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重生,公主你的节操掉了 > 第三十二章封若雪的神棍技能一

  “当当当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封若雪一把拉过满脸不情愿新鲜出炉的系统大大,炎!推到君墨离身前。
  想要看看君墨离会有什么样表情,但是……
  “你身上怎么会有我的气息!你是谁?”
  君墨离只是一个晃神就立刻警醒过来。眼前的孩子不止是样貌跟自己相像那么简单。
  他连身上的气息都跟自己一般无二。这怎么可能?
  除非是血缘至亲,可是自己的元阳未破哪来的儿砸?
  想到这些,他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了!!
  炎也同样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眼前这个人居然让自己对他产生了莫名亲近感,看来那缕魂魄就是他的吧!
  仔细瞧瞧,也怪不得封若雪那个中二病晚期的家伙会巴着人家不放!
  这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男人!几乎附合她所有的择偶标准!
  人帅颜好实力强,有权有势还洁身自好,如果不是个弯的,那就绝壁是个极品好男人!
  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确实不错,在观察一段时间,看看他的表现在考虑下,要不要把封若雪嫁出去。
  “你好,我是救世系统,现在的名字叫炎。至于我身上的气息问题,应该是融合了你就在赤炎剑里的魂魄的原因。”
  “哦?赤炎剑被你融合了?”听到赤炎剑被融合后,君墨离的气息越来越凝重。
  他之所以敢把一魂融进剑中,就是因为赤炎剑一生只会认主两人,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他的妻子。因此对他不会有任何影响。
  如今却突生变故……
  “别用那副死人脸看着我,要不是那个死丫头跟你签什么契约,我会这么被动吗?
  别担心那些有的没的,我和那个家伙是灵魂契约,只要她的魂魄不灭,我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但如果她出了任何意外,你也别想好过。凤凰于飞的契约有什么弊端,你比我清楚!
  你当初最好是真心实意的签约,但凡你有一点别的心思,那就做好跟我们一起陪葬的觉悟吧!”
  炎的气息也在瞬间暴涨,两人在那大眼瞪小眼的飚战力,可是苦了还在炎怀里的妖妖。
  她被两人外放的气势,震得都快吐血了!不由得悲鸣出声。
  “唔……主人,妖妖好难受!”
  封若雪这才反应过来,一人一个爆力。抢过妖妖抱在怀里顺毛。嘴里还不停的唠叨着。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剧情不应该这样的吗?
  两人深深对望,然后系统大大,不对应该是炎。一头扑在国师大人的怀里,奶奶的说道,
  “你就是我的爸比吗?小炎炎终于找到你了。”
  接着国师大人应该热泪的盈眶的抱起小炎炎,轻声的安慰道,
  “宝贝儿,别哭,以后爸比保护你。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吧!”
  “闭嘴!”
  “雪儿!”
  得!这次两人倒是意见统一了!
  “什么爸比,你居然让我叫他爹?有木有搞错!”系统大大又要有暴走的迹象了。
  封若雪麻溜的钻进国师大人怀里,求安慰!求保护!不用再说什么,只一个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某人立马就进入了护妻模式。
  “理论上来讲,我就是你爹,你的魂魄有一半是我的,另一半是雪儿的。
  所以我是你爹,没毛病!”
  “喂喂喂,你那一脸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怎么跟封若雪那死丫头那么像!
  你一个几千年前古代的人,跟我谈什么理论!”小炎炎只觉得天雷滚滚,这么一个高冷男神,怎么可以说出那么不要碧莲的话!
  就因为他媳妇儿一个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就连身份都可以随便升级!从未婚小鲜肉,一举变成有娃一族的单亲爸爸!
  “还是离哥哥对最疼人家了。奖励个,么……”
  封若雪趁机占便宜,丝毫不在意小炎炎那鄙视的小眼神。
  君墨离自然是抱紧怀里的媳妇儿,笑的一脸灿烂。
  其他人的感受神马的都不重要。天大地大,媳妇儿高兴最大。别说只当爹了,爷爷都行……
  “咦……我的鸡皮疙瘩。行了行了,爹就爹吧!总得有个身份,当个魔界少主也挺不错的。
  可是……我的娘亲是谁啊?总不能对外说是你吧!这未婚生子,名声可不太好呦!”
  炎那幸灾乐祸的小眼神,不停的在封若雪身上扫来扫去。
  看你这家伙怎么办?让你嘚瑟!这可是在古代,未婚生子!这乐子可大了!嘿嘿……
  “天上飘来五个字,那都不叫事儿,我已经想好怎么忽悠……不对,是怎么说服世人了。你们就等着看一场好戏吧!”
  封若雪那满不在乎,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小炎炎不禁的打了个冷战!
  “国师大人,日后想不想都以自己的真面目视人呢?”
  “我这个样貌,怕是……”
  “放心,一切有我!走着,先回宫,然后陪我演一出大戏!”
  狡黠明艳的笑容,照进了君墨离内心黑暗的角落!
  站在一旁的小炎炎悟了,这个国师大人看上去威武霸气,内心似乎住着个柔弱的小公主啊。
  怪不得能被封若雪拿下,以她那二哈的性子,还真是很难让人不动心的。
  回想在末世那几年,可是收割了不少小伙儿的芳心呢!结果被她一句,除了杀殿,你们全是娘娘腔的言论集体秒杀了!
  哎……
  宫内,封逸皓呆坐在熙楚宫内,回想这么多年来同熙贵妃间的相处,发现竟找不到一丝母亲对儿子的关怀!
