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幻西游5再续长缘 > 堰鬼篇:荡剑无极

  “什么!堰无师他要突破!”鬼潇潇惊讶的捂住嘴,人若是想要突破,最好找一块清静之地,勿受他人打扰,像堰无师这样在战斗中突破,若失败,轻则修为倒退,重则沦为废人!
  “不行!得赶快解决他!”练岩岐感觉到深深的威胁,于是立即出招,堰无师闭上双眼,挡住练岩岐的招试,练岩岐每次发动攻击,堰无师都可以挡下来,练岩岐越着急所出的招式破绽就越多,堰无师就更好挡下。
  练岩岐后退五步,运足法力,迸发出一道剑气,堰无师没有躲而是将一切都赌在这次,剑气打中堰无师,卷起一番尘烟,堰无师的气息突然骤停,鬼潇潇很紧张。
  “难道死了?”练岩岐想上去,一探究竟,可尘烟散去,一个身影屹立在此,练岩岐愣住了,鬼潇潇也是。
  “现在终于可以在同一起跑线上了。”堰无师感觉力量充斥着全身。
  “乎。”鬼潇潇放下了心。
  “等等,我为什么要放心,练岩岐加油!”鬼潇潇又开始为练岩岐加油。
  双方你来我往,他们的行动都犹如闪电一般,跟刚刚不一样,现在他们平分秋色。
  “那人也太厉害了吧!临阵突破不说,突破之后明明修为还是比练岩崎要低上一段,可现在还是能与练岩崎平分秋色!”观战的人不禁佩服。
  “这小子的天资不错呀,就算是修为压制也也可以抵挡。”程咬金就在一旁观战。
  “不过练岩崎的丹药多,那人没有丹药迟早会输的。”又有人说。
  “嗯,希望吧。”鬼潇潇听到了之后却开心不起来。
  这一边双方都受了伤,但练岩崎是当药跟吃糖豆似的,伤势在不断恢复,而偃无师却无法恢复伤势,渐渐落了下风。
  不行!这样下去是无法打败他的,只能在他使出全力一击的时候,那时候才有机会。
  偃无师下了狠心。
  “盘天剑决!荡剑无极!”盘天剑诀,是神机老人给他留下的,也是他现在唯一可以修炼的顶尖剑决,这三个月来,偃无师拼命修炼,也只掌握盘天剑决第一式荡剑无极的一半而已,但用来应付这一场比试,足矣!
  偃无师将真气输入到剑上,剑上回旋着一股剧烈的震荡之势,偃无师将剑狠狠插在地上,剑中的震荡之气在玄石地板之中传导开来,玄石受不了这样剧烈的震荡直接以偃无师为中心碎裂开来,而练岩崎也直接陷入地板当中。
  荡剑无极虽然威力强大,但其反震之力,会伤其自身,偃无师脸色变得苍白,吐出一口滚烫的血,偃无师想趁这个机会攻击却发现,自己竟站不起来。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鬼潇潇早以看透了这一切,鬼潇潇心中大喊。
  这种比试怎能用这种招数!太危险了!不就是一场比试吗?!为什么!为什么你的执念这么深!放弃吧不可能赢的!
  “可恶!给我站起呀!”无论偃无师怎样挣扎,都站不起来,而练岩崎却快挣脱出来了,就在这时希望的声音传入偃无师的耳内。
  “偃无师!快站起来!是个男人就给我站起来!”鬼潇潇也不管那么多对着偃无师大喊。
  偃无师先是心头一颤,然后勾起一丝笑容。
  也对,我怎么能在这跌倒呢!
  偃无师在各种信念与想法的支撑之下站了起来!
