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洛队,请立正! > 第173章:现在连老婆都要奉献了吗?
    “妈,怎么了?”洛野也掏出一支烟,点燃了。
  
      局长夫人听到了声音了,语气全是恨铁不成钢“你还抽烟?别学你们局里的那一套,等年纪大了身体……”
  
      洛野心里记挂着事儿,暂时不想听这些“妈,我这儿上着班呢。”
  
      局长夫人才意识到自己耽误洛野时间了,赶紧改口“我是想让你注意一下,现在周周又不是一个人了,你要是在家里也抽烟对孩子也不好啊。”
  
      我在家里不抽烟,洛野在心里想着,但是眉头一拧,孩子?
  
      “什么?”洛野的声音扬了一个度。
  
      局长夫人才笑起来,那声音不知道有多兴奋“对呀,周周啊,周周怀孕了她没告诉你?”语气还有点不可思议。
  
      “她只问了我今晚上回不回家吃饭。”洛野说完了才反应过来,她是想在他回家的时候告诉他。
  
      这样的消息对洛野来说完全是冲击性的,案子上的心绪完全被冲淡了。
  
      他最后怎么挂的电话,怎么回到电脑面前坐着的,都是一片茫然的。
  
      “你过来。”洛野醒了醒神,拍了一下郝经平的肩膀。
  
      郝经平跟着他进了办公室,洛野又掏出一支烟,郝经平轻笑了一下“约抽烟吗?我不想抽了,心烦到不想抽烟。”郝经平一屁股坐到了皮沙发上。
  
      “说吧,你有什么计划?”郝经平拍了拍裤子。
  
      洛野咧嘴一笑“你不觉得这个人是在搜寻什么东西吗?”
  
      郝经平扭头愣了一下“搜寻?搜寻下一个杀的人?”
  
      “周周在上大学的时候经常会和尧沐桐去酒吧玩儿,你知道吗?”洛野抖了抖烟灰,把烟叼在嘴角说,“我开始的时候猜想着,他在找周周,或者那个有钱的女人故意用这样的手法要把周周的形象刻在凶手的脑子里。”
  
      郝经平难以置信“周周能这么频繁去酒吧?”
  
      洛野摇头“只是次数多,但是她俩玩儿的时候够疯,尧沐桐喝醉的次数可以和去的次数成正比。”
  
      “这俩妹子还真能找地方玩啊。”郝经平咧嘴笑。
  
      洛野把烟灭掉了坐在郝经平的身边。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流浪汉的目标是酒吧里行为不检点的人,然后幕后的人答应满足他的心理变态,以前是流浪汉自己寻找,现在则是幕后的人在给他提供,而提供的对象是和幕后的人相关的,那个人想除掉的人?”
  
      “也有可能是合作关系。”洛野咬了咬牙。
  
      “所以你想干嘛?想抓住他揪出幕后的那个人?”郝经平刚说完,奈何自己的八核大脑运转得太过灵敏,一下子就看出了洛野眼里蕴含的想法。
  
      “什么?你他妈是不是疯了!”郝经平的吼声炸开的时候吓到办公室外面的人了。
  
      郝仕杰转头看着办公室,魏明航也眼里惊恐状。
  
      崇明和林时初对视着。
  
      郝经平在办公室里都快跳脚了,站起来来回的走,自己正确的猜想让他觉得要采取措施控制住洛野才安心。
  
      “我一开始是想的,”洛野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递给他,“来,喝口水冷静一下。”
  
      郝经平接过水,一脸愤恨,刚把杯子放嘴边就压不住自己的无名之火“我他妈怎么冷静?洛队长,您是不是觉得您特别有奉献精神?以前熬夜连轴转奉献自己就好了,现在连老婆都要奉献了吗?”
  
      郝经平的声音变得很大声,门外的几个人听着觉得不对劲儿。
  
      “我怎么觉得他们俩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郝经平弱弱的说。
  
      “头儿的脑回路咱们不会懂的。”魏明航摇了摇头,眼睛干涩。
  
      “二队队长脾气也是很火热的啊。”林时初听着郝经平还在说,虽然降低了一点音量已经听不太清楚了。
  
      “周周知道你的想法吗?她能同意?”郝经平说,要是能同意,就疯了。
  
      “我没给她说。”洛野笑了一下。
  
      “靠!你还笑?你没被人下药吧?你这样把周周推到危险处,你能保证能护住她吗,那场面要是炸开了能控制住?”郝经平脸都要急红了,就怕洛野真的决定让徐周周去酒吧当诱饵。
  
      “开始的时候我构想了,也构思了很多种可能,一直没说就是因为风险大。”洛野又坐下了,他看着郝经平的情绪也稳定住了。
  
      “算你还没疯。”郝经平也坐下来,真的就喝口水冷静一下了。
  
      “但是要是背后的人目标真的是周周的话,让周周去酒吧被发现的话,抓住了就很好办了。”洛野说。
  
      “理是这个理,但是要是当时没抓住,或者那人变成暗地里了,咱们能时时刻刻看着周周?是,你可以看着他,但是看着她了那人一定不会出现的。”郝经平知道这样的人就是喜欢出其不意。
  
      有时候你加班加点的蹲,蹲到了人还好说,就怕没蹲到,他暗地里来就很难受。
  
      而这种骤然杀人分尸的人,就喜欢随机杀个人,要是瞅准了也不会预定个时间来杀的。
  
      洛野赞同“所以我没打算说出计划,而且周周怀孕了。”
  
      郝经平点头,想着洛野这个铁血头子还算没有失去最后的感性,也只有徐周周能让他稍微感性一点吧。等等,周周怀孕了?
  
      “嗯?”郝经平一扬眸。
  
      “前几天我回去的时候吧,是想着还是叫周周做诱饵的,我知道她会答应的,”洛野低了低头说,“有人在跟踪周周,或者就是在我家小区里监视周周。”
  
      “啊?”郝经平再一次震惊了,“那周周这样没事吧?”
  
      “郝未来说帮我盯着我家附近。”洛野扭头对郝经平笑了笑。
  
      郝经平彻底无语了“那小子能干什么,屁大点儿个儿,未成年。”
  
      洛野顿了一下,至少郝未来能看着小区里的人,而且还时不时会给他报点儿。“那个人不是流浪汉,所以我才想着,要是周周被盯上了,倒不如就这样主动一点,躲着藏着也是这个样子了。”
  
      郝经平“还是太冒险,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做这种事了,还带着个孩子呢。”
  
      洛野点头,还有个孩子,这风险就是不可以降低的了。
  
      “来得不是时候。”洛野深吸一口气,有点恼火地站了起来。
  
      “别这么想啊,你可都二十五了啊,就是吧,现在局势真的不太乐观而已。”郝经平怕他心事加重,忙劝他。
  
      “我今晚回家一趟。”洛野想了想。
  
      “行,不过明天你得回,得出去排查了。”郝经平拍了拍他的肩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