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狂弃少 > 第238章 不可多得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最狂弃少最新章节!
  
  任小曼醒了。
  
  早上刚起床苏昊就接到护工打来的电话,安顿好玛莎,赶去医院。
  
  手术之后三天,任小曼不能进食,只能输营养液,苏昊也就没为任小曼带早餐。
  
  特护病房里。
  
  苏昊看着苏醒的任小曼,问:“感觉怎么样?”
  
  “这些年,我没少受伤,早就麻木了,没什么感觉。”
  
  任小曼这话,苏昊信。
  
  若非对受伤麻木,营救他时,任小曼伤得那么重,不可能面不改色撑到最后。
  
  “这么快赶过来,看来还挺关心我的,不记恨我以前那些鄙夷你的言行了?”任小曼笑着问苏昊。
  
  “那点破事,跟咱们共患难同生死的交情比,啥都不是。”苏昊尽量让气氛显得轻松,避免两人尴尬。
  
  任小曼笑了,苏昊彻底原谅她,她很开心,道:“别在那站着,坐床边,我得跟你好好聊聊。”
  
  “聊什么?”
  
  苏昊笑着将一把椅子拉到床边,坐了下来。
  
  “聊聊你的过去,比如你怎么变得那么厉害,经历过什么,也可以说说你的家人,你的前女友。”
  
  任小曼对苏昊不是很了解,或者说她还没来得及去了解苏昊,之前她只是跟周铁峰聊过苏昊。
  
  奈何周铁峰嘴很严。
  
  在她一再逼问下,仅仅透露苏昊有过一位女友,后来分手了。
  
  苏昊笑道:“我的经历太特殊太玄,实在没法跟你说。”
  
  “那你前女友呢,总不可能她也很玄,没法说吧?”
  
  任小曼终于忍不住,直奔主题。
  
  “前女友……”
  
  苏昊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在他心里,刘蓓蓓从未成为过他的前女友,而一直是他的女人,未来的妻子。
  
  “有苦难言?”
  
  任小曼见苏昊很纠结,越发好奇。
  
  “我深深伤害过她,只有内疚,没有苦。”
  
  “都已经是彼此的过客,还内疚什么,人得往前看,要么咱俩处处?”任小曼问的很直接。
  
  苏昊错愕。
  
  任小曼率直的超乎这厮先前的想象。
  
  &nbsbsbj最0
  
  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苏昊暗自感叹。
  
  “怎么,不乐意?”任小曼貌似很随意一问,可眼神出卖了她,把内心的紧张显露出来。
  
  “我……”
  
  苏昊沉吟,琢磨怎么说,不会伤到任小曼。
  
  “还爱着你前女友?”任小曼蹙眉盯着苏昊。
  
  苏昊点头。
  
  “她找对象没?”
  
  “过几天要订婚了。”
  
  苏昊的回答,搞得任小曼一愣,继而哭笑不得,不懂珍惜眼前人,却惦记快要结婚的前女友。
  
  “你真傻!”
  
  任小曼甩给苏昊一记白眼,扭头瞧向窗外,看似挺郁闷,实则她悬着的心落了下来,一个即将订婚的女人,算不上威胁。
  
  苏昊欲言又止,想劝任小曼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和感情,可又担心刺激到刚刚做完手术的任小曼。
  
  两人沉默。
  
  气氛沉闷,也略微尴尬。
  
  过了几分钟,任小曼转过脸,问苏昊“能让你这么念念不忘,她应该很美很有魅力,我倒是挺想见见她。”
  
  论家世,任小曼很牛,有个当上将的爷爷。
  
  论外貌……任小曼自认九十分,脱掉板正不显身材的军装,换上时尚性感的装扮,走哪都惊艳全场。
  
  这两年,媒人来来往往,都快把任小曼家的门槛磨平。
  
  偏偏苏昊不但对任小曼不动心,还惦记着快要订婚的前女友。
  
  任小曼很纳闷儿什么样的女人,魅力这么大。
  
  苏昊无语。
  
  争强好胜的任小曼见刘蓓蓓,绝对是给他添乱,甚至是对刘蓓蓓的一种伤害,他索性把话挑明“小曼,咱俩可以成为好朋友,类似于好兄弟好哥们儿,至于处对象……我心里只有蓓蓓,容不下别人,就这一两天,我就回京城,去见蓓蓓。”
  
  “你还想挽回?”
  
  任小曼吃惊的看着苏昊。
  
  “我必须挽回,也一定能挽回,除非蓓蓓真的不爱我。”苏昊态度坚定。
  
  “你……你……”
  
  任小曼呆呆看着苏昊,说不出话来。
  
  “小曼,我还有事,明天如果不回京城,再来看你,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随时给我打电话。”
  
  苏昊觉得再待下去,两人都会很尴尬很别扭。
  
  任小曼怔怔看着苏昊走出病房,许久才回过神,她没生气,而是噗哧一声笑了起来,自语:“还挺痴情的……”
  
  痴情。
  
  在任小曼看来,这是一个男人的加分项,是极为优秀的一种品质。
  
  本就欣赏苏昊喜欢苏昊的任小曼,这一刻更是觉得苏昊这种男人不可多得,必须努力争取。
  
  京城。
  
  刘蓓蓓的住处。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沈月华,诧异看着刘蓓蓓递过来的一份财产及股权赠予协议,不明白刘蓓蓓什么意思。
  
  “阿姨,你签一下这份协议。”
  
  刘蓓蓓说着话把签字笔递给沈月华。
  
  沈月华接过笔,翻开协议,仔细阅读,越看越心惊。
  
  协议大致意思,刘蓓蓓若出事,不在这世上了,所拥有的全部财产、股权,依照这份协议,赠予沈月华。
  
  “蓓蓓……这……”
  
  面露惊容的沈月华,盯着刘蓓蓓。
  
  两人相处一年多,如母女那么亲,可终归还不是真正的亲人,沈月华承受不起这么重的馈赠。
  
  再者,这样的协议,往往是富有的老人临死前的遗嘱。
  
  蓓蓓年纪轻轻,弄这个干吗?
  
  “阿姨,我以后不能陪你了,总得给你留点什么,何况我年纪轻轻,哪那么容易出事,我不出事,这协议跟废纸没什么区别。”
  
  刘蓓蓓这话,使沈月华想到即将举办的订婚仪式。
  
  沈月华心情沉重,却一点不怪刘蓓蓓。
  
  被昊昊深深伤害后又苦苦等了昊昊大半年。
  
  这丫头仁至义尽。
  
  她没法再去苛责这丫头。
  
  “其实,你不用弥补阿姨什么,是昊昊做错,对不起你,你不嫁他,阿姨没话可说,也不怪你,阿姨坚信,迟早有一天,他会后悔,后悔失去你。”
  
  沈月华眼含泪水把刘蓓蓓搂进怀里,多么希望这丫头是她的儿媳妇,多么希望儿子能回心转意。
  
  可事到如今,已无回转余地。
  
  沈月华潸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