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黎明 > 第0037章 培训

  “家族……猎魔人……职业道路……超凡……”
  卧室内,苏鲁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那张记载了‘厄运仪式’的黑色纸张,脑海中各种念头闪过。
  【XP+100】
  伴随着他的阅读,一大波经验值浮现。
  “曾经……我从【尸姬创生】的技能书页上获得了50经验,这个厄运仪式,显然更加高级!”
  苏鲁喃喃自语,瞥了眼属性栏:
  ——————————————
  姓名:【苏鲁·波特利】
  职业:【无】
  职阶:【0】
  称号:【无】
  力量:【1.6】、敏捷:【1.3】、体质:【1.1】、精神:【1.6】
  技能:【尸姬创生LV1】、【马伽格斗术LV5】
  被动:【通用希伯语LV3】、【基础物理学LV4】、【猎魔学识LV1】、【古希伯语LV2】
  XP:【110】
  ——————————————
  伴随着他的阅读进度不断完整,一个提示框浮现出来:
  【叮!检测到二阶职业信息——厄运者,就职需要一阶前置职业:学徒、精神要求2.5!……条件不符合!无法就职!】
  “果然,没办法直接跳级!就算能跳,硬性条件满足,我的经验也不够……”
  苏鲁飞快盘算起来。
  想要成为职业者,必须先获得一个一阶的职业。
  目前,他所能接触的完整传承,只有【猎魔人】!当然……唯心恶魔那么诡异的东西,他是肯定敬谢不敏的。
  除此之外,还有凯瑟琳那边,基本是不可能了。
  剩下的最后一条路,就是加入光明女神教会或者联邦,换取相应的奖励。
  “但是……我不想交出自己的信仰,也不想去做特工!”
  苏鲁本身是个无信者,但在这个有着真神的世界,却是不敢做出什么欺骗神明的举动。
  至于为联邦工作?
  他想了想,又飞快摇头。
  虽然联邦政府势力很大,肯定掌握了不少超凡职业道路体系,但对超凡者的约束也必然很强力,如果实行的是军队化管理,要你去死,你就必须去送死那种,怎么办?
  “都不怎么靠谱啊……剩下的,难道唯有等待,期待罗德能缴获其他人的传承,或者自己出去碰运气?”
  苏鲁撇撇嘴。
  如果是之前,他的确有着耐心。
  但现在……碧翠丝或许正在飞速成长,自己如果被她甩得太远,到了可以反噬的级别,那还活不活了?
  “甚至……纵然缴获了一些特殊的一阶职业,罗德未必会让我就职。”
  一些流派广泛的职业道路,比如【学徒】与【士兵】,肯定出过不少大师级以及更上的五阶、六阶人物,被历史所证明,大家都很放心。
  但如果是一些隐秘传承,比如最高只到三阶专家级别的,甚至更惨,只到二阶精英的,就职者日后难免遇到前进无路的尴尬局面,只能放弃,重新兼职,消耗的时间精力,乃至体系冲突,或许就会令他彻底断绝有生之年攀登高峰的希望!
  “因此,罗德才会建议我去就职【学徒】,这个潜力很高的一阶职业!那是他不知道我有属性栏……只要注意各个职业的力量冲突问题,有着足够经验,兼职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
  在这方面,苏鲁很有自信。
  “所以……还是必须尽快找到一阶职业的信息,最好还是施法者的,这样能令我在与碧翠丝的对抗中占据一定优势,即使只是精神方面……”
  突然间,苏鲁一顿,想到了那个下水道中的尸体。
  那也是可能的超凡来源。
  对方留下的羊皮纸页,还在破译当中,需要亚拉妮丝教授有关古拉姆语的研究笔记。
  苏鲁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如此渴望某一份资料的时刻。
  ……
  罗德是二阶的【猎魔人】,实力比苏鲁高多了,安全自然不用担心。
  不过,他并没有接受苏鲁为他租房的好意,按他的话说——‘宽敞明亮整洁的房屋,会让我感觉不自在,那是恶魔对我的影响!猎魔人都有的、普遍的、轻微的影响……’
  但苏鲁觉得,对方完全就是穷命!根本舍不得住外面的公寓,宁可在桥洞或者什么地方凑合。
  某间废弃的工厂厂房。
  阳光通过破碎的窗户洒入室内,映照出地上厚厚的灰尘。
  四周歪七扭八地倒着不少废弃的垃圾,却很少见到铁器——那些东西大部分都被拾荒者捡取走了。
  据说,这个工厂原本属于某个纺织场主,对方雇佣了大量的女工,一度赚了不少财富。
  只不过后来,伴随着蒸汽纺纱机的改进,产品价格跳水,渐渐破产,资不抵债,值钱的都被拖走了,只剩下一块荒凉的地皮,唯有野猫野狗,或者流浪汉经常光顾。
  罗德对这样的环境却很满意,决定作为自己临时的大本营。
  他找来苏鲁,两人一起整理出块地方,作为补课的场所。
  “我所知道的神秘知识,大多是有关恶魔的!”
  讲课之前,罗德先开始综述:“这个世界太大了,伴随着诸神黎明的到来,除了深渊的恶魔之外,黑暗中还会有更多的邪神、邪恶存在苏醒……祂们眷属的能力多种多样,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对人类普遍抱有恶意!”
  “所以说……七神才是正神?因为祂们对人类抱有善意?”苏鲁若有所思地道。
  “不!”
  罗德纠正道:“你觉得?神明是什么?”
  “神明?”
  苏鲁一怔,脑海中浮现出前世的印象:“神秘,强大,近乎无所不能……或许还需要人类的信仰?”
  “错!以我们的思维,怎能能够理解那种伟岸的存在?”
  罗德摇摇头:“对方的存在、对方的思维方式……或许跟我们想象的是两回事!而七神之所以为正神,只是因为祂们对大多数人类没有恶意!所谓的‘教会’,不过是大多数凡人为了攀附七神而组建的,对方只是并没有拒绝而已!或许对那样的存在来说,我们的信仰比较重要,但并非必须!”
  “没有恶意,但未必有善意?所谓的教会,所谓的赞美,只是普通人为了攀附对方而建立……”
  苏鲁蓦然感觉到一股冰冷:“你的说词,如果被狂信徒听到,可能会被活活烧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