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世契约:药妃,宠不停 > 第三百五十七章:杀,亦或不杀?
怒目而视着半晌后,终是梅汐媛先退了下来。
  
  只见她定了定神,继而一脸怒色又坦然地道:“哼...是有消息传来又如何?如今,除了韶华阁外,王府中其他地方皆都守卫森严,连只苍蝇都休想飞入,我们没有那幅只听过没见过的什么西秦守护者画像,又拿什么去四海茶庄与他交易?你的这盘棋,不见得有多高明?”
  
  梅汐媛轻蔑地瞪了她一眼,甩了下衣袖,继而一边往韶华阁里回去,一边忿忿道:“不过一盘烂棋,本王妃不下也罢!我就不信,没有了他,本王妃就真的拿那个贱人没办法了,本王妃只不过是……”
  
  梅汐媛终是欲言又止地收了声,而看到她似是已然有些想要放弃这个眼看着已经成功在即了的计划,陆天骄终也慢慢温和了下来,举步跟在了梅汐媛的身旁解释道:
  
  “姐姐,妹妹并没有其他意思。妹妹只是想说,正如姐姐之前所说的,我们姐妹只有齐心合力抗敌,才能赢得最后的胜利。否则,你我便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再说了,姐姐的筹码都已经付过了,又如姐姐所担心的‘蛮夷之邦,何来周正之人’。都怪妹妹一时大意遇人不淑,亦没有注意到城里所张贴的通缉令,若是早知道那竟是个亡命之徒,妹妹说什么也定不敢去招惹那样的人,如今,还牵连到了姐姐,真是罪大莫及。可想那拓跋泽未必会同意姐姐取消交易将筹码返还,到时候怕只是会落个人财两空的境地。黄金两万两,这可是一笔数目不小的筹码呀!如今,我们早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啪”
  
  闻此,梅汐媛忽然顿足停了下来,猛地回头将一记响亮的耳光,冷不防狠狠的拍在了陆天骄的脸上,兀自朝其厉声呵斥道:“这一切还不都是被你给害的,竟然还敢在这里说风凉话。枉你还自称是殿下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师妹,不还是和我一样在这座王府里,哪儿都进不去?什么消息都打听不到?本王妃真是后悔怎么会和你合作。废物,简直是废物。没有守护者画像,那个蛮夷之人怎么肯交出那个贱人来?本王妃的两万两黄金就这样打了水漂了,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陆天骄捂着半张小脸,惊恐的看着梅汐媛满是狰狞,愤怒的脸色。
  
  顿时间,梅汐媛似是怒不可遏的都无法站立,几乎要背过气去了一般,身子不由得摇摇晃晃了两下,赵嬷嬷一见忙上前将其扶到了一旁的石凳上坐下,一边替其轻抚后背,一边劝慰道:“气大伤身,王妃娘娘可要当心自己的身子啊!陆小姐一向聪慧过人,想必一定不会让王妃娘娘输了这盘棋的。”
  
  赵嬷嬷一边说着,一边朝陆天骄悄悄使了个眼色。陆天骄这才缓过
  
  了神来掏出袖兜里的画像上前两步,将其递到了梅汐媛的面前,柔声道:“姐姐,对不起!”
  
  “这是什么?”梅汐媛瞟了一眼她递过来的一张宣纸,不解地道。
  
  然还是将其接了过来展开,却是瞬间瞪大了双眼在其上面审视了起来:“这画像上的女子是何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宛若是个落入凡尘的九天仙女一般。”
  
  梅汐媛说着瞥了眼眼前站着的陆天骄,陆天骄朝其点了点头。
  
  梅汐媛遂收回视线继续审视了会儿画像,顿时领悟:“听闻世人传言皆说,西秦守护者是个绝世美人,莫非这个女子便是……”
  
  “没错,正是。”陆天骄似是很快便已经忘记了脸上的疼痛,回应其道。
  
  “你是从哪儿得来的这画像?”闻声,梅汐媛顿时惊诧地回看向了陆天骄泛红的脸,向其质问道。
  
  “这个姐姐就不必多问了,妹妹自有方法排除万难,帮姐姐达成心愿。我们还是赶快合计合计接下来的事吧!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这次,可决不能让那个贱蹄子再次逃脱了。”陆天骄狠狠道。
  
  “嗯,看来,这次她果真是要难逃此劫了。好吧,既然都已准备好了,赵嬷嬷,马上派人去通知四海茶庄那边,就说我们这边都已准备妥当,随时可以过去交易。”梅汐媛当即吩咐赵嬷嬷道。
  
  “是,老奴这就下去安排。”
  
  赵嬷嬷退去后,梅汐媛忙站起身来,含笑走到陆天骄的身旁,一把拉起她的手来,另一手附上她通红的脸蛋,紧张的关切道:“妹妹莫要记恨姐姐,姐姐方才也是一时情急,这才失了方寸。刚才打哪儿了?还疼吗?走,姐姐屋里有我东宁国最好的伤药,姐姐这就去给你上药,用了药,马上就会好的。”
  
  安抚好送走了陆天骄后,梅汐媛又亲自秘密交待赵嬷嬷:“赶快命人将此画临摹一份,速速送回国去交给父王。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人给发现了,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
  
  半夜时分,夜深人静的时候,轩辕翰踏着一片溶溶月色终于回到了西秦秦王府。
  
  一跨下马来,便脚步匆匆的独自一人直朝着承华殿里奔去,陷入到一片沉沉的深思之中。
  
  “为什么守护者后人会是你?真的是你吗?”这一路,轩辕翰一次又一次地在心里问自己。眼睛和脑海里全部都是关于俩人从相识起,由过去开始到现在的点点滴滴。
  
  又或者,不仅如此,在她尚还未出生的时候,他们其实便早已经相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