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重生,公主你的节操掉了 > 第63章重伤

  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封若雪吞了不少丹药!这时候的她十分后悔自己没有修炼功法!
  异能在好用可是低阶的异能也只能欺负一些弱鸡的小兽。
  遇到这种情况自己也只有被虐的份。
  背后的剑伤有些严重,图省事的她更加后悔没有穿国师大人为她炼制的衣服!
  值得庆幸的是君墨离没有受内伤,只是一些皮外伤,以他的自愈能力,估计这会儿已经愈合了!
  挪步到君墨离身边,试着用精神力与之交谈,还好,这个还是可以做到的。
  “君祖宗,一会儿打起来,咱们胜算不大,我们找机会先撤!
  伤养好了在找他们算账好不!”
  君墨离傲慢的瞧了封若雪一眼,那一脸的嫌弃,看的封若雪牙根直痒!
  得!这是要拼命的节奏啊!
  “丑丫头!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那我就大发慈悲,送你上西天!”
  对面那个挑刺的男青年,持剑而刺。封若雪狼狈闪躲!
  这让她十分憋屈!搁以前一个冰封术就解决了!现在却只能躲!
  君墨离手持长鞭,一鞭挥出,男青年的胳膊就断了!
  被滚烫的鲜血喷溅了一脸,封若雪衣袖一抹!手中就出现了一把通体乌黑的匕首!
  眼中的寒芒惊现,杀气四溢!整个人的气势与刚才的漫不经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既然你们不想让我活,那就做好与我同归于尽的准备!”
  话音刚落,封若雪就如同离了弦的箭一般,直逼受伤严重的男青年!
  只见她挥手间召唤出数支水箭,直逼前方几人,随后赶到的就是几个雷球,
  被这奇异能量突然袭击的几人一个错手不及的情况就吃了暗亏!
  几个没经历过几次试炼的弟子与那个倒霉的断臂男就这样稀里糊涂的领了盒饭!
  白衣老者见状,目呲欲裂的高声怒骂:“好一个心狠手辣的妖女!今日老夫定要你血债血偿!”
  面对老者的攻击,封若雪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冰墙碎了,土墙瞬间瓦解,更别提其他的微弱异能了!
  躲过要害的一击,封若雪口吐鲜血被击飞到空中,最后撞断了一颗大树才停了下来!
  身体的疼痛另封若雪几乎昏厥,可是多年的末世求生令她的精神力远超常人,忍着剧痛,她吞下一瓶丹药!暂时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君墨离没想到封若雪这般的弱!眼见着她被击飞身受重伤,心底的暴戾之气瞬间爆发,
  手中的长鞭更是招招狠辣不留余力!白衣老者想要再补一掌的想法,在君墨离狠辣的反击中彻底粉碎了!
  面对十几人的攻击,君墨离也有些吃不消了!现在的他可没有几千年后的修为,
  拼着重伤也只是把金丹期的小杂鱼们全弄死了,元婴期的几个也只是受了重伤!
  封若雪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扔了一箱手雷外加一箱催泪弹,堪堪挡住敌人的追击!
  拉着君墨离跑出好远,才把憋在嘴里的鲜血吐出!
  “你丫的是不是傻!告诉你了先撤还不听劝!咳咳……
  阵旗,快布阵!”
  丢下阵旗,封若雪就陷入了昏迷!
  布好阵法,君墨离才发现封若雪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她这是快死了吧!
  心里不由得有些慌乱!上次自己的一掌也只是让她吐了一口血,如今她不该伤的如此严重啊!
  那个老头的修为还没有他高,更不可能伤她如此严重啊!
  抱起晕迷的封若雪才发现,她后背的衣服早已被鲜血浸透,手掌处殷红的鲜血刺痛了君墨离的心!
  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被伤的如此严重!
  取出她的大房子,抱她进屋,脱下她被鲜血沁湿的衣服才发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
  这都是因为他的自傲……
  昏昏沉沉的封若雪,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要飞出这具躯体,却又被一股神奇的能量所牵引,不由自主的飘到一个暖暖的空间!
  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只展翅高飞的凤凰!
  那只凤凰一直在重复着从小到大再到涅槃重生的过程!
  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在无聊的看着,不知看了多少遍,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那本名为涅槃的功法!
  一道道玄而又玄的口诀填鸭式的填进她的脑海,一股股的气体顺着她的经脉慢慢游动!
  封若雪不由自主的以功法上的脉络图运行!不知过了多久。引气入体七八年都不成功的人,练气成功了!
  不仅如此,还一举突破练气期直接步入筑基期!
  封若雪这边爽的上天时,可苦了守在她身边的君墨离!
  吃下丹药伤势好转的封若雪,突然间就没有了气息!
  “丑丫头,丑丫头,你醒醒,你醒醒?”
  双手颤抖的抱起封若雪,再也感觉不到她的心跳和呼吸!
  君墨离的心口疼的厉害!慌张!害怕!悔恨!愧疚!种种负面情绪不断的折磨着他
  他想起封若雪拉他离开说先避避风头的话!
  那时他拒绝的多决绝,此时就有多悔恨!
  如果不是他骄傲自大就不会害得她殒命!
  紧紧抱住怀里气息全无的丫头,君墨离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绝望!
  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封若雪娇俏可爱的样子。
  她诌媚讨好的样子
  她神游天外坏笑的样子
  吃东西馋到流口水的样子
  窝在自己怀里满脸依赖的样子
  听到有好处拿的财迷样子
  以及最后与敌人视死如归的样子……
  “傻丫头,你明明可以先走的,为什么还要回来!
  为什么不穿上次那样的法衣,这样普通的衣服又怎会护你周全!”
  悔恨的情绪越来越强烈,导致他的气息越来越紊乱,最后一口老血喷出。人也晕了过去!
  封若雪的气息慢慢恢复,只感觉混身上下没一处不疼的!
  “哎呦我的亲娘呦,疼死我了!
  唉,什么情况?”
  被抱在怀里应该是件高兴的事吧!可是这一起躺在地上是什么意思!
  瞄了旁边柔软舒适的大床一眼,封若雪同学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她心爱的大床出了什么毛病,
  导致它如今都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了!不然为啥有床不睡,睡地板!
  扒拉了一把晕倒的君墨离,发现他只是单纯的晕倒就干脆不理他了。
  一把疗伤药塞进嘴里,就忍着疼痛走进了卫生间,放了满满一缸的灵泉,都等不及加热就躺进去了。
  直到伤口疼痛减轻传来阵阵麻痒感才松了口气!
  自己这条小命总算是捡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