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角斗吧,女神 > 175 主动与被动

  “……”亚历克斯手中的话筒不断传出“嘟嘟”的忙音,充斥着讽刺意味。荷里管家的警告言犹在耳,这一切都和他心中的剧本大相径庭。
  “这可……一点儿也不像是余情未了!”曼弗雷德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看向亚历克斯的目光满满都是鄙夷。
  虽然很希望劳拉那女人上套,但看到比自己帅的男人搭讪被踹,心中竟然还有些小开心。
  “这……这怎么可能!”亚历克斯感觉无法相信,以自己多年来纵横花丛的经验,那女人应该还对自己有执念才对。
  “看来某些人被取代了。”助手给曼弗雷德送来一套调查材料,夏恒和劳拉勾肩搭背的照片就贴在第一页。
  “是哪个混蛋……”渣男从不认为自己是渣男,在他们的内心世界里,自己所有的渣都是残酷现实逼迫下的不得已,如果有错,那一定是别人的错。从这一点上看,夏恒的节操还是很足的,至少他够坦诚。
  “一只黄皮猴子!”亚历克斯一把从曼弗雷德手中夺过资料夹,当看清照片的时候,发出不屑地冷哼声。
  莫说这个时代,就算夏恒前世所处的那个年代,西方人普遍还是对九洲人有歧视的。这与西方政府长达几百年的恶意丑化宣传有直接关系。为掩盖自己从大航海时代以来的罪恶暴行,这些欧美绅士们将世界其它地区全都渲染成了未开化的野蛮地带。
  在新大陆,排华法案将九州人贬低到了比黑种人还不如的境地。而在欧洲,黄祸论从十七世纪便很有市场。所以,亚历克斯骨子中的这种鄙夷,绝非个例,而是大众主流观念。即使后来九州崛起了,这种观念依旧根深蒂固。
  “没错,一个黄皮肤的小朋友……你有什么想法?”
  “我会杀了他,亲手扭断他的脖子。看看他们的血,是不是和恶心的蟑螂一样是绿色的!”亚历克斯感觉自己被冒犯了,恶狠狠的将照片一把撕下,塞进自己的衣兜里。
  “很好……我很乐意为你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曼弗雷德挥了挥手,助手便送上了全套的佣兵装备。
  “……”亚历克斯深深的看了曼弗雷德一眼,明知对方包藏祸心,但切身了解过光照会能量的他,却也知道现在是半点儿由不得自己了。
  “大人,克劳馥庄园防卫甚严,我们上次的突袭队伍几乎全军覆没。就算以韦斯特先生的身手……”助手旁敲侧击的问,他的意思很明确,亚历克斯这货就是去送死的。
  “这世上哪怕一张卫生纸,也有它应有的作用!”曼弗雷德缓缓起身,“亚历克斯虽然废物,但好歹和克劳馥小姐有些交情。我不指望他能做什么,只要能引克劳馥小姐现身就足够了。”
  “先生您是想……”助手小心翼翼的问。
  “准备部队,我要好好拜访一下克劳馥庄园!”
  “那晚上的约会……”
  “匹姆斯,你要好好记住,凡事要想成功就要好好抓住主动权,而不能让对手牵着鼻子走。”
  这就是夏恒改变剧情后的下场,他以为自己可以将所有剧情人物玩弄在掌股之间。却没有意识到,所有能够成为一方世界大反派的都是人杰。无论是智慧还是权谋,这些人都不缺。反倒是那些正义的“勇者”们,倒有很多喜欢用脸来探草丛的蠢货。
  “阿恒……曼弗雷德晚上会赴宴么?”克劳馥庄园,刚刚运动完的两人正有些惬意的喝着下午茶。
  “除此之外,他还有别的选择么?”夏恒不以为意的说,原剧情中的曼弗雷德确实老谋深算也足够很辣,但那又如何,神光三角就是他的牛鼻环,一旦被扯住了鼻子,就算是牛魔王也得跪。
  “可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劳拉微皱眉头,她总觉得,一个能杀死她父亲的人没那么容易对付。
  “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做?”夏恒愣了一下,饶有兴趣的问。
  “不知道,反正不会坐以待毙!”劳拉摇了摇头。
  “那倒是,这货可是个枭雄来着……”夏恒也感觉到几分凝重。
  与此同时,亚历克斯在全副武装后,驾驶一辆越野车飞驰在伦敦城外的小路上,牧牛和老农是他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
  “嘭……”巨大的撞击声传来,一辆开足马力的渣土车本来正与他并行,却突然一个急拐弯撞在了越野车身上。明显超载的后车斗以泰山压顶之势猛的砸落下来,眼看就是一场惨烈的车祸。
  “Bloodyhell!”亚历克斯可是资深盗墓贼,常年游走在各种古墓机关之间,要死在乡间车祸上岂不要被同行们笑掉大牙。只见他一个鱼跃跳出车厢,连续几个翻身之后灰头土脸的躲过了成为姜饼人的命运。过程中他甚至有闲暇撂下一句英伦绅士级的国骂,顺便还朝渣土车吐了一口浓痰。
  至于这句英文啥意思,就和F开头的那个词差不多,但却更有英伦范儿。
  “嚓……”亚历克斯还没稳下神儿来,一抹刀光便从他侧面袭来。就算以他的身手,在这种情形下也有些猝不及防。鲜血飞溅,一道长长的刀痕出现在他的左肩,差几公分他就可以和自己的麒麟臂诀别了。
  “你是谁?”虽然受伤,但他也看清了自己面前的袭击者——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全身裹在长袍之中,长袍的间隙中,露出两把造型夸张的镰刀。
  “……”女人并不答话,事实上,亚历克斯连续两次躲过她的刺杀让她感觉很奇怪。这家伙实力只能算一般,但身上似乎有一种力量,能让他规避必死的风险。
  妮西亚也不气馁,从小生活在地下世界,她深知只有有用的人才能活的更好。而眼前这个邋遢男人的人头,就是她证明自己的答卷。
  镰刀如风,常伴我身。在体能和战斗技巧被全数碾压的情况下,亚历克斯足足躲过了妮西亚四次致命袭击。但他的情况也很不好,身上的佣兵装备被砍的七零八落,整个人如同泡在血水中,到处都是翻卷的伤口,像是被凌迟了一般。
  “该死的,你到底是谁,你想要什么?”亚历克斯心中满是绝望,在他看不到的世界中,围绕在他身上的气运之环已经到了碎裂的边缘、
  “砰!”一道枪声传来,妮西亚运刀如风,将一发子弹凌空斩落。她回头看去,曼弗雷德正一脸铁青的从一辆改装车后排看着她,手中的枪口出依稀有轻烟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