  “盘天剑诀,剑闪!”偃无师摆足架势,运用盘天剑决的剑招,迅速攻击,还没有从地中挣脱出来的练岩崎,只是短短几秒偃无师就砍了练岩崎几百剑,而这些伤都在一秒之间瞬间破开,练岩崎也就在这时挣脱开来,十分狼狈身上的衣服都被染成了红色。
  “只能用那招了!”练岩崎立即拿出一个白玉瓶子,从里面倒出一颗红色的药丸,一下子就吞了进去。
  “五品爆灵丹!”下面传出惊呼的声音,五品爆灵丹可以在短时间内聚集比以往还要强大的力量,四品以下的爆灵丹是有副作用的,哦而五品爆灵丹它里面的杂质早就被那些高级的炼丹师给去除了,所以它的副作用顶多就是全身感觉到痛而已。
  “练岩崎该不要使出它家独有的剑招吧!”
  “什么意思?”鬼潇潇问。
  “练岩世家的剑招需要耗费大量的法力。”
  练岩崎摆足架势,抬抬起剑
  “剑陨!”练岩崎把所有的法力都聚集在剑上,蓄势而动。
  “就是在等这个时候。”偃无师轻轻一笑。
  “盘天剑决!荡剑无极!”偃无师再次将法力运输到剑上,剑剑入骨,震传骨,骨传身,震荡之气从剑中入侵他的身体,练岩崎感觉体内对这震荡之气搞得一团糟,五脏六腑都快要被震碎了的感觉,练岩崎硬生生的将一口热血吐了出来,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可他的剑招还没有停下,当偃无师攻击到他时,他的剑招就已落下,偃无师无处可躲,只好硬生生接下这一招,顿时本来已经碎了的玄石地板又再碎了一次,卷起一番尘烟。
  “偃无师!”鬼潇潇很担心,偃无师受受到了两次荡剑无极的反震之力,再一个加上刚刚那一击恐怖的剑招,本来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现在却变成了杀敌一千,自己也损一千。
  “这!”裁判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下令才好。
  尘烟中隐隐有一人站着。
  待尘烟散去,偃无师满是伤痕的站在那里,练岩崎被一个八旬的白发老人抱住。
  “偃无师胜!”裁判赶紧下令。
  “敢伤我们受少主!”把一发老人拿起练岩崎的剑,挥出一道强大的剑气,偃无师无力闪躲,若在受了这一击,绝对会身受重伤,说不定还会死,就当那剑气来到偃无师面前之时,一阵阴风吹过,将那道剑气打飞。
  “这!”还没等白发老人惊讶,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来。
  “哪来的无能小儿!仗着自己的修为比晚辈高,就来欺负这些晚辈!好一个恬不知耻!”鬼潇潇不知何时站到了偃无师的面前。
  “你!”白发老人本想在还手,可是想了想,对方肯定有一个修为比自己高的人,若是贸然出手自己也会受伤,于是说。
  “不知哪位前辈挡住了晚辈的攻击,与晚辈有什么过节?还请前辈现身,莫用一个小丫头来打发晚辈。”
  “就在你面前!”鬼潇潇爆发出一股非同寻常的威压,除了偃无师以外,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令人窒息的气息。
  “怎么可能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会!”白发老人拾时才注意到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柔弱。
  偃无师看着他们顿时冷汗直流。
  我可能想错一件事了,被她打一顿,别说十天半个月,半年都起不来!
  “弋爷不可!”练岩崎这时醒了过来。
  “少主你醒了!”白发老人赶紧给练岩崎喂下一颗白色丹药,练岩崎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
  “比试受伤是常有的事,如今我受了重伤,只怪我实力不济,怎能怪罪于他人!”
  “可!少主!”白发老人刚想说话就被拦下。
  “弋爷!”
  “啊,嗯,属下知错。”
  “偃无师,这瓶丹药给你,有助于恢复你的伤势。”练岩崎用最后的力气将一个白玉瓶子扔在了鬼潇潇手上。
  “嗯,回去之后你可以用灵液泡着身体,你体内的震荡之气也会随着灵液化开。”偃无师说。
  “多谢偃兄,还有,你的伤势也很重,恐怕明天的比试是参加不了了。”练岩崎说完就被白发老人带走。。
  “啊。”偃无师到了下来,并且因为劳累过度晕了过去。
  “哎,还是得要我把你搬回去,真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