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黎明 > 第0217章 公寓
    “肖恩……先生!”
  
      等到苏鲁整理出一个‘仪式’流程的时候,外面天色将黑,满脸忐忑的杜兰走了进来,原本是想叫大人的,看到旁边的人,连忙改口:“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请跟我来!”
  
      “很好!”
  
      苏鲁在咖啡杯下塞了一张1银元的纸币,跟着杜兰走出咖啡厅,上了一辆等候在路边的马车。
  
      车夫是伍德,此时一言不发地在前面赶马。
  
      车厢内,杜兰将一份文件双手捧给苏鲁:“您的身份证明……经过警署备案,完全不怕追查!”
  
      说到这里,他都有点心痛。
  
      作为经常犯事,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黑帮份子,接触到这种渠道是正常,但花费就太可怕了。
  
      更不用说为办事搭进去的人情等等。
  
      “很好……”
  
      苏鲁接过文件看了看,他的新名字是‘肖恩贝塔’,来自古斯塔州的民俗学者。
  
      “至于公寓地点,按照您的要求,我们为您找到了三处,您需要一一看看么?”
  
      杜兰问道:“第一间位于克雷伯大街12号,租金是每月7枚银鹰,一开始需要支付三个月的押金,这是家具的保险费用。”
  
      “第二间位于富人区,适合商人与富豪居住,有专门为仆人准备的房间,以及宴会准备的舞厅……它的价格很高,每个月5枚金龙。”
  
      “最后一间偏向郊区,但交通很方便,距离公共马车站点很近,租金也最便宜……每个月3枚银鹰就足够了。”
  
      他隐秘地瞥了苏鲁一眼,生怕对方想住富人区的豪宅,还要他跟伍德买单……那将会是不能承受之重。
  
      “第二间划去,我们去第一间跟第三间看看!”苏鲁很快做出决定。
  
      他又不是来享受的,现在实力没有恢复,低调才是王道。
  
      “好的!”
  
      杜兰的声音一下轻快了许多,对外面的伍德喊道:“先去克雷伯大街!”
  
      ……
  
      黑玫瑰路。
  
      苏鲁走下马车,看了看环境。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行排屋,每一座之间都有些间隔,中间是一个个花圃。
  
      不过此时,有的花园已经被勤劳的女户主改造成了菜棚,充满了田园的气息。
  
      “将要出租的公寓,是13号……”
  
      杜兰的声音有些低,13在这个世界也不是一个好数字,有种不祥的意味。
  
      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公寓,同样如此。
  
      但苏鲁不喜欢第一间公寓,他们只能接着来此。
  
      这是一幢二层的,主体是木制的别墅,在略显阴暗的夜色中显得有些阴沉。
  
      “就是你们有意向租我的公寓?”
  
      在大门位置,一个年轻人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了。
  
      他大概二十多岁,神情慵懒,有着厚厚的黑眼袋,不时打着哈欠,似乎很久没睡好过。
  
      “这位是欧文道格威尔先生,公寓的主人!”
  
      杜兰连忙为两边介绍:“这位是有意租住公寓的肖恩贝塔先生!”
  
      “你好!”
  
      苏鲁扫了一眼欧文,发现只是个普通人,伸出手与对方握了握。
  
      “我带你们看看……”
  
      欧文懒洋洋地掏出钥匙,打开公寓大门:“这里还是很不错的……”
  
      进入围墙之后,苏鲁首先就看到了一片花圃,种满了一种青绿色的植物,在微风中带来浓烈的香气:“嗯……这是……苦艾草?”
  
      “是的……它是上一任租客种植的作物,如果你不喜欢,可以换掉……”
  
      欧文随口道:“不过我觉得它们很不错,泡茶喝有柠檬的香味……”
  
      苦艾草虽然是超凡材料,但实际上,它只是一样普通植物,可以用来酿酒,并且色彩不错,经常被花艺老师充当教材,还可以用来制作香水、驱赶蚊虫等等。
  
      可以说,是一样很经济的作物。
  
      “不……我很喜欢!”
  
      苏鲁走进公寓内,看了看,发现家具虽然老化陈旧,但空间很大,房间很多。
  
      茶几、橱柜、桌椅、还有墙壁上的油画,看起来颇有些格调。
  
      “如果你懒得打扫的话,可以雇佣女仆……”
  
      欧文点亮了蜡烛:“怎么样?不错吧……要不是因为它的上一任主人死在这里,我才不会将租金降得这么低……”
  
      “嗯?上一任主人?死在了这里?”苏鲁一个激灵。
  
      而杜兰的脸都白了:“抱歉……肖恩先生,我不知道……”
  
      对方要的太急,他又没有详细关注这方面的事情,好像被某个中介坑了。
  
      “是的,否则我不会只要每月3枚银鹰……”欧文很坦诚:“它的上一任租客是老玛德,一个很风趣的单身老人,哦……你不用担心,他并非由于外力,而是自然死亡,走得很安详,我还去参加了他的葬礼。”
  
      “这么直白,真的好么?”
  
      苏鲁感应了下,公寓里面倒是没有什么脏东西与怨念,不由问道。
  
      “没什么,反正你总会知道的……”
  
      欧文打了个哈欠:“并且,损失了这一单生意也没有什么……我是这一片公寓的屋主,当年我大学毕业之后创业失败,只能灰溜溜地回老家,继承老爹给我的公寓……大概价值1000金龙。”
  
      ‘包租公的生活啊,曾经是我最向往的……’
  
      苏鲁忍不住为对方算了笔账,哪怕按照最低的回报率来算,他每年也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左右,也就是50到100金龙的收入,收益十分稳定,足够一个家庭以中产或者较富裕的标准无忧无虑地生活了。
  
      ‘只是……你这么坦诚真的好么?没看见我身边的伍德与杜兰眼睛都快放光了?’
  
      苏鲁无语地瞥了这个包租公一眼:“我准备住在这里,预期一年,先付两个月的租金,没有问题吧?”
  
      “嗯,没问题,你等我拟定合同,当然,还需要你的身份证明!”
  
      欧文笑了笑,走了出去。
  
      这一片的治安还是很不错的,并且,他老爹暗中也派了保镖,没什么好害怕的。
  
      又过了十几分钟,他重新走了进来,拿着一式两份的合同。
  
      苏鲁看了看,确认没有问题,签下了肖恩的假名,付了第一笔款项,拿到了房屋钥匙。
  
      “那么……祝你居住愉快,我就不邀请你共进晚餐了!”
  
      欧文打了个哈欠,上了一辆马车。
  
      “真是……无忧无虑的富家少爷啊……”
  
      杜兰跟在苏鲁身后:“看得出来……这个工作,只是他平时的消遣……否则完全可以派管家来。”
  
      “世界就是这样,羡慕嫉妒也没有用。”
  
      苏鲁对此却很看得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