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狂弃少 > 第342章 强大生灵

  
      凶性大发的蛟,死死缠住苏昊。
  
      苏昊无法挣脱,感觉身体快被勒爆。
  
      没被血族侯爵弄死,没被炸死,反倒被这只蛟搞得如此狼狈,苏昊很憋屈很无奈,嘶吼一声,倾泻能量和血脉之力。
  
      缠绕住苏昊的蛟,直立起脑袋,盯着苏昊,幽蓝的眸子多少有那么点戏谑鄙夷的意味,苏昊爆发,好似在给它挠痒痒。
  
      徒劳无功。
  
      苏昊苦笑,略显悲怆。
  
      蛟张开血盆大口,猛地咬向苏昊脑袋。
  
      苏昊动弹不得,唯有瞪眼等死,不恐惧,却心有遗憾,他有太多牵挂的人,太多牵挂的事。
  
      可惜,他的生命到此为止。
  
      就在苏昊绝望之际,一道白光从远处的高峰激射而下,瞬间飞掠数公里,从蛟的脑后擦过。
  
      叱!
  
      黑蛟脑后鳞甲被硬生生切开发出的响声。
  
      声音极为刺耳。
  
      一抹鲜血从黑蛟后脑飞溅出去。
  
      差点将苏昊脑袋吞掉的黑蛟,痛苦吼叫,扭头去看伤它的那道白光,白光在空中折转,又飞回来。
  
      叱!
  
      黑胶头颅下方又被划开一道口子。
  
      接下来,白光来回穿梭,速度快到黑胶防不胜防。
  
      短短几秒,黑胶头上身上,被划开几十处,伤痕累累。
  
      黑胶眼神不再凶戾,显露出恐惧,撇下苏昊,快速逃窜,一个白色身影冷不丁从天而降,砸中黑胶。
  
      苏昊定睛细瞧,是一只身高至少三米的巨猿,通体白毛。
  
      巨猿脚踏黑胶,霸气十足。
  
      黑胶情急,昂头朝着巨猿喷出一口黑雾。
  
      “吼!”
  
      巨猿大吼,震散黑雾,貌似怒了,挥拳猛砸黑胶的头。
  
      蓬!
  
      黑胶头颅爆裂,血肉飞溅。
  
      白毛巨猿仍不罢休,一双染血的大手,硬生生撕开黑胶身躯,挖出一枚鸡蛋那么大的赤红色内丹。
  
      这时空中传出一声鹤鸣。
  
      苏昊下意识抬眼,看到一只白鹤,立于高空,冲着巨猿鸣叫。
  
      白鹤。
  
      是那道白光?
  
      苏昊惊愕不已。
  
      果然是仙山圣境,动物都成精了。
  
      巨猿丢下黑胶尸体,瞧了瞧手里的内丹,然后朝白鹤摇头。
  
      苏昊明白了,白鹤是在向巨猿索要黑胶的内丹。
  
      白鹤见巨猿摇头,再次鸣叫,叫声变得凶戾,然后俯冲而下,化为一道白光,仿佛能洞穿天地的剑光。
  
      巨猿也大吼,迎击白鹤。
  
      苏昊瞪大眼看着白鹤巨猿搏斗,越看越心惊。
  
      白鹤横冲直撞,并非毫无章法,每一次冲击都近乎强大的剑招,蕴含深奥剑意和恐怖威能。
  
      而巨猿双拳大开大合,抵挡白鹤,且时不时反击,分明在演绎一套拳法,每一拳轰出伴随雷鸣般的巨响。
  
      这二位激烈交锋,以至于山谷里飞沙走石,苏昊承受不住冲击,以胳膊遮挡头脸,远离是非之地。
  
      同时,苏昊备受打击。
  
      在地球,他是人类世界第一强者,不惧狼人吸血鬼子爵,甚至重创过狼人伯爵,可在这里,随便蹦出个动物,都能完虐他。
  
      变强。
  
      所向无敌。
  
      去追寻父亲的脚步。
  
      这似乎只是一个美好的梦,距离他极为遥远。
  
      不过他很快释然,这地方本就特殊,孕育出强大生灵很正常,如果他在这里苦修十年八年,出去后,未必不能匹敌狼人或血族侯爵级强者。
  
      许久,山谷才恢复安宁。
  
      之前互不相容的白鹤、巨猿,分食黑胶内丹,画面和谐。
  
      退到山上的苏昊目睹此情此景,错愕。
  
      打成平手,所以平分内丹?
  
      白鹤、巨猿完全不在意苏昊,分食黑胶内丹后,就地修炼。
  
      过了大约一个钟头,白鹤、巨猿睁开眼,相互发声,有时还用爪子比划,显然在交流。
  
      这二位认识。
  
      苏昊瞧出端倪。
  
      或许经历太多离奇遭遇,已然麻木,苏昊没再吃惊或意外,琢磨是避开白鹤、巨猿,还是去接近它们。
  
      巨猿突然朝苏昊招手。
  
      这下,苏昊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苦笑着走向巨猿、白鹤,心想这二位是不是也想要那枚金色果子。
  
      来到巨猿白鹤身前,苏昊二话不说,将金色果子递出去,不想再因为这枚果子得罪白鹤、巨猿。
  
      巨猿摇头,指了指果子,又指了指苏昊,意思是……这枚果子属于苏昊。
  
      苏昊愣了一下。
  
      巨猿伸出染血的毛茸茸大手,轻轻摸了摸苏昊的脸,展现善意。
  
      “猿……猿兄……你好……”
  
      苏昊回应巨猿。
  
      巨猿收回大手,咧嘴笑了。
  
      苏昊暗暗担心,这头猿是不是看上他,偷偷瞄一眼巨猿下身,确定巨猿是公的,心里稍微踏实一点,扭头瞧白鹤。
  
      白鹤见苏昊看它,高傲仰头,振翅飞起,眨眼间飞入深山之中。
  
      巨猿也站起来,转身深入禁地,走出十多米,回过头,见苏昊仍杵在原地,招手,示意苏昊跟上。
  
      苏昊只好跟着巨猿,翻过几重山峦,前方地貌陡变,不再是连绵山峦,而是一根一根大山屹立。
  
      这景象使苏昊想到华国的武陵源,那里的山就是一根一根的,只不过这里的山,更大更高更雄伟。
  
      最高那座山,云雾缭绕,仿佛直入天际,一道飞瀑倾泻下来,汇入山前的湖泊之中,景色绝美。
  
      苏昊随着巨猿绕过湖泊,来到山前,仰脸凝望从云雾中倾泻而下的瀑布,动容呢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用这千古佳句形容这道飞瀑,再合适不过。
  
      巨猿用一只手碰了碰苏昊肩头,指向瀑布一侧通往山上的石阶小路,示意苏昊从这里上山。
  
      苏昊瞧见石阶小路,眸光一亮,这地方有人为开凿出来的路,意味着有绝世高人在此修炼、居住。
  
      巨猿、白鹤可能是高人所养。
  
      莫非是高人派巨猿白鹤接引他,要见他?
  
      苏昊心怀好奇,走向石阶小路,一只脚刚踏上石阶,就察觉体内能量一下被抽离,只剩血脉之力,且感受到无形压力。
  
      这通往山顶的石阶小路,是检验血脉之力是否强大。
  
      苏昊想罢,继续前行,每上一级台阶,身上的压力就大一些。
  
      苏昊以血脉之力抗衡压力,稳步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