芊眼中那丝感动和欢喜,紧接着柳芊芊就昏迷了过去。
  易朝脑袋“嗡”的一下,顿时一缕缕黑气浆易朝层层包围住。而那三师伯此时已经呆了
  “这、这是什么?”
  “你、找、死!”
  易朝咬紧牙关,一字一字的说道。随后,他慢慢地向三师伯走去。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此刻的三师伯,哪里还有那高手风范,一脸的惊慌,抓起地上的小石子,就向易朝扔了过去。
  然而,那石子刚一碰到易朝,便被那黑光吞噬了。
  “啊――啊――你别过来,啊――”那三师伯此刻又如疯了一般,不断地想后爬去。
  易朝走近跟前,手指一挥,那三师伯的腿便横着被切成了两半。
  “啊――”三师伯大叫一声,此刻突然清醒了许多,“易朝,你、你要干什么?我可是柳河教的刑法长老,你不能杀我。”
  易朝轻轻抱起了柳芊芊,将其放在了一边,“放心,我不会杀你。”易朝淡淡地说道,“我怎么舍得杀你呢!”
  “你、你要干什么?”三师伯看见易朝的眼中红光大盛,顿时紧张了起来。
  易朝没有说什么,只见那黑气在他的操控下,形成了一把大刀,他手举大刀,一步一步地向三师伯走去。
  易朝每走一步,那三师伯的心便是狠狠地跳了一下。终于,那三师伯忍不住这种窒息的环境,他大叫一声,在地上不断地向后爬着。
  然而,很快的易朝就超过了他,只见易朝走一步,砍一刀。走一步,砍一刀。没过多久,那三师伯浑身上下都是鲜血。
  此时的三师伯已经没有力气在爬了,他也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索性他就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易、、涯,你别……别得……意,我死……了,你……你也活……活不……不长的……柳……柳河教的……人都……要死……哈哈……哈……”三师伯说完,便双眼无神,迅速黯淡了下去。
  此时,随着三师伯的死亡,易朝身上的黑气顿时都吸入了体内。
  易朝突然清醒了过来,想起了刚才的事,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回事?刚才我好像被人控制了一般。这、这是我干的吗?”易朝看到了身旁的三师伯,不由大吃一惊。
  “对了,芊芊!”易朝转过身去,急忙跑到了柳芊芊身旁。
  “受伤过重,体内灵气也近乎干涸。”柳芊芊此刻的状况十分严重,身上的骨头断了不知道有多少根,体内也受了重伤。
  “这样下去不成!”易朝心中十分着急。突然,他灵光一闪,“对了,每次我受伤的时候,体内的血液总是沸腾起来,难道说我的血液有治疗的功效?不管它了试试吧!”说完,易朝便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刀,在自己的胳膊出猛地一划,顿时鲜血涌出。他小心翼翼的将鲜血送进柳芊芊的口中。
  只见不一片刻,柳芊芊的脸色就变得红润了起来,且身上的伤口也在逐渐地愈合。
  “果然如此!”易朝见状,不由大喜。
  这时,只听见一连串的脚步声响起,随即一道道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
  “芊芊!”
  “芊芊姐!”
  ……
  掌门一脸低沉地走了过来,只见他大袖一挥,雄浑的灵气从他体内滚滚流出,环绕在柳芊芊周围。
  “嗯?”掌门发现柳芊芊的伤势正在逐渐愈合,不由惊讶了起来。他眯缝着眼睛,看了一眼易朝。
  “这、这是三师弟吗?这是怎么回事?他死了?”一道声音突然响出。只见二师伯一脸震惊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三师伯。
  “嗯。都先回去吧。”掌门看了三师伯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悲戚,随后便淡淡地说道。
  ……
  柳河教,大堂之上。
  “易朝,把你看到的事情都跟我们在叙述一遍吧。”掌门问道。
  “是。今天下午,易朝与马铁山、马妍和柳芊芊师姐一起去山谷中游玩。随后柳师姐一人独自离开,马妍也走了。我和马铁山则在山谷中闲聊。没过一会儿,马妍就受着伤跑了回来,并告诉我们有人要杀柳师姐。于是我就让马妍去找掌门您们,我去帮助柳师姐。当我发现柳师姐的时候,她已然身受重伤。而伤她的赫然就是三师伯。不过当时三师伯也已经身受重伤,于是我就趁其不意,将其杀了。”
  “嗯。”
  掌门淡淡的沉吟了片刻,“芊芊的状况现在怎么样了?”
