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足五金传奇 > 第四十七章

  今天上午,胡大器知道作坊没铁料了,他叫来李铁山说:“铁山,作坊的铁料只购今天用了,你看,现在还能想办法买点铁料回来么?”
  李铁山听后,想了想说:“师父,现在玉龙铁料铺都被铁通会控制,如果要买,只能高价去他们那里买了。”
  胡大器想了想说:“现在作坊没铁料了,我们还在生产那批运往上海的铁器,参加上海国际展销会的样品小阮已带去上海了,这次参展后,如果我们的铁器没能及时投放到市场,会影响我们产品的声誉的。”
  李铁山说:“师父,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高价也得买,因为我们等着铁料用。”
  胡大器点头说:“是呀,我们作坊这么多工人,要吃要喝要工钱的,总不能停业吧。”
  李铁山说:“那我现在就去玉龙,不管用啥办法,也得买些铁料回来应急。”
  胡大器叫来王管家说:“王管家,多给铁山一些银子,有钱才好办事,再说现在铁料铺被洋教士掌控,不花银子不行的。”
  “知道了,老爷。”王管家走出去,一会就拿了些银子和银票进来,给李铁山说:“铁山,你看这些银两够不?”
  李铁山接过银子和银票,收好后说:“够了。师父,我这就动身。”
  胡大器说:“等一下,铁山,现在世道这么乱,这一路上不但有山贼,还有清兵正在搜查烧教堂的人,一些地痞流氓也借机闹事,你一个人去不安全。这样,我叫有成和你一起去,你看?”
  李铁山想了一下说:“也好,有少爷和我一起去,也相互有个照应。”
  胡大器叫王管家去把胡有成叫来,胡有成似乎从睡梦中被叫醒的,他打了一个呵欠,说:“爹,你还要不要人睡觉呀,这大清早就把我叫醒,有什么事么?”
  胡大器大声说:“你看太阳都这么高了,你还睡呀?今天,铁山要去玉龙买铁料,我想叫你和他一起去,多一个人更安全。”
  胡有成看了看李铁山,他说:“好吧,那我进去换件衣服就走。”
  李铁山说:“好,少爷,我在外面待你。”
  胡大器说:“有成,你要记住,你今天是陪铁山去玉龙买铁料的,不是去惹事的,现在清兵到处在搜捕那些烧教堂的人,你那天的事还没完,别再添乱了。”
  胡有成说:“知道了,爹,这话你可能说了一百遍了。”
  随后,胡有成和李铁山坐上马车,就往玉龙赶去。其实,胡有成在爹面前装得百事不管,而上马车后,他似乎一下就打起精神了,他知道这一路上山匪多,而且各个帮会之争也常常在这路上发生,他时不时往外看,也做如随时应战的准备。
  李铁山问道:“少爷,这是在马车上,没事的,你别这么紧张,你放心吧。”
  胡有成说:“铁山,我得提醒你,现在世道这么乱,凡事得多个心眼。”
  李铁山听后说:“少爷说得对,时时都要小心,以防万一。”
  在去到玉龙镇后,李铁山和胡有成去了很多铁料铺问,都说没铁料了。他们又走去一家铁料铺,问道:“掌柜,请问你们这儿还有铁料卖么?”
  掌柜看了看周围,似乎没有可疑的人,他轻声说:“现在这玉龙镇上的铁材,谁还敢私自卖哟,只能卖给铁通会,玉丰铁料铺的孙掌柜等,不就因为铁料不卖给铁通会而全家被杀,多惨呀!哎,少赚点钱,图个平安。”
  胡有成听后大声说:“这铁通会,也真是欺人太甚了。”
  掌柜赶忙说:“在这里别说这样的话,铁通会有洋教士撑腰,谁也惹不起的。”
  李铁山听后说:“谢谢掌柜的,我明白了,看来我们今天只能去那边的铁通会铺里买了。”
  掌柜说:“是的,其他的铁料铺不敢私自卖给你们,只能卖给他们的铁料铺,他们低价收购我们的铁料,再高价卖出,从中谋取暴利,这是什么世道呀?”
