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重生,公主你的节操掉了 > 第53章闲事

  炼丹师的地位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很高,想要成为炼丹师不仅要有庞大的宗门提供灵草,还要有足够强大的精神力!
  才能在炼药的过程中把控好药力,练出品质上佳的丹药!
  刚才的回春丹不仅品质上佳,药性也是极好的,木有几千年的灵草是绝对没有那么好的药性的!
  眼前的少年居然能炼出如此高品质的丹药,那他的炼丹师品级绝对不会低!
  “不知小兄弟的丹师品级可否告知?”
  面对大师兄的问题,封若雪心里都要骂娘了,我去哪知道啊!以前的小说咋分级的!丹王?丹皇?还是丹圣?
  鬼知道这个世界的分级,我也没问过啊!
  “品级……我还真不清楚,这次下山也只是历练,家里的师傅也没对我说过等级区分,所以……呵呵,你懂的!”
  封若雪的回答让在场的三位,对他的身份更加好奇!
  刚刚下山历练,就进了百年难得一遇的秘境!要知道这个秘境的入口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找到的,他们的宗门可是找了三百年,才找到一个!
  师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暗下决定。绝对要与之交好!如果能为宗门拉拢到一个高阶炼丹师,那对他们日后在宗门的地位提升也有很大的益处!
  思及到此,大师兄爽朗一笑顺道:“哈哈,原来如此,不知小兄弟可还有其他同伴在这!”
  “没有,我师傅比较懒,只有我一个徒弟!”
  “那要不要和我们组队呢!”
  封若雪心里一喜,等的就是你们这句话,面上却表现出一点点的为难之色!
  “这,不太好吧,我一个外人……会不会不太方便啊!”
  “不会,当然不会,离哥哥你就跟我们一起吧!人多安全些!”
  临飞语巴不得封若雪跟他们同行呢,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对啊,小兄弟如果不是你出手相救,我们怕是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才能拿下那头铁灌猪妖!”
  二师兄也在一边规劝道。实在是那个丹药的药效太好了,如果放走这个炼丹师,那就相当于放弃了成为强者的机会。
  封若雪见火候差不多了,也就半推半就的点头同意了!
  三人将那头铁灌猪的妖丹取出,封若雪习惯性的用系统商城扫了下,结果发现这玩意儿居然能兑换一个积分!
  “我去,意外收获啊!”
  “啊!什么?”
  “没什么?”
  封若雪笑的很是灿烂,临飞语被这个笑容迷的有些心跳加速!
  四人继续像森林深处前行!路上封若雪大致的了解了下三人的身份!
  小师妹临飞语的身份很不一般,她是仙界的小公主,也就是几千年前抢她男人引起仙魔大战的那个公主的妹妹!
  封若雪觉得这次的旅程似乎更有意思了!
  大师兄玉祁,二师兄吴勤两人均是仙界第一宗门擎天宗的内门弟子。
  封若雪心里也在打着小九九,上次中毒事件就是仙界在背后下的黑手。不如就趁此机会打入敌人内部。
  我这么心胸宽广的人,被人家送了那么一份大礼,岂有不回礼的道理呢!
  当然要新仇旧恨一起算喽!
  哼着歌儿的封若雪悠哉悠哉的走在第一个,遇到稍有灵智的药草就会扔进空间!
  看的其他三人嘴角直抽,这简直就是地毯式搜刮,他真的是大宗门培养出来的吗?
  “离哥哥,你拿那些没有年份的药草有什么用啊?”临飞语忍不住的问道。
  这也是两个师兄的疑惑。
  封若雪眨巴着她那双大眼睛,理所应当的说道:
  “拔回去种啊!”
  呃……
  好吧,你的这个回答竟让我们无法反驳……
  又走了一会儿,就见封若雪比了一个禁声手势的,动作轻柔的向前方走去!
  师兄妹三人也察觉到了前方的动静,小心翼翼的跟在封若雪身后,悄悄前行!
  林中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将一个柔美至极的女孩团团围住!
  封若雪本以为这是一场即将开演的限制级*****,哪知道……
  “白蛇识相的就快点离开,凭你这副长相也好意思继续留在部落!
  你们蛇族是最低等的种族!居然也敢妄想选妃!哈哈……你自己从来都不照镜子的吗?”
  一个浑身长毛的大汉,嘲讽的说道,其他几人相继附和,笑声震天!
  封若雪使劲的揉了揉了眼睛,又仔细的瞧了瞧那个故作坚强的小美人。
  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审美是没问题的!
  “熊王大人,我,我只是想为蛇族争一个前程,我们的相貌天生如此,可是我蛇族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实力?哼,你们只能是我们部落的炮灰军!”
  “不,这不公平!我们为部落立下种种汗马功劳,凭什么要一直生活在最底层!”
  白衣少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妖气,从她懂事起就被灌输着蛇族是部落的先锋军,为了部落他们要奉献出一切!
  可是当她经历过一次次战役后,她开始疑惑,开始不解,开始愤怒……
  明明应该是部落的英雄,为什么最后却要忍受部族的一次次侮辱!
  皇子选妃她参加了,可是却连报名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这些人团团围住……
  “凭什么?哈哈……你们听到了吗?他问凭什么?那我就告诉你,因为你们是蛇族,是整个部落都为之生厌的蛇族!
  如果不是看你们还有点用处,你觉得我们部落会收留你们吗?”
  白衣少女楞了,她可以接受任何理由,却从没想过那个理由居然是如此的简单,伤人!
  几千年来的怨恨,化为一缕缕杀机,手中的长剑似感受到了主人的愤怒,发出阵阵嗡鸣!
