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傻夫好种田 > 第七十四章 厉害了老铁!

  “走吧。”
  迟天枢并没有理会赵燕翎那一脸见了鬼的模样,而是自顾自地迈开了步子,朝着县衙的方向走去。
  “……”赵燕翎欲言又止,只是看向迟天枢的眼神变得更加奇怪了。
  如果不是现在清醒得很,赵燕翎一定以为自己在做梦。
  她分明记得自己刚刚还在县城之外,怎么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进了城了?
  他们俩方才站的地方与县城之间的距离足有十数里之远,怎么可能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进城了?
  难道迟天枢还有瞬间移动这种技能?
  “还不走?”就在赵燕翎脑子里蹦出或这或那的奇怪猜想的时候,迟天枢已经走出了很远,见她还没跟上来,便站住了脚,回过头来问了一声。
  “来了来了!”赵燕翎摇了摇头,将那些古怪的想法和心中的疑问暂时抛下,赶忙追了上去。
  ……
  “怎么样?都安置好了?”
  看见县令从衙门内院走了出来,一直留在衙门中不断踱步的李宗问了一声。
  “回禀大人,都安置好了。那位公公和那些玄甲卫都已经被安置在衙门内院的厢房之中,周边有着大人手下的府军把守,万无一失。”县令说道。
  “也好。”闻言,李宗点了点头,随后便坐在了县令的座位上,沉默不语。
  “大人……”
  县令刚想说些什么,李宗便摆了摆手制止了他,摇了摇头,示意让他退下。
  李宗此时心烦不已,他当然知道县令打算说什么。
  天王州离京师万里之遥,可谓山高皇帝远,即便皇帝耳目再多,也不可能知道那么远的地方都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只需要李宗心狠手黑那么一点点,就足以让这个公公和他带来的玄甲卫集体消失。
  届时,只需要李宗这个地方长官将之描述为意外事件便好。
  反正一个活口不留,死人又不会开口说话,想怎么说还不是李宗的自由?
  相反,这帮人活着才是大麻烦。
  私扣钦差,羁押禁卫,如果那位总管公公再添油加醋一些,那么说不得就是一顶谋逆的帽子扣下来。
  到时候便是株连九族的罪过。
  至于为什么县令会对这种事情那么上心,无非是因为他已经在那位公公的面前露了脸。如果有朝一日那位公公回宫,再给李宗扣上一条谋反的罪名,除了李宗之外,首当其冲的便是他了。
  毕竟他可是李宗的直隶下属,不被连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李宗却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将杀人灭口放入自己的选项之中。
  沉默了片刻,李宗站起身来,走向了衙门内院,推开了软禁公公与玄甲卫的那间厢房。
  就在他开门的一瞬间,所有玄甲卫骤然起身。
  尽管所有玄甲卫都已经被卸去了武器,脱去了玄甲,只留一身黑色的深衣,但这支铁血之师依旧展现出了惊人的压迫感。
  如果是普通人在此,被这么一大帮子的玄甲卫齐齐瞪着,怕是会两股战战站立不稳。
  但面对这样的压迫感,李宗却视若无物,反倒是在所有玄甲卫的注视之下走入了房内,稳稳坐下。
  “拜见将军!”在李宗坐下的瞬间,所有玄甲卫整整齐齐地半跪在地,俯首行礼,大声喊道。
  “我现在已经不是将军了。但是不错,你们还没忘了礼数。”李宗瞥了众玄甲卫一眼,淡淡说道。
  “李将军好大的官威啊。”这时,魏公公阴阳怪气地说道,“没想到李将军曾经还是皇宫三大禁军的总教头,真可叫咱家刮目相看啊。”
  “公公,事出有因,还望公公谅解。”李宗一抱拳,但却只是扬了扬手。
  作为一个行伍出身的军人,李宗平日最讨厌的自然便是在帝王座前谗言惑主的阉人。
  太武大陆王朝更迭数十代,如今建立了三足鼎立的局面。而此前灭亡的多少朝代都是因为阉党祸乱朝纲才导致了亡国灭族。
  身为一个忧国忧民的将军,李宗从来就对宦官没什么好感。
  即便是眼前的这位总管官阶高过自己,但李宗却是没有半点尊敬的意思。
  太监的品阶本就是摆设,不过是帝王兴起所为的产物,李宗就更不客气了。
  对此,魏公公心知肚明。
  李宗向来目中无人,即便真的官阶大过他他也不会放在眼里。在沙场浴血过的人,如何会瞧得起一帮只会玩弄权术的文人?
  所以魏公公也只能装作没看见,无视了李宗对自己的无礼。
  “咱家是能理解大人的苦心。但是,皇上能不能理解,那可就两说了。”对于李宗的话,魏公公冷笑着翘着兰花指高高抱拳,摆明了是打算要在皇帝面前大肆发挥。
  “公公真打算一点余地都不留?”李宗也不是那种客套之人,当即冷冷问道。
  “哟?李大人莫非还打算杀人灭口不成?”
  魏公公之前倒是还担心李宗杀了自己和所有玄甲卫灭口,但是在得知了李宗就是曾经的禁军总教头之后,他反而有恃无恐了。
  宿闻李宗爱兵如子,如此他自然不会对曾经是自己手下兵卒的玄甲卫们下手。
  尽管只是捎带,只要玄甲卫们安全,他魏公公自然也就安全了。
  “好……”李宗点了点头,也懒得废话。
  “禀大人!衙门外有人求见!”这时,一名府军走到了厢房门口,隔着房门说道。
  “不见!”李宗心情正烦,愤然道。
  “可那人自称迟天枢。说是携夫人前来求见。”门外的府军犹豫了一下,之前李宗打过招呼,如果迟天枢求见定要通报不可有误,所以他还是壮着胆子接着说道。
  “快请!”听闻是迟天枢求见,李宗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直接扔下了魏公公,赶忙迎了出去。
  “迟先生!迟夫人!你们……”见果然是迟天枢二人,李宗惊喜中带着诧异。
  来不及问二人到底是用何种办法进的城,李宗便直奔主题:“先生夫妇前来,可是有什么好消息?”
  “确实有!”赵燕翎笑着说道。
  赵燕翎在将人痘的效果和作用简单地说明了一番后,李宗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如此,我李某也不枉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大人可有什么难处?”迟天枢闻言,问道。
  随后,李宗便将自己扣留玄甲卫,软禁宣旨的魏公公之事说了出来。
  直讲得赵燕翎一脸的目瞪口呆。
  “厉害了老铁!”难掩心中惊讶,赵燕翎脱口而出。