  胡有成十分生气,他大声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买卖,强买强卖,你们去县衙告他们了么?”
  掌柜叹息一声说:“我们联名去县衙状告过多次,可谁理呢?他们背后有洋人撑腰,就是知县大人也得给他们几分面子。”
  胡有成说:“难道他们就这样无法无天了?”
  李铁山见胡有成越说越激动,他赶走忙说:“少爷,别说了,要是被铁通会的听见了,我们一走了之,万一他们来找这掌柜的麻烦,这连累掌柜他们了。”
  胡有成觉得也是,他便转身和李铁山走了。随后,他们来到以前孙掌柜的玉丰铁料铺,铁料铺仍在,只是门上不再挂着“玉风铁料铺”的牌子了,而是挂着“铁通会分铺”的牌子,里面却是铁通会的人在经营了。
  胡有成一看气就来了,想到如意全家就被他们残忍杀害,他握紧拳头,真想跳上去把门那块牌子摘下来,还是李铁山手快,他一把位住胡有成,轻声地说:“少爷,别激动,老爷交待过,别再惹事,我们今天是来买铁料的,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李铁山走了进去,说:“掌柜的,你这里有铁料卖么?”
  那两个守铁料铺的人看了看他,没理睬他,李铁山继续问道:“掌柜,我是来买铁料的,请问你们这儿有铁料卖么?”
  其中一个人好像认出了李铁山,他说:“你们是龙水胡氏铁器行的吧?”
  李铁山说:“正是,我们可是一笔大买卖,如果合作得好,我们会长期来你这儿买铁料的,请问你们这儿有铁料卖么?”
  那人说:“我们是铁料铺,当然有铁料,但我们不卖给你们。”
  李铁山说:“掌柜,你这是啥意思,你们是开铁料铺的,就是为了有顾客来买铁料,越多人来买你的生意就越好,怎么说不卖给我们呢?”
  那人大声说:“别废话了,快走吧,我说过,我们的铁料就是卖的,但就是不卖给你。”
  胡有成听后,再也忍不住了,他走上前去,一脸怒气说:“你怎么这样说话,你为什么不卖我们,你们要多少银子我们给多少,总可以了吧?”
  那人也生气了,大声说:“我是这铁料铺的掌柜,不管你出多少银子,今天我这铁料就是不卖给你们,你们怎么着?”
  李铁山怕事情闹大,他赶忙上前制止,说:“少爷,你消消气,我再给掌柜说说,他会改变主意的。”
  其中一人站起来,像要打别样的样子,说:“你们走吧,我早就说过,我这里的铁料谁都可以卖,就是不卖给你们胡家。怎么着,你们还想打架,还想来抢么?”
  胡有成再也忍不住了,他推开李铁山,一个健步冲上去,抓起那人就打,边打边说:“给面子你不要,你硬要逼我出手,这是你自找的。告诉你,你别欺人太甚,我胡有成也不是好惹的,今天这铁料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你别以为你们霸占了孙掌柜的铁料铺,就没人敢动你,我今天就杀了你们,替孙掌柜一家报仇。”
  这两人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们拿起刀就与胡有成打起来,胡有成眼疾手快,他一把就夺下其中一人手中的刀,他一对二,由于气愤,他挥刀就是一阵砍杀,那两人也武功高强,打杀了好一阵,仍没伤到谁。
  李铁山见事情闹大了,他既没去帮胡有成,也没去劝阻他们,而是转身走了。
  也许铁通会早有准备,不一会,一伙手持刀棍的人冲过来,追着胡有成打,胡有成平时爱打打杀杀,他豪无畏惧,而是沉着应战,不管他们怎么围攻,却也没拿下胡有成。
  胡有成见铁通会的人越来越多,个个心狠手辣,他也不便硬拚,只边打边跑,但还是跑不出他们的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