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阴诀 > 第八十五章:青灯古佛断魂崖
    夜黑风高,阴风阵阵,刚才还好好的峨嵋月这会却钻云里去了,好在我们都不是凡人,走起夜路来如有夜明珠相照。
  
      我们跟在秦飞鸾身后,左拐右拐来到一断崖处,那断崖边上连个鬼影都没有,断崖下雾气滚滚,身后又是层层密林,森寒之气愈发浓厚,我不禁好奇这秦飞鸾到底要来见谁?
  
      我与景枫隐在一破旧佛寺庙外,这寺庙灰尘铺天卷地,蛛网遮天蔽日,各处窗户木门破破烂烂,显然已经很久没人打理了。
  
      忽然,她停下脚步站在断崖十米之外,握紧飞鸾剑向四周观望,眉眼如鹰,隐隐闪着幽光,如夜间伏在树枝上的猫头鹰。
  
      “既邀我来此,为何不现身?”
  
      “哈哈哈哈……”
  
      空中传来一阵女人放肆的笑声,我耸了耸肩,忽觉手臂脖子上一阵鸡皮疙瘩。
  
      我小声道:“这女人笑得可真难听。”
  
      景枫喃喃道:“她声音变了。”
  
      我疑惑道:“她?你知道她是谁?”
  
      景枫点头道:“是牡丹。”
  
      我惊讶得瞪大眼睛,一刻不停的朝那断崖处看去,生怕错过什么激动人心的画面。
  
      那女子笑过后,忽然狂风大作,断崖边刮来一道飓风,景枫立刻将我拦在身后,我抽空瞄了一眼秦飞鸾,她只是随便遮了一下眼睛,身形半点没有动摇。只一眼我就断定,这秦飞鸾的内功修为绝不在她姐姐之下,看来是个了不起的角色。
  
      蓦地,空中纷纷扬扬下起了一阵花雨,飞来两片花瓣落在我发间,景枫将它取下,这个动作我莫名觉得熟悉。我低头看去,的确是牡丹花,要来了,要来了,我无比激动。
  
      花雨下过之后,断崖边忽然站着一个女子,隔得远了,看不太清,不过大体能看出那是一个风姿绰约的美人。
  
      她出现得毫无预兆,不是从天上飞下来的,也不是从断崖下爬上来的,倒像是她本就一直在那断崖边上站着,只是我们一直没有见到而已,我拍了拍脑门回放刚才的画面,再一次确定方才那断崖边上根本没有人。
  
      秦飞鸾瞳孔凝神了片刻,似乎并不觉得意外,显然她是认得她的。
  
      她道:“夜这么深了,你让我来这断魂崖作甚?”秦飞鸾幽怨的看着那美人,她手里握着的牡丹花瓣上那排小字写的是“青灯古佛旁,约见断魂崖。”
  
      依着这浅浅字眼,她如约而至。
  
      看着这满地的牡丹花瓣和秦凤鸾的异样神情,我忽然想起那天琉璃瓦上花瓣,心中一颤,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那女子缓缓走来,身姿分外妖娆,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的媚劲儿,她软糯的道:“你还带了别人来?”
  
      这牡丹说话的声音和她笑的声音一样难听,嘶哑中还透着妩媚,让人一听就无福消受。
  
      我咽了咽口水道:“果然是风尘女子!”
  
      我只顾得听她的声音,却没注意她话里的内容,回头一看景枫已经凝神站定,似乎随时准备跳出去。
  
      “别人?”秦飞鸾疑惑,“我不曾……”她忽然反应了过来,手中的剑竟比她思想还快,“刷”的一声,飞鸾剑朝我刺来,景枫在空中虚拍一掌,那剑在离我三米的地方颤抖着剑身,“哐当”一下掉在地上。
  
      “何人?”秦飞鸾警觉的吸回佩剑,眼神有一瞬间的惊恐,大概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可以将她飞出的剑轻而易举打掉的人吧!
  