  “好一个简单的理由,我蛇族为部落做了那么多都捂不热你们这些人的心。
  那我就把你们全毁了!为了那些牺牲的蛇族讨一个说法。”
  话毕!白衣少女手中长剑直刺长毛大汉的要害,大汉没想到白衣少女会反抗,不防之下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其他几人见兄弟被杀,纷纷拿出兵器与白衣少女战在一处,场面很是精彩!
  封若雪看的激动异常!这不就是瞌睡了掉枕头吗!正闲的蛋疼呢!就送了个副本给我。
  部落啊!那里面指定有不少宝物吧!就算啥都没有,妖丹也行啊,那可都是积分!
  想到商城里的热武器,心里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看到白衣少女渐落下风,封若雪一个箭步就冲出去了,英雄救美啥的最能刷好感度了!
  一把搂过体力不支的小美人,硬生生的替他挡了一记攻击,可是下一刻封若雪就后悔了!
  真他娘的疼啊!再好的法宝穿在一个炼气期都不到的人身上也很无力好吗?
  没时间想别的了,手里的雷球不要命的向外扔。趁着几个大汉懵逼的时候一个御风就带着小美人飞出战圈。
  回春丹入口封若雪这才觉得舒服点。
  “你是谁!”
  白衣少女略带惊慌的低下了头,她怕自己的样貌吓到救命恩人!
  封若雪离进了才发现,怀里的少女真是美得惊心动魄。那双碧波荡漾的眸子,似有说不完的委屈,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的想要抱在怀里疼惜!
  不点而朱的唇,吹弹可破的肌肤,小巧精致的脸蛋,还有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极品啊……
  让她一个女人都忍不住想百合好吗?这个部落的人都瞎吧!
  “姑娘,先把这颗药吃了!等把这些不懂怜香惜玉的家伙干掉,我们在细说好吗!”
  话是这么说,可手却没控制住,轻佻的抚上人家尖尖的下颚!
  白衣少女这次是真的惊恐了,她这是被调戏了吗?
  乖乖的张嘴将送到嘴边的回春丹一口吞下。只是还没等他们动手,那边被醋意淹没的临飞语就冲了出来,
  一边砍着眼前的大汉,一边小声的嘀咕着:让你们瞎嚷嚷,让你们废话多,直接弄死她不就完了吗?
  贱人,跟我抢离哥哥!砍死你!砍死你!
  师兄弟两个看小师妹都出手了,又怎么会隔岸观火。当然是一起上喽。
  战斗结束的很快,没等封若雪再出手,人就被解决了!
  看着死的不能再死的几个大汉,封若雪直接用商城扫描,得知尸体加上妖丹,能的20积分,心里不要太美……
  “咳咳……那个各位,这几具尸体可否卖给我!灵石丹药灵草都可以”
  没等师兄弟二人说话,小师妹临飞语就擅作主张的同意了!
  “当然可以!离哥哥喜欢拿去就是!”
  师兄弟二人一阵讪笑,不过也没在说什么,本来就是他们捡便宜,那几个家伙已经受了重伤,他们也没费多大力气!
  封若雪才不管别人吃不吃亏呢!你说不要那我就不给喽,没办法,人家就是这么耿直!嘿嘿……
  小手一挥,一笔积分到账。这可比做任务要强多了!一个月的时间,说什么也要大赚一笔啊!
  “多谢恩公出手相救!”
  白衣少女轻轻一礼,那柔美的身段,勾人的嗓音,封若雪整个人都酥了!
  更别提其他两个真男人了,除了临飞语!这个丫头现在认准了人家是情敌!看她的眼神都透着股狠厉!
  这也让一直自卑的白衣少女更加不敢抬头,生怕吓到她的救命恩人!
  封若雪轻拍了下白衣少女的肩膀,十分温柔的说道:
  “姑娘不必如此多礼,这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不必计挂在心上
  只是如今我们杀了那些人,不知是否会对你造成苦恼!”
  明明是盼着人家部落内讧,她在趁水摸鱼发一笔横财的。此时却表现出一副我很担心你的样子!
  公主殿下,咱能不能要点节操!
  “恩公多虑了!如今我与部落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境地,杀几个人又有何不妥!只是怕连累了恩公!
  白蛇就此告辞,还请恩公早点离开此地,免得受牵连!”
  “别恩公恩公的叫我了,我叫封若离,你可以叫我离哥哥!”
  封若雪此时的表情不要太痴汉,撩妹的臭毛病又要死灰复燃。
  被封若雪那吃人的小眼神看的有些手足无措,白衣少女轻声呢喃道:
  “离,离哥哥,我,我没有名字……”说着变低下了头!
  白蛇一族从来就没有过名字,因为部落的王说,她们不配……
  想到比,白衣少女的心就疼的难以呼吸!眼中噬满泪水!偏偏要强忍,不让她们落下!
  封若雪看的一阵心疼!这个样子的她像极了当初的蓝曦颜,一个没忍住就将她搂进了怀里!
  手在她的后背轻抚安慰,声音轻柔的说道:
  “那我就给你一个名字,白素……素好不好!
  以后有我在!我替你挡下所有的悲伤!一个部落而已,不喜欢咱就灭了他又何妨!”
  被人抱在怀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挣脱,可是下一刻封若雪的一席话让她停止了挣扎。
  他说:以后你名唤白素素
  他说:以后替我挡下一切悲伤
  他说:不喜欢部落,那就替她灭了它!
  白素素此时再也忍不住眼里的泪水!放声大哭!哭出来这些年的委屈,不甘。愤怒……
  同时也做了个决定,她要跟在这个人身边。
  是他给了她名字。
  给了她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