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被黑猫诅咒的幸运日 > 第二十四章
“什么时候去?”
  “十一啊,放假第一天的机票。”
  “不行,不能去!”
  在我意识到这样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之前,这样的话语已经被我给吼了出来。
  “什么?”
  墨芷寒放慢了脚步,转头望向了我。唔,这种看白痴一般的眼神,不知为何最近总是能看到啊。
  周围的汽车呼啸而过,此刻,那轮胎摩擦地面发出的声响,以及车身划破空气所产生的噪音,让我感到一阵阵的不安。
  “……你们是准备怎么去香港?”
  忽视掉墨芷寒无声的质疑,我开口问道。
  “坐飞机啊,还能怎么去。”
  “机票买了吗?”
  “买了。”
  “退掉吧。”
  “哈?”
  渐渐地,我们两人都已经放慢了前进的脚步,这就代表着完全无视了到校的时间。嘛,那种东西已经怎么都无所谓了,区区迟到而已,和现在摆在我面前的使命相比什么都不算。
  “……坐飞机,不觉得很危险吗?”
  “什么?”
  “比如说坠机啊、劫机啊这种事情,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吧。”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不过,一定要让墨芷寒意识到坐飞机是一件危险的行为,然后放弃掉才行。
  “你在说什么啊?”
  墨芷寒似乎听呆了,根本没反应过来我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还有,飞机飞在空中的时候,因为速度太快,所以就算被一只鸟撞到,都会直接爆炸的啊。”
  嗯,这是我在某科学杂志上看到的,专业研究者所阐明的东西,一定不会错。
  “啊……”
  “不觉得很危险吗?”
  “所以什么鸟会飞到那么高的地方去啊?”
  什么,专业研究者居然这么简单就被打败了吗?不行,发挥点作用啊科学的力量!
  “总有一些渴望自由的鸟嘛……”
  “姚天华,你真的有点不正常。”
  墨芷寒冷冷地打断了我的话,然后用凌冽的目光瞪着我说道,
  “先是什么要我去医院,现在又说不能去坐飞机,你到底想说什么?”
  “只是担心你而已……没别的意思。”
  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我低下了头。太阳已经从高楼的间隙里冒出了头来,早晨那金黄色的朝阳也像是碎片一样撒了下来,但是我的心情,却变得越来越黑暗。
  “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墨芷寒的直白,在这一刻竟显得正确无比,实际上,连我都开始觉得自己不过是在无理取闹罢了。
  不知道的话,按我说的做不就好了?
  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是我绝对不可能把这句话给说出来。现在的我,并没有这种以命令式的语气和墨芷寒说话的资本,即使我真的说得出来,这样生硬的命令对于墨芷寒来说,也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存在。
  墨芷寒额头上的诅咒之印依然浓郁地燃烧着,倒不如说,比之前的光芒显得更加阴森了,然而我这边却是什么进展都没有,只是不断地在原地踏步。
  怎么办呢?
  应该说,事到如今,还有别的办法吗?
  “我……有事想跟你说。”
  我最终下定了决心。并没有像轻小说男主角一样拉起墨芷寒的手,我只是和墨芷寒四目交汇,说出这句话之后独自转身拐到了路边的角落里。
  “看来你今天是不准备上课了。”
  回过头,墨芷寒果然有好好地跟了上来。
  “我也没有办法……”
  苦笑了一声,我摇了摇头。
  “所以,到底想说什么?”
  “嗯,你让我整理一下语言。”
  我低下头,开始思考到底该从什么地方说起。是从暑假的那场车祸说起呢,还是从在医院里第一次看到诅咒之印的时候说起。
  “讲的人太多的话,你有可能会死掉的哦?”
  这是莫雯雯在警告我的时候,所说出的话语。
  “不要把你的能力给其他人说,即使是幼驯染。”
  这是林语柔在拒绝了我的谢意的时候,所定下的约定。
  然而这一切, 现在在我的心里,都变得如同烟雾一般虚无缥缈了。
  因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死掉什么的,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可能存在的状况,更何况只是那只黑猫的一家之言,而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眼前这美丽的身姿,就注定会陷入消逝的结局。
  林语柔,对不起,没能遵守和你的约定……但是,我一定会当面道歉的,你也一定会原谅我的吧?因为,这次我真的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选了啊。
  “是这样的……”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抬起头,直视着墨芷寒。她的眼睛里,依旧闪烁着不解的光芒。
  “我,在之前的那个暑假,得到了……呃啊……”
  剧痛。
  难以忍受的剧痛。
  我的脑袋,从额头开始,向内部延伸起难以忍受的剧痛。
  如同闪电劈开脑髓一般的激烈,又如同千百只虫子在大脑里急速攀爬一般的痛苦,在这从未体验过的剧痛侵袭下,我已经丧失了继续说话的能力。
  痛、痛,好痛……
  “得到了,什么?”
  墨芷寒见我停下了口中的话,于是问道。
  “呼、哈……”
  渐渐地,疼痛变得没有那么明显了,我大口地喘着粗气,用右手扶着身边的水泥墙,想要再度开口,
  “得到了,能够……啊!!”
  相比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疼痛再次侵袭了我的脑袋,这一次,我甚至已经忍耐不住,直接大声地叫了出来。刚刚爬行着的那千百只虫子,似乎已经开始啃食起我的脑浆,破坏起我的大脑了。在这刻骨铭心的疼痛摧残下,我感到眼前一黑,几乎就要昏厥过去。
  “你……啊……小华……”
  在双腿失去力气,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我还听到了墨芷寒口中断断续续的话语,但是那已经不能拼凑成完整的句子了。伴随着那无与伦比的疼痛,我似乎感受到了一阵柔软的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