      暴露了,我心叹不妙。
  
      “呀!真巧,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与大哥相约出来散步,不想竟巧遇二位佳人。”我嬉皮调笑着走了出来,景枫却黑着脸跟在我身后。
  
      此时我一身男装,头发高高挽起,一丝不苟,怎么看都是一俊秀佳公子的模样。
  
      然而这话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要知道在这之前我与景枫二人可都是与秦飞鸾有过几面之缘的,虽然在这几面里,她都没有正眼瞧过我们。但我想秦飞鸾这种冷酷犀利之人,光是用余光轻扫就可以了,哪里还用得着正眼瞧。
  
      秦飞鸾眼神一如既往的犀利道:“散步吗?”顿了顿,“二位公子可真是好雅兴啊!来这断魂崖散步,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我差点想笑,没想到我装,她也装,丝毫没有要拆穿的意思,我来了兴趣,想装便装到底吧!
  
      我道:“鄙人正想问佳人这是什么地方呢?”
  
      秦飞鸾冷冷道:“这是你们今夜的墓地。”
  
      “啊?”我一时语塞接不下话,求助的看向景枫,他却定定的瞧着她身后的女子,我侧目见她也在瞧他。
  
      下一刻,那女子动了,与此同时景枫也动了。
  
      我不知所措的呆在原地,只见黑色的夜空中一红一金两道光柱撞击在一起分开后又合拢,两人打得难舍难分。
  
      大概是怕动静太大引来闲杂之人,两人缠斗着便消失在夜空中。断魂崖上便只剩我和秦飞鸾,我在心里默默盘算着一会儿要怎么揍她,是用我女娲后人独有的技法?还是用我练到一半的九阴诀?
  
      她却忽然笑了,道:“羽王妃的朋友可真是卧虎藏龙啊!萧公子,不简单呐!”
  
      她这话语虽然透着杀伐之气,但也还算得上夸奖吧!我笑道:“哪里哪里,秦大护法谬赞了,到是护法你背着羽族勾结恶徒,迫害小王子,在亲人背后捅刀,诸事做得天衣无缝,竟连司部都查不出来,在下佩服佩服!”
  
      “哈哈哈…”她大笑,“公子又是听了何人的流言蜚语?勾结恶徒?迫害小王子?背后捅刀?我可没那闲工夫做这些。”
  
      “不,你有。”我施施然走上前去,“若我没猜错的话,这牡丹从未踏足过天山派,你与她勾结都是通过牡丹花瓣传信,你将小王子抱走,害怕被司部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又在宇文妃的秋水殿洒下大量牡丹花瓣,如此一来众人只会循着牡丹花瓣查下去,然后你又让陌生人给常执事送去牡丹花,你知她脾性好强,更喜欢牡丹的富贵之气,猜她定然会收,如此一来,便可成功栽赃嫁祸。”
  
      听了我的分析,她不怒反笑道:“还有呢?”
  
      见她这冥顽不灵的样子,我颇为恼火,她要想听我便统统说与她听:“你散播谣言逼迫羽王妃交出寒羽符,你成功嫁祸常执事,目的只是为了得到寒羽符,交出来的寒羽符不能回到羽王手中,而这个时候,常执事一倒,寒羽符便只能落到你手里,然后你便可以举兵造反。造反成功后,小王子又下落不明,你便可顺理成章的坐上羽王的宝座,成为最后的赢家。”
  
      秦飞鸾收起笑容,幽幽的道:“哦?你怎么这么确定我嫁祸常执事就一定能成功呢?”
  
      这些连环计中最重要的便是嫁祸那一环,如若不成功,小王子一事她脱不了干系,因为派中早有她对小王子动了手脚的传言;寒羽符她也拿不到,因为常飞凤比她更有资格获得寒羽符。
  
      我答她道:“若不出意外的话你是能成功的,你不但散播羽王妃的谣言,还散播了常执事的谣言,比如:她一直深爱着羽王墟瞳,却爱而不得,眼睁睁的看着羽王娶了别人,所以她由爱生恨,残忍的将出生不久的小王子杀害了。”
  
      我顿了顿觉得说这么多话真是需要喝点水的,我咳了咳又道:“这些也就罢了,你连自己都不放过,那些关于你对小王子动了手脚之类的话就是你自己散播出去的,你知众人对你与羽王暗地较量一事颇多猜忌,最后很有可能将小王子失踪一事算到你头上,你干脆把猜忌定了石锤传播了出去,引得常执事倾巢而出彻查锦画堂,最后却什么也没查到,她自己反倒被查出了牡丹花,因为你也知道羽王在司部内安插了自己的心腹暗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