  那四师母顿时站了起来,对这掌门说道:“师兄,芊芊此刻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知为什么,她的伤势都在自己逐渐恢复,体内的灵气也在重新聚集,我想只要芊芊多休息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了。”
  老人淡淡的“嗯”了一声。
  “呼!”易朝心中松了一口气,他一直怕自己的血会不会对柳芊芊造成更重的伤害,此时听到四师母的话顿时放下心来。
  掌门一双眼睛扫过了整个大堂,随即猛然站了起来。
  “各位,我柳河教目前遭遇大敌,先有门下弟子不幸惨死,后又出现门内自相残杀,可见有人暗中在对我柳河教出手。所以从今天起,所有人不得下山,全教戒备!”
  “是――”众人齐声喊道。
  “好,大家都退下吧。易朝,你跟我来一下。”掌门说完,随即便向大堂后走去。
  “是。”易朝回答。
  ……
  “怎么?失败了?”
  “嗯,没想到那柳芊芊如此年龄,资质却如此不凡。竟已经踏入了灵元后期,且随时都有可能踏入灵动初期。”
  “哼!就算她踏入灵动初期又能怎样?那个刑法长老的实力可是灵动中期,足足差了一个等级,竟然还会受到这样的大伤,真没想到会这般没用。”一道声音蕴含着愤怒,恨恨说道。
  “好了,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看来我们要使用最后一招了,上面的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嗯,这次要做就要做到底。哼,若不是怕那皇室和云家发现,我‘血门’随便出来个长老就能将这柳河教血洗了,怎还会在这里想尽办法去找那‘血玉’?”
  “没办法,那皇室和云家时刻都注意着我‘血门’呢!长老们一出来就会引起注意。所以只能派咱们来这里了。不过整个柳河教也没什么厉害的,除了那个老不死的。”
  “嘿嘿,这个老不死的我看也快死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亲手杀死他,以报当年那一掌之仇!”
  “呵呵,那就等着吧,时机一到,我们便出手。”
  “嘿嘿……”
  ……
  掌门和易朝二人来到了大堂后房,只见掌门把手一挥,一股股青色的灵气从他体内滚滚流出,黄龙般的席卷周围,将二人包围在其中。
  易朝诧异地看着老人,老人在这一刻显得十分高大。
  “我柳河教创教三百余年,像当年那也是名震帝国,但却因一件重宝,遭到了各方的袭击。从而从一个大教变成了这样的落魄的小门小派,真是讽刺。”老人淡淡地说道,语气中满是苍凉。
  “掌门,您说什么?”易朝此刻是既惊讶又奇怪,惊讶的是想不到这柳河教也有这样一段历史,和他易家还真相似。奇怪的是这掌门对他说这些干什么?
  “我本是当年残留下来的柳河教执事。呵呵,或许说应该是‘碧落阁’的执事。”
  “碧落阁!”易朝大惊。这碧落阁,在几百年前声势极大,阁中高手如云,是一股极强的势力,可以说是整个国家西北的一霸。然而据说只在一夜之间,便被仇家灭了,阁内长老弟子尽数死亡,碧落阁这个曾经鼎盛一时的势力也就消失了。
  然而今天,老人的话让易朝大吃一惊,没想到这柳河教竟是碧落阁的残余势力。
  “很吃惊吧!当初我碧落阁何等威风,但仅仅因为一件重宝,便因此被灭。”老人沉重的叹息了一声,
  “易朝,你可知‘血玉’?”
  “不知道。”易朝如实地回答道。
  “呵呵,这‘血玉’其实就是一个玉片。或者可以说,它就是一张地图,一张可以寻找到一件令整个‘星河大陆’都为之震撼的宝贝,”老人停了停语气,随即嘴中充满了敬畏,
  “星河血!”
  “星河血?”听着这个不熟悉的词语,易朝沉吟道。
  “星河血,那可是这片大陆中最为珍贵的宝物啊!或许说,谁能得到并可以使用的话,整个星河大陆都将会成为他的!”老人喃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