  她对自己嘱咐最多的就是怎么博得父皇的宠爱,怎样筹划夺权的计划……
  现在想想才明白,原来只因为自己是一颗棋子罢了。
  那我的亲生母亲又在何处呢?是逃了?还是被灭了口呢……
  泪水一颗颗的流下,打湿了手中那一件小衣,那是唯一一件亲娘做给自己的衣服吧!
  衣服内里绣着两个娟秀的小字,宝儿。
  “娘……”
  封逸皓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感,痛哭出声,原来自己也曾是娘亲心里的宝贝。
  这么多年来,他为了讨熙贵妃开心,得她一句夸赞,付出了多少努力。
  别的皇子公主玩耍的时候他在习文练字,别的皇子公主在调皮捣蛋的时候他在扎马步练武。可是却从来都没得到过一句夸奖,永远都只有一句,你要更努力,得到你父皇的赏识,才有机会夺得皇位……
  原来这一切的因,都只是因为他非亲生!而不是他不够努力
  这一刻,封逸皓释然了也轻松了。
  房门传来轻声的敲门声,随后传来小太监的传话声。
  “二皇子,皇上命您去御书房,有要事商议!”
  “知道了!”
  封逸皓擦干眼泪,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小衣放进口袋,起身朝御书房走去。
  御书房内气氛很是压抑沉闷,最基本原因是,国师大人突然变了样子,还有一个自称是封若雪与国师大人儿砸的小娃娃。
  皇帝陛下喜当姥爷的心情,谁能明白。自己的闺女才多大!那孩子至少有三岁了吧,四年前的闺女才十四吧!
  禽兽!实在是太禽兽了!
  皇帝看国师大人的眼神越来越不友好!以前的那点敬畏之心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自己家白菜都被你给拱了,我还不能发点脾气吗?
  “国师大人难道就没有点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那压抑着怒火的小样子,十足一个被压制多年的奴隶,突然翻身的既视感。
  想大声发泄又被常年打压怕了,不敢发火的样子,实在是让人觉得好笑。
  “哈哈……父皇,您老人家这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便秘了呢!”
  “你……我还是不是你亲爹了”
  哎,赶上这么个坑爹的闺女,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小炎炎在心里腹诽道。对皇帝陛下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
  您老的悲催日子还在后头呢!
  “是,当然是!必须是!老爹!别那么大火气啊,一会儿我给您详细的解释下这个孩子的来历。
  您呢,有话也别憋着他可是你的女婿!老丈人教训下女婿有何不可啊。
  他绝对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敢有什么别的想法,我替您削他!”
  封若雪搂着皇帝的肩膀,那一副以后有事我罩你的哥儿俩好样子,看的众人直觉得辣眼睛!
  炎悄悄的拉下君墨离,示意他低头,然后悄悄地在他耳边说道。
  “爹啊,以后你和那个疯丫头再生孩子,一定要让我带知道不,她养大的孩子,指不定怎么坑你呢!瞧,那就是你以后活生生的例子!”
  听着小炎炎那句奶声奶气的爹,君墨离的心都软了!哪还听的进去别的内容。
  满脑袋里回荡的只有那一句爹!
  请原谅一个从小缺爱的孩子,冷不丁的拥有一大家子亲人,让他很难从那满满的亲情中挣脱出来,以后肯定会恢复高冷邪魅的。
  发现新爹有点走神,小炎炎使劲扯了扯君墨离的耳朵,才把他从神游中拉回。
  “哦,知道了。”
  君墨离此时的表情略有些呆萌……看的小炎炎一阵牙酸。
  这对父母,似乎都不太靠谱啊!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那边的皇帝听完闺女的话,很是感动!果然啊!闺女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闺女啊,父皇就是舍不得你啊!君墨离你丫的就是个禽兽,四年前我闺女才十四,你怎么下的入手。
  呜呜!别人家闺女出嫁早那是别人家的事,我家雪儿最早也得留到二十!
  你居然一声不响的就让她给你生了孩子,还是未婚生子!你,你……”抓起茶杯想要砸下去,最后还是没那个勇气,又放下了。
  “老爹,别气别气,那个孩子是我上辈子生的,跟这辈子没半毛钱关系。”
  封若雪没想到,这个便宜爹居然为了自己敢对君墨离这么不敬!都要砸杯子了!
  虽说没有砸下去,但至少勇气可嘉!
  “什么意思?”
  “说来话长,一会儿一起说,免得我还要在重复一遍。国师大人,别愣着了!快来给你老丈人磕一个,叫爹!”
  封若雪可是很积极的宣誓主权!这个头磕了,以后可就是一家人了!他想反悔都不行!
  君墨离倒是听话,丝毫没有一点魔界至尊的傲气,恭恭敬敬的对着皇帝陛下跪了下去。
  “小婿拜见父皇,父皇放心,聘礼早已备好。择良辰吉日后,小婿会亲自来提亲,日后定会对雪儿一心一意,如珠似宝!”
  这可把皇帝吓懵了,国师大人竟然给他下跪,不止如此,那声父皇叫的他腿都软了!
  “快快起来!雪儿怎么能让国师下跪呢!”
  皇帝的声音都发颤了!没办法啊!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底下这位可是魔界至尊!
  朝他下跪,传出去会被人恁死吧,绝对会,必须会的呀!
  “跪你是应该的!还有啊,以后得叫爹,叫什么父皇,一点都不亲近。你说是不是啊?国师大人!”
  “是,雪儿说的对,爹!这都是小婿应该做的,炎儿,还不给你外祖父磕头。”
  “呃,还有我的事儿?”
  没等小炎炎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新鲜出炉的爹妈按着跪倒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认亲!
  “外祖父好,炎儿给您请安。”
  这句外祖父可把皇帝陛下萌坏了!快步走到身前,弯腰就抱起了小正太,笑的那叫一个春风满面。哪还有刚才的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